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啊哦快点用力别停继续舔|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发布时间:2019-05-11 11:42:44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何家庄位于和兴县的一个小村庄,何念念今年13岁,正在上初一,放学后她拿着一把小号的镰刀在野地里割草,周边是正在吃草玩耍的小鸭子。

    等太阳下山,天色渐渐变暗,何念念拎着小篮儿赶着十只小鸭子开始往家走。在路口拐弯的地方正巧遇到同样赶着鸭子回去的同村的大娘,两家的鸭子错不及防的被混到一起,等那位大娘走过去,何念念数了一下才八只,她赶紧将人喊住。

    “大娘,我家的小鸭子少了两只,你等下让我找找。”

    被称作大娘的妇女四十多岁,她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站住了,“那你赶紧找。”

    因为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何念念根据自家小鸭子的大小和毛色从那一堆小鸭子里挑了两只出来。

    “大娘我挑好了,谢谢。”何念念见她神色有些不耐,来不及细看赶紧说道。

    这位大娘没说什么赶着鸭子走了。

    何念念将小鸭子放下,然后继续赶着它们回家去。

    等第二天中午放学回来,何念念照常拿起阳台上的一盘切好的草去喂鸭子。

    “妈,妈你过来看。”何念念现小鸭子出现问题了,赶紧扭头冲着在东厢房做饭的母亲喊道。

    “怎么了?我这忙着呢。”肖桂英手上正炒着菜呢,只能大声喊了一句,问女儿怎么了。

    没听到女儿回答,肖桂英怕念念那边真有事,等菜熟了赶紧盛到盘子里,然后往锅里填了一勺水,免得将锅烧干了。

    等出了东厢房,看到女儿蹲着趴在圈着鸭子的围栏旁,“怎么了,也不说个话,你还要不要吃饭上学了。”

    何念念抬头看向母亲,小脸带着委屈,眼中含着泪花,“妈,这个小鸭子是瞎子,不是咱们家那只。”

    本数落女儿的肖桂英看到女儿那可怜样闭上了嘴,半蹲下身子看了看小手指着的那只鸭子。

    圈里十只鸭子,九只都围在念念跟前争着吃草,就那一只呆呆的站在摇晃着脑袋好像在找东西吃,再看那眼睛,蒙了一层薄膜,没有别的鸭子那么透亮,果然是瞎子。

    昨天女儿有跟自己说找鸭子的事,本以为随便拿两只都一样,谁知道其中一个是瞎子。

    “算了,这是你找的,也怨不得别人,洗洗手赶紧吃饭吧, 一会儿要去给你爸送饭呢。”肖桂英想了想这事不怪被人,于是督促女儿吃饭上学。

    何念念不甘心,“我要换回我的小鸭子,不要这只。”说着她拿起那个眼睛好似蒙了一层薄膜的鸭子,起身跑出家门。

    “这孩子。”肖桂英气的恨不得打她一巴掌,不过还是跟了出去,那家不是好相处的,不能让闺女吃亏。

    等她走到离自己不远没几分钟就到了的人家,在大门口就听到何翠莲的大嗓门。

    “你这臭丫头,赶紧给我滚。”

    “哐”肖桂英一脚踹在铁门上,“何翠莲你怎么说话呢,”肖妈妈霸气的往门口一站,双手叉腰,看着何翠莲。

    “妈。”何念念委屈的掉眼泪,手中还拿着那只小鸭子。

    “行了,回家吧,别给你大娘添乱了。”肖桂英走进来搂着女儿的肩膀说到。

    “我可没怎么着她,昨天是她自己挑的,我可没插手,现在想还回去没门。”被肖桂英霸气的镇住的何翠莲语气有些弱,不过还是坚持不换鸭子。

    “你自家养的鸭子你不知道什么样?昨天念念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声提醒一下说有一只鸭子是瞎的,你自己安得什么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跟你计较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去。”肖桂英瞪了何翠莲一眼,拆穿她的谎言。

    何翠莲撇撇嘴,虽然她是故意的,可是挑的人可是她自己,好不容易将那只瞎子换出去了,想换回来不可能。

    回去的路上,何念念还是不高兴,肖妈妈拍了她的头一巴掌,“怎么那么没出息,以后不许哭,听到没。”

    何念念抿抿嘴巴,将眼中的泪忍回去不让它掉下来。

    “这个鸭子和你有缘呢,要不她家十只鸭子,怎么你就挑到它了呢,是不是?”作为亲妈,她开始忽悠女儿。

    “这样吗?”何念念抬头眨着大眼睛看向母亲。

    “是啊,所以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它,说不定啊过段时间它就能看到了呢。”亲妈继续忽悠,哎,不太好哄了,以前几岁的时候哄哄就过去了。

    “嗯,我会好好照顾这只小鸭子的。”何念念听到后用力点头,一下子充满了干劲。

    傻孩子,“行了,赶紧回去吃饭上学了,菜都凉了,你爸爸还在地里等着我送饭呢。”亲妈催促着。

    现在三月底大地回暖,要给小麦浇水,她家五亩地要浇一天一夜才能浇完。吃完饭要去地里帮着修水沟,改地畦。

    再说那只瞎眼的小鸭子一直是何念念重点关注对象,专门把它放在水槽边,单独让它吃鸭食,和草,等几天后,中午何念念拿着草和水来喂鸭子的时候,一群鸭子飞奔到鸭圈边,冲着她乱叫,她赶紧将母亲之前切成小段的草扔进去,把水放到另一边的水槽。

    咦?等她想单独喂那只特殊的鸭子时,她现小鸭子都围在一起吃东西,那个平时呆呆的立在中间很特殊的小家伙不在了。

    何念念从里面找了找,将那只被特殊对待的小鸭子找出来,当看到那双灵动的眼睛时,何念念很吃惊,她再三确认这就是那只鸭子,它的左边的翅膀尖有个大的黑点,没错。

    “妈,妈。”何念念朝着做饭的母亲大声喊。

    “你又怎么了?”肖桂英示意老公何浩接手手中的铲子,用围裙擦了擦手,朝着闺女走了过来。

    “妈,你看,好了。”何念念惊喜的跟母亲说到,将手中的小鸭子举的高高的。

    肖桂英看了看,现它眼中那层薄膜消失了,以前到没碰到过类似的事情,“嗯,不是说了吗,你和它有缘,看吧,它的眼睛不是好了吗?”

    “妈,你是说因为我它的眼睛才好的?”何念念有些紧张的看着母亲,希望得到答案。

    “你傻不傻,赶紧吃饭,”肖桂英将女儿手中的鸭子放进鸭圈里,拉着她去洗手。

    嘿嘿,被说成傻的何念念高兴的傻笑。

    这一天下午放学回来,何念念在河道边看到何翠莲大娘在路边种树,自从上回那件事,她见了她的面都不在叫人了。不过小鸭子眼睛好了,她很开心,对着道边挖坑的人喊了一声大娘。

    “哎呦,”专心挖土的何翠莲被吓了一跳,差点把铁锹扔了,“喊什么喊,没见过人啊,赶紧走。”何翠莲气的低声呵斥她。

    何念念撇了下嘴巴,哼了一声离开了。

    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将这事和父母说了,表示自己不开心了,需要哄哄。

    “老何,不是说河边私人不许栽树了吗?”肖妈妈想了想问何爸爸。

    “嗯,通知下来半个多月了,说以后河边是公家的,只有村支部那边才能种树。”何爸爸一边吃一边说道。

    何念念见父母不安慰她,一个人闷闷的吃东西。

    “这事不要对外说知道吗,跟家里说说就算了。”肖妈妈嘱咐闺女。

    “哦。”她闷闷的回着,跟你们说都不哄哄我,跟别人说人家更不会理我了,我说什么啊。

    肖妈妈给女儿加她爱吃的菜,才见女儿露出了笑脸,真好哄,傻闺女。

    谁知才过了两天,何翠莲找上门来骂何念念。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碍着你了,把这事告到村支部那边,你个吃饱了管闲事不嫌撑得慌的王八犊子。”何翠莲就站在何浩家大门口大声骂着,引来了不少围观群众。

    何念念吓得小脸都白了躲在母亲后面。

    “念念,他们家在河边种树的事除了跟家里说过,还对外说过吗?”肖妈妈严肃的看着自己闺女。

    “没有。”何念念赶紧说到,这事那天之后她就忘记了。

    “何翠莲你听到了,念念没说过,你偷偷地种树以为就没一个人看到吗?自己做的不对跟我们家念念有什么关系,赶紧走人,在哔哔老娘不客气了。”肖妈妈沉下脸来看着何翠莲。

    “不是她说的还是谁说的,那天我就看到她了。”何翠莲的气势低了一些,不过还是不依不饶,自己好不容易种的树被没收了,这损失谁陪啊。

    “不是我,要是我说的,我被雷劈、、、”何念念露出个脑袋誓来表明真的跟她没关系。

    “谁让你这么说呢,你说没说就是没说管她信不信,妈妈信就好了,以后不许乱说话知道吗?”肖妈妈打了闺女一巴掌,叫她胡说,那些话是能乱说的吗?

    肖妈妈拿起靠在阳台上的笤帚,朝着何翠莲走过去,“你东西被没收了想让老娘赔,做你的白日梦去吧,自己不干好事,还怪别人不长眼的看到了,怎么就你能的,河边的路是你家的,别人还不许走了,啊,你跟我说说你是这个意思吗?”

    “你,你有话好好说。”何翠莲一见肖桂英拿着笤帚,生怕她动手。

    “是你一来就骂街吧,是谁不好好说话了。现在两条路,要么跟我女儿道歉,自己滚出去,要么咱去村支部找支书去,问问是不是我家念念告的你,如果不是,刚刚你骂我闺女的话我就要替她讨个公道回来。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敢骂我家闺女一句,别怪我跟你不客气”肖妈妈扬了扬手中的笤帚

    何翠莲闭上嘴不说话,其实这事她知道不知何念念说的,那天下午她还碰到两家人, 其中一家嘴巴碎,只是她的树被没收了,她想找个人赔她损失,这不是想着何念念小,万一被吓得说不出来话呢,结果忘了她有个彪悍的娘,失算。

    “嘁,这回就算了,老娘我才没时间去村支部呢。”她不甘愿的说到,然后转身离开了,周围围观的群众也三三两两的散开了。

    回到屋中,何浩赶紧过来看了看娘俩,“没事了吧?”媳妇不让他出去,说他出面的话事情就不太好办,平时就听媳妇话的何爸爸就乖乖的待在屋里。

    “没事,小泥鳅一条翻不出一尺浪来。”肖妈妈无所谓的说到,然后招呼女儿过来坐她身边。

    以为会哄自己的何念念颠颠的跑过来,迎接她脑门的是母上的一巴掌。

    “疼,”何念念眼中泛着泪花。

    “你个破孩子,以后再乱说话,还打你,疼就对了,疼才会长记性。”肖妈妈看着女儿可怜的眼神没了妥协。

    “我没做过怕什么?”何念念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下。

    “啪。”这一巴掌拍在后脑勺。

    “哎呦。”何念念惨叫一声。

    “轻点,轻点。”何爸爸心疼的想上前给闺女吹吹,可是触及到媳妇那犀利的眼神又乖乖的坐下,讨好的说到,“你管,你管。”

    “知道错了没?”肖妈妈的语气很严厉。

    “嗯,我知道错了,不该乱誓,爸爸妈妈会担心我。”何念念赶紧说到,老爸是不管用了, 必须立刻认错。

    “哼。”肖妈妈觉得鼻尖一酸,对着女儿哼了一声,“写完作业就看会儿电视去吧。”

    何念念欢呼的直奔父母的卧房,电视在他们房间放着呢。

    何爸爸见女儿跑出去了,赶紧过来搂着媳妇的肩膀安慰,“孩子长大了知道心疼咱们呢,别气了。”

    “哼,不管就算了,还添乱。”肖妈妈白了丈夫一眼,语气软和了好多。

    “是,我错了,我总添乱,以后都听媳妇的。”何爸爸狗腿的讨好到。

    等第二天何念念去上学的时候路过何家大娘种树的地方,几棵小树已经没了,道边就剩几个树坑,想起昨天那个人,何念念依旧很生气,“活该被扣了,叫你欺负人,你家种的树都活不了才好。”

    何念念心中诅咒着,然后背着书包上学去了,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考试了,考完就放假啦,啦啦啦。

    过了两天村西的一块挨着路边的地生了火灾,幸好被人现的即使,就那一家单独种着树的地被烧了,挨着的麦子没有牵连。

    说起这家在田地种树,那真是膈应人,一般田地人家肯定是种农作物的,就他家说什么才五分地种什么都值不得来忙活一趟的,干脆种树好了,这家就是何翠莲家。

    是,你家种树好了,那挨着你们的田地最少有二分地被祸害的没收成你怎么不说。那家也去找何翠莲家理论了,不过不管用,何翠莲说了那是他家的地,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别人管不着,把去找他家理论的那一家人给气的,从那以后两家就不来往了。

    五月初,这几天一直是晴天,可是按说温度也就二十度左右,没有热的着火这么高的温度啊,谁也说不清楚那火是怎么着起来的,反正等人现的时候已经有三分地的树被烧了。

    救?怎么救?又不是城市有消防车,他们只能将周边的地隔离了,不让火势蔓延,等何翠莲一家听到消息跑过来的时候,五分地的树已经烧的差不多了。

    “那天啊我亲眼看到的,有风,可是火就围着他家的地烧,别人家的一点火苗都没过去。”

    “就是可邪了,那火只把树枝全烧没了,留着光秃秃的树干后,火一下就灭了。”

    “那么神奇?”

    “可不是,我当时在场呢,我家的地离这不远,肯定要过去看着。本以为何栓家的麦子会遭殃,结果连个黄叶子的都没有。”

    “嗯,不知道那家是造了什么孽了,被老天惩罚了。”

    “就是,何翠莲仗着自己是本村人瞧不起咱们外地媳妇,平时多拽啊,报应了吧。”

    “、、、、”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欢迎分享转载→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啊哦快点用力别停继续舔|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