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猛吸奶水的老汉我被五个男人塞满_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柠檬的滋味

发布时间:2019-07-17 08:35:17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楔子

    「如果说人们所经历的一切人事物最终都会变成一片片碎片,逐渐拼凑出完整的自己,那我想你就是我的缺角。」

    关于我的故事,我不想用倒叙法先透露出我和他的结局,所以容许我任性的以当初我的视角来呈现我的那段青春。

    我是宋荷,那年的我16岁,是正要升高中的年纪。

    国中时期只要一谈到我就不得不提起吴欣妮,我如同双胞胎存在的好姊妹。

    说来也好笑,我们国中时候并没有同班,但是感情居然出奇的好。

    联繫我们之间感情的桥樑大约就是补习班的上课时光还有补习回家那条不远也不近的道路。

    而我和欣妮的个性也是南辕北辙,但却意外互补。

    我天生胆小,凡是昆虫我几乎什幺都怕,更怕看恐怖电影。

    但是欣妮就不一样了,她能够面对蟑螂面不改色,平常的兴趣也是拉着我看恐怖电影再配上她兴奋的尖叫。

    我对凡事都不以为意,大剌剌也可以说是粗心。

    欣妮却恰恰相反,虽然也没有到十分在意所有琐事,但她对待每件任务都十分细心。

    我很爱哭也很爱睡,通常一个连续剧就可以让我哭完一包卫生纸,通常我都要到日上三竿才起得来。

    欣妮却是看连续剧时眨都不眨眼,还可以冷静的分析连续剧公式的那种人,更令我佩服的是,欣妮是个早睡早起的人。

    我的成绩不出意料的平平凡凡,大概就是有过就好这样的心态吧。

    欣妮则是出色的不行,永远都是校排前五名。这也让我很羡慕,不过倒是没有嫉妒过,谁叫我天生就是个平凡的人呢。

    我们之间唯一相同的大概就是家庭同样的平凡小康。

    说到这,有趣的是在国中我们还有个响噹噹的名号:冰山佳人。

    这个绰号的由来是因为我们天生臭脸,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非常难以亲近,虽然长的各有特色,但是却依然没办法让人产生亲切感。

    旁人都说我的美是散发出古典韵味的美,柔柔和和不带菱角的那种,而欣妮的美则是娃娃脸上缀着精緻五官偏现代的美。

    目前为止我做过最有目标性的事应该就是为了和欣妮高中能同校,拚死拚活吊车尾上了同一所高中,展开新的青春篇章。

    钟声敲响,一併终结了无数学子的勤奋。

    我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擦擦唇边晶亮的口水。

    无神的瞥向眼前只写了一半的试卷,淡定的任由台前国字脸的老师手起手落迅速的抽走试卷。

    一走出教室,眼前赫然出现一张娃娃脸,吓得我一把推开说:「妮妮,不要每次都这样吓我啦」

    吴欣妮却彷若未闻,开心地大叫:「小荷,终于考完了你写得怎幺样」

    无所谓的揉揉眼睛说:「妮妮,这只是智力测验,又不是甚幺重要考试,当然是......。」

    接着她们异口同声地说道:「随便写写」

    吴欣妮一巴掌拍向我的头,玩笑似的说:「啧啧,那你到底甚幺时候才会认真呢除了考高中那回,我可没见你认真写过。」

    我笑笑地耸肩:「我没有你的高智商,当然只能随便来啰」

    顺手搭上吴欣妮的肩,两人一起走出校园。

    那时候的我,作梦都没想到,因为这张黑白分明的考卷促成了我和他的认识。     第一章 初遇一

    「在朋友那儿听说,知心的你曾回来过。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只为了怕见了说不出口.....」

    手机里传来蔡依林柔情动听的嗓音。

    不甘不愿的从被单中伸出手按下接听键,嘟囔着说:「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吴欣妮兴奋的嗓音混杂着柔柔的古典乐:「宋小猪,都几点了你不会还在睡吧」

    我抬手看了看手錶,嗓音中掺杂着浓浓的鼻音:「才10点欸,还很早阿......」

    吴欣妮不等我说完立马接着说:「小荷,你知道吗分班结果出来了欸」

    「恩」疑惑的挑挑眉,不过身在电话另一头的吴欣妮理所当然的看不见。

    「你等等我,这事得当面说,掰」

    无奈的看着手上被挂断的电话心想:「倒是很少看到欣妮这幺兴奋,毕竟妮妮一向都是理智出了名。」

    不一会儿,就传来「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揉着惺忪的睡眼,缓缓地打开门,霎那间吴欣妮一个闪身瞬间溜进我家。

    吴欣妮开心地大叫,抱着我跳起来说:「小荷,你知道吗我们同班欸。」

    我无意识的附和:「我们同班....同班....等等....你是说我们同班吗真的假的」

    吴欣妮垫高脚尖敲了我的头说:「该清醒啰是真的」

    这一瞬间我彷彿成了旁观者,见证了早晨中两个愉悦的高中女孩,在阳光的照拂下勾起真挚的笑靥。

    日子如同小狗追逐着自己的尾巴,看似永远追不到,却近在眼前。

    开学日猝不及防的横空介入了温暖的夏日,也终结了自由自在的美好时光。

    一如往常用手搭着吴欣妮的肩,高谈阔论的碎嘴时光幻化成音符萦绕在我们之间,为我们在这个繁华的街道上独立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

    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校门,我的心情不禁激动了起来,笑闹着说:「妮妮,捏我一下,这一切都好不真实阿」

    「哎呀」惊呼的柔柔发红的手臂,嗔怪的看着吴欣妮。

    吴欣妮瞇着笑眼说:「这下,真实了吧」

    「我只是觉得一切很神奇阿,我考上了和你同间高中,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竟然同班,虽然智力分班是s型分班啦,但是我还是觉得很不敢置信阿」

    吴欣妮笑笑地说:「对阿,我是第一名进去的,你就是最后一名啦要好好念书喔」最后假装慈爱的摸摸宋荷的头。

    「讨厌」微微瞥了吴欣妮一眼,假装生气的插腰。

    吴欣妮冷静地调笑:「别像个茶壶站在门口,挡路。」我幼稚地扮了个鬼脸,重新搭上吴欣妮的肩走进校门。

    坐在木质的课桌椅上,我用手轻轻抚着桌上凹凸不平的刻痕以及用立可白绘出的涂鸦,脑海中想像着从前的学长姐是以怎样的心情铸下这些痕迹。欣妮倒是非常安静地默默滑着手机,开学的寂静薰染着整间教室,甚至是整座学校。

    有那幺一瞬间,我甚至好奇,是不是真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响都能清晰的被耳膜留住。每个人都像一个独立的个体,运用兵家秘诀:「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一阵吵杂清楚地灌入耳膜,微微抬眸看向门口一群并肩而走的男孩。他们热情地和彼此道别,最后徒留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独自步入教室。

    「欸他坐我们隔壁欸。」欣妮推推我的肩,用气音低声说道。

    我懒懒的趴下,说:「别吵我,我睡一下。」

    吴欣妮闻言,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看着我,然后继续滑着她的手机。

欢迎分享转载→ 猛吸奶水的老汉我被五个男人塞满_两根齐入啊受不了了|柠檬的滋味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