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停车坐爱枫林晚_污文乖不疼的我就放进去不动|豪门隐婚:毒舌影帝偏执宠

发布时间:2019-05-11 11:42:48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躺在硬得膈骨头的床上,吹着挂在木制床梁上小吊扇的袭袭热风,宁初一毫不意外地失眠了。

    短短几个小时里,她经历了人生最大的起伏跌宕,现在她脑子里像是电影放映一般,闪现过祯祯画面。

    一个小时前,骤然失去豪门继承人身份的她出现在老城区一个陈旧小区某一楼住户大门外,想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当时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会留下来。

    院子破旧的铁门和屋里的木质房门都是开着的。

    她径直而入,看到了一对身形都挺瘦的中年男女,两人正处于一种对峙的状态。

    “小娴,你再相信我一次吧,这次我有十分可靠的内部消息,绝对能一次翻本,到时我会连本带息都还给你,我还会给你换个大房子,以后我们就可以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你每次都那么肯定,可是结果呢?阿良,你别再赌了,而且我也是真的没有钱了。”

    “你说没钱,这个又是什么?”男人虽然瘦得跟竹竿似的,但抓住女人搜身的时候,女人完全挣脱不开,眼见着男人从女人衣服口袋里翻出了一个红包。他粗鲁地撕开红包壳,现出了里头的百元大钞。

    宁初一看到这一幕,眉头都皱了起来,她平生最讨厌这种欺负女人的男人。

    “梁良,你把钱还给我,这是我给女儿的生日……”

    男人一把推开女人的手,“她都那么大个人了,你让她自己去打工挣钱,话说回来,红包都能包这么多钱,你肯定还有其他的钱,是不是在银行卡里,快把银行卡给我!”说着,男人上前准备继续搜女人的身。

    “梁良,你别这样——”

    就在女人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男人的手在身上摸索的时候,一只手从男人斜后方伸过来,抓住了男人的一只手,一拉一推就给把男人给推开了。

    梁良定睛一看,见是个不认识的丫头片子,顿时火大,抬手指着宁初一骂道:“哪来的死丫头,多管闲事!你给我滚出去,不然我……”

    宁初一眼睛一眯,极快地伸手抓住梁良的手腕,转身一扯,肩膀一顶,一个过肩摔把人狠狠摔在了地上。

    “哎哟!”梁良一声惨叫惊起。

    宁初一拍了拍手,弯身从梁良手里把那沓钱强抽走,递回给正目瞪口呆看着她的女人。

    她粗粗打量了眼,女人皮肤蜡黄,但好在眉清目秀五官轮廓都还不错,年轻的时候应该不难看。

    这个女人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安娴。

    无父无母到现在,她不曾体会,有了自己的妈妈这种感觉是那么的奇特。

    “把钱还给我!哪来的死丫头,今天我非得替你爸妈好好管教一下你!”钱被拿走,原本还躺在地上哀嚎的梁良立即爬了起来,举起拳头就要朝宁初一打过来。

    “你别伤害她,钱给你,这个红包里已经是我所有的钱了。”安娴连忙把宁初一拉到身后,然后递上了刚刚宁初一帮她拿回来的红包钱。

    梁良一把将钱抢到手,他看向站在安娴身后比安娴高出大半个头的宁初一,正对上她冷凌的目光,想起刚才对方过肩摔他的利索劲儿,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小娴你就等着我大赚一笔吧,”说完,梁良还不忘虚张声势地朝宁初一放狠话,“死丫头下次别再让我遇到你,今天不是小娴拦着,我非得好好收拾你。”

    “来啊。”宁初一嘴角微勾,往前走了一步。

    梁良眉头一跳,感觉被摔的背还在隐隐作痛,他立马蹿出房门跑走了。

    “你是初一?”安娴小心翼翼地问。

    “嗯。”宁初一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来,看向了安娴。“我都把钱给你拿回来了,你怎么又给他了?你这样只会让他变本加厉地想从你这里得到更多。”

    “他还不知道你是我们的女儿,我怕他伤害到你。”安娴小声地回了句。

    宁初一她转了转右手腕,心里冷笑了声,她这么多年的散打可不是白练的,对付壮汉或许有力气上的差距,但对付这种瘦猴似的家伙,再来一个都不怕。

    等等。

    “什么?”宁初一挑眉,“刚刚那个赖皮货是我亲爸?”早知道那无赖是她亲爸,她先狠狠揍他一顿好了。

    赖皮货……安娴张了张嘴,有点语噎。

    宁初一环视了一圈,打量着这个小二居室。

    这么一打量,她就现了问题,寻常人家都有的家电,比如电视机冰箱空调之类的,在这个二居室里压根找不到踪影。

    用一贫如洗来形容也不违过。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听到安娴忐忑的声音,宁初一侧目看去,她眉梢微挑,漫不经心地说:“听说我出生的时候被医院抱错了,是你把我生出来的,自己的女儿被换了你难道都不知道吗?”

    安娴抿着唇,眼眶已经湿润了,她满是愧疚地说道:“我生你的时候晕过去了……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说着说着她就彻底泪崩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宁初一眼皮跳了跳,虽然从小到大被她弄哭的人数都数不清,但现在哭的可是她亲妈,对她来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她有点手足无措地原地踱步,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拥抱住安娴。

    “好了,给你一个抱抱,别哭了。”

    在三个小时前,她根本预料不到自己会在这么破旧的小屋里安慰着一个女人,在那之前,她当了22年的安星集团继承人,鲜衣怒马,保镖簇拥,身边围绕着各种吹嘘拍马的“朋友”。

    从未想过,她的这个身份竟是假的。

    只因为出生时的阴差阳错,让原本该是贫民户的她就那样当了22年的豪门继承人。

    在外公,不,是安老爷子带回真正的外孙女时,她以为自己会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反倒松了一口气。

    这些年她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意外”,永远都不知道明天还能否见到新升的太阳,正是因为如此,她从小就活得比较肆无忌惮,反正觉得朝不保夕,还不如痛痛快快活在当下。于是,周围的人就惨了,年少时的她可没少把别人惹哭。

    真是奇怪,以前看到别的女人哭,她啥感觉都没有,可安娴在她面前哭的时候,她却受不了。

    她不曾想到有一天,从来只怼人的自己也能够如此耐下心来安慰着一个人。

    她更不曾想到自己会因为对方一句“留下来”,就真的留在了这样一个从前她都不想踏足更不用说留宿的屋子里。

    经历了这短短几个小时波浪起伏的事情,宁初一其实已经很累了,在安娴想跟她聊过去的时候,她果断把谈话推到了明天,并说道:“你去给我放热水,我要泡个澡再睡觉。”

    “泡…澡?”安娴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宁初一抬眼看她,“怎么了?有问题?”

    安娴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说道:“初一,家里的桶不够大,你泡不下。”

    家里的桶不够大,你泡不下……

    hat?

    宁初一的表情当场就僵住了,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家简陋至此。

    事实上,没有最简陋,只有更简陋,小小的浴室里竟然连淋浴设备——都,没,有!

    想了一宿事情的宁初一,甚至都不愿再回想昨晚自己是怎么洗的澡。

    客厅传来了一些声响,听动静是安娴起来活动了。

    宁初一睁开了眼睛,眸子里全无睡意。

    新的一天开始了。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改善这个家的生活条件,她可不想夜夜失眠。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初一,昨晚睡得还好吗?”见宁初一出来,安娴关心地问。

    宁初一抓了抓凌乱的头,看了眼安娴,昧着自己又酸又痛的心回道:“还行吧。”

    经过昨晚短暂的相处,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女人不仅看着瘦弱,内里还含了颗玻璃心,由里到外都是脆弱的。

    和亲妈这种生物打交道她是半点经验都没有,所以现在着实比较小心谨慎,生怕一不留神没控制自己的嘴,就伤害了自家亲妈那颗脆弱柔软的心。

    在她的印象里,别人家亲妈的姿态,或优雅端庄,或精明能干,或傲慢刁钻,总之像安娴这款,她是头一次见到,不过就算安娴再怎么软弱无能,那也是生育她宁初一的人,容不得别人来欺负,亲爸也不行!

    要改变现状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再住在这里,不然那个赖皮货还得没完没了地来要钱,她是不怕,但她担心她不在家的时候安娴一个人应付不了。

    早餐只是特别简单的白米粥和一碟小菜,原本以为自己吃不下的宁初一却不知不觉喝了两碗粥。

    “这个是什么?”宁初一后知后觉地盯着那碟见底的有点黑黑的菜。

    安娴笑了笑,很有耐心地说道:“这个是猪油渣炒的小咸菜,咸菜是我用腌菜的坛子自己腌制的。这个你吃得习惯吗?你要是觉得不好吃,明天早上我去外面给你买早餐。”

    “花那个钱做什么,外面做的有你自己弄的干净?”

    “我是怕你吃不习惯……”

    宁初一打断了她的话,“别把我想得太娇气,我去野营的时候连虫子都吃过。”

    “吃虫子?!”安娴一脸吃惊。

    “那不是重点,”宁初一挑眉,“你炒的这菜卖相是糟糕了点,不过味道还行,挺特别的。”

    陡然听到这样的夸赞,安娴脸上却不见笑容,她目光愧疚地看着宁初一,低落地说:“初一,对不起,是妈妈没用,让你在生日的时候还只能吃这种,你不用勉强自己吃不喜欢的东西,我知道你以前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虽然我不能提供你以前一样的生活条件,但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去满足你。”

    宁初一突然把碗筷放下,一脸严肃地问:“你年收入多少?”

    “五,五万,怎么了?”安娴紧张了起来。

    “你一个年收入才五万的人你能满足什么?我一个包包都不只这个钱。你谁的需求都满足不了,不要总是硬撑得好像无所不能,那些不怜惜你的人并不会觉得你坚强,只会一直向你索取。”

    安娴愣住,她不是傻子,听得出初一不屑的语气里那份关怀和恨铁不成钢。

    “算了,让你马上改肯定做不到,既然我回来了,以后你就听我的。”

    宁初一身上有一种让人心安的气场,她说话的语气笃定而强势,却出奇的并不会让人反感,因为安娴能够听出她言语间透露出的亲昵。

    “现在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我得先了解咱家的情况。”宁初一把手机拿出来,打开记事本,然后从家庭人员组成情况开始询问。

    十分钟后,宁初一大致上了解了整个家的现状。

    家里老一辈的已经去世了,只剩下安娴姐弟俩,也就是说宁初一还有个舅舅,舅舅一家搞得貌似不错,住在新城区比较好的小区里。

    据说以前这个家还挺好的,那个赖皮货也就是她亲爸梁良刚结婚那会儿挺上进的,后来安娴生了孩子后,梁良跟着同事买彩票结果中了两回百万大奖,之后就一不可收拾,从此大房子变小房子,小房子变成了现在这副家电全无的鬼样子。

    “咚咚咚”铁门被敲响的声音突然传进屋来。

    安娴起身走出去开门。

    宁初一正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你又来做什么?”这是安娴的声音。

    “小娴,你救救我——”这是那个赖皮货的声音。

    一听到这声音,宁初一立马站起来,走出了房门,只见梁良跪在安娴面前,他后面还站着一个身形精瘦脸上还留着一道刀疤的年轻人和几个面相凶神恶煞的壮汉。

    她眼皮一跳,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挡在了安娴的面前。

    “什么事?”宁初一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梁良。

    梁良看到你宁初一,脸上的肉抖了抖,“你这死丫头怎么还在这?”

    “我当然在这里,因为这是我家。”

    “这怎么成了你家?”梁良一脸紧张地看向安娴,“小娴,你把房子卖了?”

    安娴看了眼站在梁良身后看热闹的几个人,小声的对梁良说:“阿良,初一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孩子出生的时候医院给抱错了,昨天安宁已经被她真正的家人接回家了。”

    梁良听得目瞪口呆。

    “啧啧,你们倒是赚了,现在这个女儿长得漂亮多了。”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打量了一番穿着睡衣素面朝天也不减天生丽质的宁初一,嬉笑着说道。

    梁良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宁初一,骂道:“好你个臭丫头,明知道我是你老子还敢打我。”

    宁初一挑眉,嘴角带着傲慢的冷笑,“你再用手指着我,我不介意让你尝尝真正被打的滋味。”

    梁良顿时瑟缩了一下,指着宁初一的手曲了曲,怂怂地收了回来。

    “啪啪啪啪”年轻人拍了几下手掌,说:“有意思,梁良,你要是拿不出钱,就用你这个女儿来抵债吧。”

    安娴脸色大变,想也不想就把宁初一拉到身后,“不许你们动我女儿!”

    宁初一看着安娴的后脑勺,心里却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这么一个看起来风都能刮倒的柔弱女人却在这样的时刻毫不犹豫挡在了她面前,明明她们才刚相认一个晚上。难道这就是母爱的作用吗?

    年轻人往屋里打量了眼,“你们这破房子可不够抵债,梁良,你今天再不拿出钱来,我就只好把你剁了拿去喂满爷的藏獒,不然——”

    他的目光看向宁初一,痞气地笑了一下,“就用你女儿来抵债。”

    安娴愤怒又害怕地挡住年轻人看宁初一的视线,她失望地看向梁良,质问:“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一百万。”梁良一脸哭丧。

    安娴脸上的血色褪去,脚下一软,如果不是宁初一及时扶住,她已经坐倒在地。

    看到安娴这个样子,梁良似乎有点内疚,配笑着一张脸对年轻人说道:“小马哥,你再宽限宽限我几天,我也不要多,七天,不,五天?”

    “五天?”年轻人呵呵笑了,“也行啊。”

    梁良眼睛刚刚亮起,就见年轻人突然板起脸,朝身后的几个打手挥手:“把梁良女儿带走,什么时候拿钱来就什么时候放人,五天后不拿钱就用人抵债。”

    “不,不要——”安娴张开手挡在宁初一前面,像极了“老鹰抓小鸡”游戏里护住幼崽的母鸡。

    几个壮汉朝母女俩逼近。

    “等一下。”宁初一突然出声。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欢迎分享转载→ 停车坐爱枫林晚_污文乖不疼的我就放进去不动|豪门隐婚:毒舌影帝偏执宠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