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更深入一点好深夹的太紧了,看了会湿的黄文高干/精彩的乱仑。。。不看后悔一辈子

发布时间:2019-05-17 10:03:36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yin乱关系一

    由於大陆的改革开放,黄色录像、小说的广泛流行,使得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政府虽然一直在叫喊着扫黄,可是这种事是无法真正扫清的,反而越扫越烈,大部份家庭都在偷偷欣赏着既刺激又诱人的se情录像和yin秽书刊。

    黄小梅是一个专卖黄色影碟和书刊的经销商,她今年25岁,人长得水灵灵的,柳腰丰臀,白白净净,和姐姐黄小霞合夥开了一家音像商店,表面上是卖书和正版影碟,实际上正版只是幌子,背地里是专卖黄色的。黄小梅的姐夫是文化局的,男朋友赵军在公安局,有了这么强有力的保护,自然没人来查,因此不出一年,姐妹两个就赚了大钱。

    由於自己家卖黄色影碟,姐妹两个自己也喜欢看,受了黄色影碟的影响,姐妹俩的性观念都十分开放,再加上人长得漂亮,认识的人多,便经常纠集一群朋友玩群交,小梅的对象赵军和姐夫徐亮也参与其中,大家玩得十分开心。

    这天,书店打烊后,小梅骑着新大州摩托车回家,上楼后,刚一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yin声浪语的叫床声,小梅知道是父亲黄威在看黄色影碟。父亲黄威原是税务局长,退休后在家享受劳保,由於无事可做,便经常把小梅她们卖的se情影碟拿来看以消磨时间。

    小梅一进门,只见父亲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34寸的投影电视,一边用手揉搓着胯下那根八寸多长、不输给任何年轻人的大鸡芭。说也奇怪,都六十岁的人了,性能力倒是越来越强了,大概是受了se情影碟的熏陶吧电视里正在播放小梅刚进回来的一部叫做人与动物的兽交电影,讲的是女人和狗、蛇、马等动物性茭的事,十分刺激。小梅一见,一边关了门,一边笑着问:「爸,这回我进的碟咋样,刺激吧」

    黄威说:「还真行,要说这外国人什么都敢干。你看,那马的鸡芭得有半米长,就硬是操到bi里去了,也不怕撑坏了」

    小梅脱了外衣,在黄威身边坐下,顺手握住父亲的荫茎,笑道:「老爸,我

    就纳闷,您老这么大岁数了,怎么鸡芭还这么硬、这么长啊对了,我妈和我姐

    怎么还没回来」

    黄威反手搂住宝贝女儿,道:「你妈打麻将去了,你姐和你姐夫上她小姑子

    徐娜家去了,说是吃饭,可又没在她家的饭店,我看准是四个人又玩夫妻交换操

    bi去了。」

    小梅一听,纳闷道:「不对呀,徐娜她老公不是出国了吗不能这么快回来

    呀」

    黄威道:「王龙是出国了,不是还有她老爸徐海呢吗这老色鬼,不但和自

    己的女儿徐娜乱lun,连你姐他的儿媳妇也不放过。小霞也是,愿意理他。」

    小梅一听,笑了:「我说不对呀,今天怎么剩我老爸一个人在这手yin了原

    来是上我徐叔叔那边去了。你又摆谱不去了是不是你们俩那么多年的铁哥们,

    还是谁也不服谁,其实我徐叔对咱们多够意思,一句话就把赵军调到了公安局,

    我们卖黄碟不也是他罩着吗」

    「我是看不惯他那牛bi样,他们家徐娜开的饭店,还有别的生意,多少税不

    都是我给免的有什么呀就要他家的那个小保姆那小姑娘多好,他都不舍

    得给。」说着,色迷迷的眼睛里彷彿又看到了那个四川小姑娘的浪荡模样。

    小梅「咯咯」地笑起来:「您老心眼也是小,人家我徐叔不也让你操着小保

    姆了吗你们俩还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哩呵呵」说着话,

    父女俩都笑起来。

    这时候黄威的鸡芭在女儿的搓揉下,已经奢棱露脑地坚挺着,小梅脱光了衣

    服,父女俩赤裸的肉体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黄威的嘴唇压在小梅的樱唇上,贪

    婪地吸吮着女儿嘴里的甘露,小梅将香舌探入父亲的口中,任由父亲吸吮自己的

    舌尖,两人的舌头搅拌着、缠绕着。

    吻了一会,黄威拥抱着女儿苗条的身子,大手在小梅的屁股上、大腿上来回

    抚摸,小梅把父亲的鸡芭对准自己的小嫩bi,一用力,大鸡芭就插了进去。

    黄小霞和丈夫徐亮刚一下班就接到小姑子徐娜的电话,让他俩下班后到父亲

    家来,说是父亲徐海请吃饭,夫妻俩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知道又要玩交换夫妻

    的游戏了。

    黄小霞本想叫上老爸黄威一起去,这样加上公公的小保姆柳月,正好是三男

    三女,玩得更刺激,可惜黄威不去。小霞知道黄威是为了上次柳月的事仍在生公

    公徐海的气,心里好笑,也不勉强,就和丈夫徐亮一起开车来到公公徐海家。

    刚一上二楼,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叫床声,两人扒开门缝往

    里一看,只见徐家豪华的客厅里,徐海和亲生女儿徐娜两人全身一丝不挂地在席

    梦思床上搂抱着,徐海正趴在女儿徐娜身上,长满鬍碴的嘴巴含着女儿徐娜娇嫩

    的丨乳丨头,粗大的鸡芭插在徐娜的嫩bi里,来回抽送着操bi;徐娜双手放在父亲的

    屁股后面,随着父亲的操干,用力把鸡芭往自己bi里压,同时嘴里叫着不堪入耳

    的yin话。

    「啊老爸你的大鸡芭可真粗啊用力操女

    儿的骚bi啊对女儿最喜欢叫徐海操

    女儿的bi了徐海的大粗鸡芭够大硬牛子

    是女儿的最爱啊不行了女儿的bi美死了

    老爸你真会干啊比徐亮老公操的好多了

    女儿的小浪bi要飞了啊老爸和你乱lun的

    感觉就是刺激老爸你说乱lun的感觉怎么

    这么美啊爸的鸡芭干女儿的bi吧使劲干

    啊爸女儿今天就嫁给你了人家的ru房叫

    徐海吸嘴叫徐海亲屁股叫徐海摸bi呢bi呀徐亮的

    bi就叫徐海操操啊」

    徐海听着女儿叫的yin话,干得更加用力了,大鸡芭在女儿的小bi里面进进出

    出,用力奸干着,两人的肚皮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操bi声「滋滋唧唧」

    不绝於耳。

    徐海一边操着女儿的bi,一边说:「你哥和你嫂子怎么还没回来你小声点

    叫,一会他们回来听见,又该笑话你了。」

    徐娜笑道:「不对吧,老爸,咱们家谁笑话谁呀肉烂了在锅里,大家不都

    一样吗你说,咱家谁没操过谁呢我看你呀,是怕徐亮嫂子说你向着徐亮,你

    呀,心里就想着徐亮嫂子那个小骚bi,这谁不知道哇」

    「那你呢,不也想着你哥的大鸡芭吗」

    「徐娜是两个都想,你和徐亮哥的鸡芭把我从小操到大的,能舍得了吗呵

    呵」

    徐海也笑道:「那你说,我和你哥谁的鸡芭好」

    徐娜道:「这可不好比,和谁操bi谁的就好。嘻嘻」

    父女一番对话听得门外的夫妻两个直笑,小霞在徐亮的耳边悄悄地说:「我

    看哪,乾脆咱们把名份也换换得了,我嫁给你爸,叫你妹妹嫁给你,省得老是换

    来换去的。」

    徐亮一听笑了:「那你不成我妈了吗」

    小霞一伸舌头,也笑了:「可不是吗,那样你不就成我儿子了吗不对,既

    是儿子,又是姑爷,嘻嘻」

    徐亮用手摸着爱妻的屁股,笑道:「那我以后再要操你,不就等於操我妈了

    吗」

    「死样,你还少操你妈了忘了你和你爸把你妈操得三天下不了地了,还是

    我伺候的呢」

    「要不怎么说你孝顺呢我爸才那么喜欢你呀」

    小霞听了脸一红,嗔道:「谁说的咱家都一样,大家不都乱lun了吗怎么

    就说爸最喜欢我」

    徐亮说:「是听你爸说的,他说他操你和小梅时都没见你那么骚过,可一到

    自己老公公前,呵呵那骚劲就别提了。」提到小姨子小梅,徐亮的脸上掠过一

    丝笑意。

    小霞也注意到了,笑道:「还说我呢一提到我妹妹,看你那色样,天天见

    面还想她啊怎么,好几天没操着,鸡芭痒了」说得徐亮哈哈大笑起来。

    屋里的父女俩聊着yin话,动作已有所放慢,徐亮这一笑,屋里就听见了,徐

    娜说:「我哥和我嫂子已经回来了,不知道咱俩说的话他们听到没有怪不好意

    思的。」

    徐海也笑道:「这两个小鬼,故意不进来,是听咱们父女的墙根来着。」

    这时门一开,儿子和媳妇走了进来。徐亮接道:「可不是吗你们刚才说的

    话,我和小霞都听见了。」

    黄小霞也说:「可不,阿娜那叫床声可真骚啊听得我和你哥都直起鸡皮疙

    瘩,好肉麻啊」

    徐娜急道:「你们好坏,偷听人家,我不依嘛老爸你看,我嫂子尽取

    笑人家。」

    徐亮上前一把将妹妹的裸体搂进怀里,亲了个嘴:「你还怪你嫂子笑你你

    叫那么大声,隔二里地都听见了。来,让哥哥看看你的bi叫老爸操肿了没有」

    徐娜道:「还不是为了等你们,要不,我和老爸早就高潮了。」

    小霞道:「你们听听,都叫爸操得叫成那样了,还说没达到高潮呢你

    们说,阿娜要是高潮了得什么样啊我来看看。」说完,伸手在徐娜的荫部摸了

    一把,笑道:「大夥看看这yin水流的,都能洗手了,哈哈」

    徐娜又不好意思、又急羞地道:「老爸,你看,我嫂子尽欺负人家我的yin

    水哪来的呀,还不是咱爸给操出来的嘛你们怎么不说爸好色就知道说我骚。

    爸,一会狠狠地操操我嫂子,叫她的骚bi也yin水成河,看她还取笑别人不」

    徐海这时望着俏丽的儿媳,眼里满是温柔的爱意,徐亮见了,就说:「小霞

    你先和爸爸操吧,我来安慰安慰我这骚bi小妹。」说完,便趴在徐娜的胯间,用

    舌尖在妹妹徐娜的荫唇上舔弄起来,舔得徐娜酸痒不已,吃吃地笑着:「啊

    哥好痒啊嘻嘻」

    那边,小霞丰腴而苗条的身子已经偎进了公公徐海的怀抱,小霞无比骚浪地

    叫了一声:「爸,来吧」说完,目光盯在公公的脸上,眼中含情脉脉,满是娇

    羞的模样,欲火炽热,已是急不可耐。

    徐海双手从小霞的连衣裙前襟向里一插,往外一分,连衣裙上身就给脱了下

    来,儿媳里面没戴丨乳丨罩,赤裸而白皙的肌肤立时赤裸,胸前一对豪丨乳丨骄傲地弹耸

    而出,徐海向前一抱,那软绵绵的少妇香丨乳丨就贴在了胸前,两颗坚硬的丨乳丨头在胸

    口摩擦着,撩得人欲火中烧。

    徐海的大厚嘴唇一下封住了儿媳的娇嫩的樱唇,吮吸起来,口中喃喃说道:

    「我的好媳妇,可把公公给想煞了。」大手三下两下就把儿媳全身扒了个精光。

    小霞的一双小手找到公公粗大的鸡芭,套弄着,把鸡蛋大的gui头顶在荫唇上

    就往里塞,徐海的鸡芭藉着yin水的润滑,两人配合着一下就把七寸多长的大鸡芭

    整根插没在小霞的嫩bi里。

    小霞娇呼着:「啊好爽啊爸爸你的鸡芭好大把人

    家的小bi都充满了好涨好充实啊太好了来吧

    老爸你在下面好好享受让媳妇来为你服务。」

    两人往床上倒去,黄小霞娇躯一翻,就骑在了徐海的身上,把个肉bi套在公

    公又粗又硬的大鸡芭上,一上一下地操弄起来,徐海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着儿媳

    妇的服务。黄小霞的一对ru房随着身子的耸动,像两只跃动着的小白兔儿,徐海

    看得有趣,上身坐起,把小霞的身子往怀里一搂,那软绵绵的细嫩身体越发惹人

    怜爱,双手握住一对ru房把玩,嘴唇一贴,交换着热吻。

    小霞则拼命将小bi套弄着鸡芭,恨不得把那鸡芭揉碎在荫道里,火热的gui头

    肉蕾摩擦着荫道壁,并不断撞击着花心,产生了强烈的快感,忍不住yin叫起来:

    「啊爸爸我的亲老爸你的鸡芭好长操到儿媳

    心里去了爸爸媳妇要嫁给老爸天天都要爸爸

    的鸡芭操」

    旁边的徐亮和妹妹徐娜一看两人操上了,也不甘示弱,徐娜顽皮地说:「你

    看爸爸和嫂子已经开始享受爬灰的乐趣了,咱们俩可没人爱了呢」说完,

    来到徐海和小霞身边,用手拍了徐海的屁股一下,笑道:「好啊,你们翁媳俩倒

    是快活了,就不管我俩啦」

    徐亮道:「我的老妹,想哥哥的鸡芭了吧」说完也紧随其后地剥光了身上

    的束缚,和徐娜搂抱在一起,勃起的大鸡芭一下刺入妹妹那刚刚被父亲操过的bi

    里,开始乱lunzuo爱。

    两人一边操bi,一边欣赏徐海和小霞zuo爱,真是奇妙的享受。看着徐海的鸡

    巴不停地在自己太太的小bi中出入,徐亮竟有一种完成大业的感觉。

    与公公的乱lun交媾加上公公丰富的性经验、高明的调情技巧,使得黄小霞不

    停娇叫「亲爹爹,好公公」,不停地用她的小bi安慰着徐海的鸡芭。徐亮则耸动

    着和父亲同样粗大的鸡芭用心操干着妹妹的小嫩bi,沉迷在徐娜迷人的肉体上;

    同时,看着父亲的鸡芭在自己年轻的妻子荫道内抽插,给小霞带来强烈的快感,

    看着她享受的样子,不禁为她感到高兴。

    这时,徐海好像快到高潮了,他为了抑制she精,从小霞荫道内拔出了鸡芭,

    转而用舌头在小霞嫩bi上舔舐。徐海的舌头很长,舌头在小霞肉bi的贝叶上里里

    外外地舔着、抽插着、吸吮着,小霞被干得yin水淋淋,身体亢奋得发抖。徐亮看

    到父亲徐海如此卖力地干着自己的妻子,真的为小霞感到骄傲和高兴。

    过了一会,徐海再度把大鸡芭插入小霞的荫道干了起来,小霞的热情再一次

    被激发了,她的身体狂扭,小屁股抛上抛下,嘴里yin叫着:「好公公好美呀

    你真会干bi干得人家的小bi要飞了飞上天了啊啊好公

    公亲爹爹媳妇的小bi都给你了给你干得美死了美死了

    老公你看爸爸好会玩呀老公我要嫁给老爸公公媳妇要嫁给

    你了快干媳妇的小骚bi啊公公啊用你的大鸡芭干

    儿媳啊老公我嫁给老爸你同意吗这样就可以天天让他操我了

    啊爸老公你说好不好嘛」

    听了小霞几乎狂乱的叫床声,大家都不由得笑了。平时文静的小霞,在乱lun

    时就会变得yin荡和大胆。

    徐亮一边干着徐娜,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好的你就嫁给老爸吧

    你这个小骚货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难道老爸的鸡芭比老公的硬啊好

    了明天咱们俩就离婚好让你嫁给老爸。」

    小霞听了,以为徐亮嫉妒了,急忙说道:「老公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说老爸的性茭技术一流,干得人家好爽好爽,恨不得嫁给爸爸了,可没说不要你

    呀老公啊其实你的鸡芭也令人家好喜欢呐人家可舍不得你哇」

    听到小霞天真的解释,大家都笑了。

    徐海又故意逗小霞:「好哇你这个小浪bi,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当公

    公的不好了那好,我不操了」说完,假装要拔出鸡芭的样子。

    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不让鸡芭离开自己的肉体,嘴里忙说道:「公公

    好,公公好,不要离开儿媳嘛公公的鸡芭小霞最喜欢了,小霞要公公永远都和

    小霞好,小霞的bibi要永远让公公操。」说完,怕徐亮会挑理,急忙又补充道:

    「我要老公和老爸的两根鸡芭,两根小霞都好喜欢耶」

    听了小霞的话,徐娜对徐海说道:「老爸,我嫂子连bi都叫你操了,你还逗

    人家,怎么和我操bi的时候就没这个劲头」一转身又对小霞说:「两个鸡芭都

    给你了,你是想饿死我和老妈啊」

    「可不,」徐亮接过话头:「老爸,说真的,小霞和我做的时候都没这么野

    过,看来,我这当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里有地位呢」

    徐海听了,哈哈笑了:「那当然了,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枪不倒啊我

    看,以后你真要把老婆让给我了。」

    徐娜听了,笑道:「那我妈咋办呢」

    徐亮道:「妈就嫁给我呗」

    徐娜道:「不要脸,那你不成我爸了不行,你就知道佔便宜,要是那样我

    也要嫁给老爸,那我就成你妈了。嘻嘻」说完,故意叫起来:「啊啊哥哥

    我的大鸡芭儿子妈被你干得好爽啊大鸡芭把把小

    bi干得美死了」

    小霞听了他俩的话,笑道:「你们真不害羞,要是给妈听见,不撕烂你们的

    嘴才怪」

    这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谁在说我呢」小霞一伸舌头,真是说

    曹操,曹操就到,老妈真的回来了。

    yin乱关系三

    听到敲门声,正在乱lun性茭的黄威和黄小霞父女两个急忙将搂在一起的肉体

    分开,黄威很不情愿地从女儿的小bi中抽出粗大的鸡芭,嘴里嘟囔着:「是谁这

    么讨厌,偏偏这时候来」

    黄小梅连忙穿上连衣裙,慌乱中竟找不到裤衩,里面就那么光着。黄威穿着

    裤衩,无奈鸡芭支棱着把裤衩前面支起了个帐篷。

    黄小梅颤抖着声音问:「谁呀」

    「公安局的。」

    黄小梅听出是男朋友赵军的声音,松了口气,对爸爸说:「是赵军。」

    黄小梅起身开门,黄威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虽说赵军不是外人,但让自

    己的未来准女婿看到自己这个做老丈人的操自己老婆,毕竟不好意思。

    黄小梅开了门这时两人已经磨蹭了好久,看见门外一男两女笑吟吟地看

    着自己。一个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男朋友赵军,另外两个女人,一个丰姿绰约的中

    年妇女是母亲冷淑芬,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大美人,是母亲的乾女儿,也就是

    徐家的小保姆柳月。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碰到一起了」小梅看到柳月和母亲跟赵军

    在一起有些意外。

    母亲淑芬道:「我和你徐姨她们打麻将,打完了就领你妹妹由於柳月认了

    黄威和冷淑芬两口子做乾爹、乾妈,因此柳月就是小梅的乾妹妹回家住两天,

    连让你妹妹给你爸做按摩。大军是在门口碰上的。」

    几个人进了屋,冷淑芬就问:「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们爷俩在家一定没干

    好事。」

    黄小梅故意反问:「没干好事是干什么事儿了」

    冷淑芬说:「准是又父女乱lun操bi了。」

    黄小梅道:「你看见我们父女乱lun了再说,就算操bi了还能咋的」

    冷淑芬道:「好你个小骚bi,还有理了。」

    这时柳月接道:「瞧乾妈和二姐说的,一口一个乱lun呀、操bi的,多难听

    怎么,你们母女俩还互相吃醋不成」

    赵军听了,哈哈一笑,说:「可不是嘛,就算操了,也没操外人去,老爸操

    女儿,天经地义。来,让我看看,我们小梅的bi给爸操了没有」说完,冷不妨

    把黄小梅的裙子一掀,只见里面光着,没穿裤衩,就说:「妈还真说对了,小梅

    连裤衩都没穿呢」

    冷淑芬一见,故意笑道:「我还不了解她我不在家,她能让她爸的鸡芭闲

    着吗」

    柳月这时坐在黄威的身边,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乾爹的裤衩里面去了,

    她用小手套弄着黄威粗大的鸡芭,这时把小手从裤衩里抽出来,放在鼻子前闻了

    闻,笑道:「梅姐,爸的鸡芭上还有你的骚水味呢你还不承认」

    黄小梅索性脱光了衣服,又脱下黄威的裤衩,用手在爸爸的鸡芭上一边摸,

    一边笑着说:「既然你们发现了,就表演给你们看看,有啥了不起的」说完,

    张开小嘴把黄威的鸡芭吞进口里,舔舐起来。

    冷淑芬一见,就摇头叹道:「这小骚bi自从卖黄色影碟以来,越来越不像话

    了,准是中了黄毒了,这种事也是个大姑娘干得出来的和亲爹乱lun就够不要脸

    的了,还要当场表演。赵军,她这样你还能要她」

    赵军听了,笑道:「不要她才怪,我就喜欢小梅的开放劲儿,她要是个

    老古板,我还不喜欢呢再说,小梅这样像谁呀」

    黄威笑道:「还不是像她妈嘛」

    赵军听了,笑道:「对呀,这可是爸说的。妈,小梅这样不就像你嘛,我不

    要她,要你得了。哈哈」说完拦腰把冷淑芬抱住,就亲了个嘴,双手不老实地

    在岳母的ru房和屁股上四处游走。

    冷淑芬给摸得兴起,嘴里说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大军,我可是你

    老丈母娘啊,你连丈母娘也想操啊」嘴里说着,反搂着女婿的手可没闲着,隔

    着裤子就在赵军的鸡芭上移动着,不一会,就和赵军互相脱了个精光。

    别看冷淑芬今年快50岁了,可身材保持得相当好,白白嫩嫩的肌肤,合理

    的三围尺寸,连小梅也自叹不如;天生丽质再加上保持得好,长期养尊处优的生

    活,那美丽的鸭蛋脸上找不到一丝皱纹,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样子,然而却有

    着一种徐娘的风韵。

    赵军道:「你们听听,谁说要操她了她自己bi痒了,还说别人呢大家都

    听见了,是妈说让我操她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不由分说挺枪上马,粗

    大的鸡芭在冷淑芬的肉bi上磨了几下,一下就插进丈母娘的荫道里,嘴里叫着:

    「我的好丈母娘啊,我要操你的bi了」

    冷淑芬也叫道:「赵军,你的鸡芭好粗啊,要轻一点操嘛你这做女婿的,

    还想不想和我女儿结婚了居然操她的妈啊好爽啊操吧」

    赵军道:「不让我和小梅结婚,我就操你还不是一样」

    冷淑芬道:「真不要脸,你简直是个畜生啊,连老丈母娘都操小梅啊,你

    找的什么对象啊不能嫁给他呀他在操你妈呢啊用力」

    小梅此时和柳月正一左一右地用两人的小嘴争父亲黄威的鸡芭吃呢,不时,

    两人的嘴巴碰在一起就亲一下。三人正在得趣,听了冷淑芬的话,小梅笑嘻嘻地

    回头说:「妈,那好啊,我不嫁给他了,你嫁给他得了。你的bi不都叫赵军操了

    吗这就叫生米煮成熟饭,让他射在你里面,给我生个小弟弟得了。呵呵」

    大家一听都笑起来。

    冷淑芬一听,笑骂道:「操你妈的小骚bi,真亏你想得出来。那你呢,和你

    自己的亲爸爸搞破鞋,要是搞出孩子来,是你的弟弟还是儿子啊」

    小梅就说:「我们也搞不出来,是吧老爸,我避孕呢。嘻嘻」

    黄威这时忽然道:「别的事是瞎扯,我看,倒是柳月和咱家小东的婚事应该

    抓紧办了,省得他俩着急。柳月也能早日成为咱家的一员。」

    注:黄小东:黄小霞和黄小梅的弟弟,黄家的三公子,正在和柳月处谈对

    象。其实这位公子哥儿的对象不止一个,只因柳月是他的乾姐姐,因此黄威想叫

    他俩结婚。结了婚,柳月就成了黄家的媳妇,而黄小东整日在外面鬼混,不常回

    家,这样一来,柳月这个儿媳妇就可以由他这个做公公的来「照顾」了。

    冷淑芬一听,笑骂道:「老不正经的,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样你就

    成了月儿的公公,月儿就是你儿媳妇了,小东不在家,你还不把月儿给操死」

    黄威还没说话,黄小梅已经接道:「这样也好,月儿成了我弟妹,让我爸整

    天用大鸡芭操她,就省得操我的小bi了,又省得她出去搞破鞋,我弟弟也好放心

    呀。真是一举两得啊」

    柳月笑骂道:「你怎么知道我出去搞破鞋了咱俩可不要跟谁比,你在外面

    还少搞了这里谁不知道呀我还没说你呢,还好意思说我到时候爸要操我的

    时候,你不跟我争就行了。」

    黄小梅故意气柳月:「我就争,不但爸操你的时候争,我弟弟操你的时候也

    争,到时候,叫你俩入不了洞房。哈哈」

    柳月笑道:「爸妈你们听听,这小骚bi这不是欺负人吗赵军,你也不管管

    她」

    赵军一边操着岳母冷淑芬的bi,一边说:「管什么我们小梅说得对呀,不

    过没关系,到时候她不叫你和小东操bi,有我和老爸呢我们俩一起操你不就得

    了」

    柳月也气小梅道:「行,到时候我就和二姐夫你操bi,让她看着bi里发痒。

    二姐,怎么样我和你老公搞破鞋了,你不生气吗嘻嘻」

    冷淑芬接道:「你们几个到了一块,就知道吵架,操bi也堵不上你们的嘴。

    说来说去,谁和谁乱lun操bi的,还不都是咱家这些人吗少在外面搞破鞋比啥都

    强。」

    柳月一听,撇了撇嘴道:「还说我们呢,你在外面也没少风流啊」

    小梅接着道:「可不是嘛,忘了自己偷人养汉的时候了。别人不说,就说你

    们单位,你手下那几个小夥子,哪个没操过你的bi还有我徐叔,谁不知道你俩

    是傍尖呀」

    这时黄威道:「竟胡说,没老没少的,连你妈和你徐叔的事也说,咱们两家

    不是一家人吗又不是外人,要那么说,你徐叔操柳月的bi难道也是操外人我

    和你徐叔是把兄弟,你徐婶不也是我的铁姘吗这年月,谁还在乎媳妇给别人操

    哇还有什么乱lun不乱lun的。你们看人家外国录像里面,什么裸体舞会、群交会

    多开放咱们不跟人家学行吗所以咱们家的性关系也一律自由,谁和谁操bi都

    行。」

    众人听了,都不由点头称是。

    这时黄威的鸡芭在女儿黄小梅那又紧又热的小bi中来回抽送着,而乾女儿柳

    月的小bi就贴在他的嘴上,用舌头在柳月的阴di上吮吸着,一边舔、一边操的感

    觉真是爽透了

    黄威一边干,一边问赵军:「你是不是经常操咱们小梅的bi」

    赵军说:「是经常操bi。」

    黄威说:「怪不得小梅的bi没有以前紧了,原来是给赵军操松了。」

    赵军笑说:「你还说我呢我看是你把自己女儿的bi操松了还差不多。」

    黄威又问柳月:「你在徐家是不是经常和徐家的人操bi」

    柳月说:「还能不操不说别人,就徐海和徐亮这父子俩就够我受的了。」

    还说她自己几乎天天被这两个色鬼轮jian,还说在家徐海不许她穿衣服,整天光着

    身子,以便随时随地都能操bi。

    小梅笑问:「真的假的呀」

    柳月说:「不信问你姐,她也一样。」原来徐娜那个小骚bi,一有空就缠着

    柳月玩「磨镜」,弄得柳月都快成同性恋了。

    黄威问柳月:「徐娜还和徐海、徐亮他们父子俩乱lun吗」

    柳月笑道:「还能不乱lun这种事只要尝到了滋味,谁能放得下现在徐家

    和黄家一样,几乎全家都参加乱lun了。」

    黄威问:「怎么说几乎,还有谁没有乱lun的」

    柳月笑说:「徐光徐家的大公子的儿子没有参加。」

    冷淑芬说:「徐海那小孙子才四岁,怎么参加呀你逗我们乐了吧」众人

    又笑起来。

    在和谐的气氛中,两男三女狂操着,赵军在岳母冷淑芬的bi里射了精,黄威

    也分别操了女儿黄小梅和乾女儿也是自己的儿媳妇柳月的bi,并最终在柳月的阴

    道里射了精。

    之后又交换对象,这次是赵军操小舅子媳妇柳月和媳妇黄小梅,黄威操夫人

    冷淑芬,一边操一边交换,一会赵军的鸡芭在柳月的bi里操,一会又操进冷淑芬

    的bi里;黄威也是操一会小梅,又操一会柳月,一会又和赵军一前一后分别把鸡

    巴插进柳月或小梅或冷淑芬的小bi和屁眼,玩起了「三明治」;而另两个女人则

    搂在一起,ru房贴着ru房,大腿靠着大腿,把操得通红的小bi紧紧贴在一起用力

    摩擦,搞得自己的bi上沾满别人的yin水,产生更强烈的肉欲。

    一时间,鸡芭在bi里抽插的「噗叽」声,操bi时「劈啪」的肉体撞击声,放

    荡的叫床声和浪笑声,各种yin话的对白声,交汇成一首动听的yin靡音乐。

    五个人或躺或卧,或用性器或用口、用手寻找和刺激着别人的性器,乱lun地

    交合着。男人粗壮的鸡芭、女人鲜艳的肉bi,互相满足着对方肉欲,炽热的jing液

    伴着晶莹的yin水流淌在众人的身上、嘴里、ru房上、鸡芭上、肉bi里,直到男人

    射乾了jing液,女人流尽了yin水,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地胡乱搂在一起休息,才结束

    了这场疯狂的家庭乱lun的yin宴。

    黄小梅和赵军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早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夫妻了。

    这天晚上,两人下了班,就在店里相约干起了夫妻之事。先是由赵军脱光了

    衣服坐在沙发上,黄小梅打开cd机,一边播放着动听的音乐,一边跳起了脱衣

    舞。只见黄小梅随着音乐蛇腰款摆扭动做着各种诱人的动作,并一件件地脱着衣

    服,直到最后脱下了裤衩,黄小梅轻轻地叫着:「来呀,军哥,想不想操bi呀

    看你呀,鸡芭都硬了」

    赵军这时已经是欲火中烧了,胯下那根大鸡芭已经挺得又粗又长,但他并不

    急於佔有黄小梅,他要慢慢享受这个小美人。於是他站起来,上前搂住小梅的柳

    腰,两人裸体相贴着跳起舞来。他嘴唇贴到小梅的樱唇上,亲密地吻着,双臂揽

    住那纤细的小腰,一双手在小梅光滑柔嫩而又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揉动着,那硬梆

    梆的大鸡芭摩擦着小梅白嫩的肚皮。小梅则反搂住赵军的身子,迫不及待地用小

    手抓住赵军的大鸡芭,把涨得像小鸡蛋似的gui头塞进自己空虚的小bi。

    赵军微微一笑,心想:这小骚货到底等不及了就下身一挺,粗壮的鸡

    巴藉着yin水的润滑就刺进了黄小梅的小bi。鸡芭插进去了,却不急於狂cha猛干,

    只是插在里面微微耸动,继续跳舞。

    黄小梅乐得搂住赵军的脖子,在他耳边说道:「亲爱的,我的心肝,你真浪

    漫,这样子好美呀」

    赵军道:「只是我们俩天天操bi,什么花样都试过了,再浪漫也没什么刺激

    了。」

    黄小梅道:「可不是嘛什么kou交、肛茭的都不如和没干过的人一起操bi过

    瘾。」忽然念头一闪,道:「要不,把我姐和姐夫找来,咱们四个一起玩,还是

    跳脱衣舞,然后你和姐夫轮jian我们姐俩,好不好」

    赵军一听正合心意,嘴里却说:「怎么想你姐夫的鸡芭了才几天没操你

    就想人家了」

    小梅瞥了赵军一眼,挖苦道:「你呢你就不想我姐么你不成天说我姐漂

    亮、bi紧嘛,想得什么似的,还说我呢装什么假正经。快说,行不行我好给

    他们打电话去。」

    赵军笑道:「话这么多,才说你一句就这么多话,一会他们来了,非叫你姐

    夫好好操操你的这张小刁嘴不可。」

    黄小梅笑了,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姐姐黄小霞家的号码。

    「喂,谁呀」

    「姐姐吗我是小梅呀干嘛呢我姐夫在家吗」

    「怎么想你姐夫了他在看电视呢赵军没在家吗」

    「在家呢,我俩呆着怪没意思的,想找你和我姐夫过来玩。」

    这时,黄小霞想到妹夫赵军那粗大的鸡芭插bi的美味,不由「咯咯」笑了起

    来,嘴里却说:「你个小骚货,是不是想你姐夫的大鸡芭了告诉你吧,你姐夫

    和我zuo爱的时候总叫你的名字呢」

    黄小梅也笑道:「还说我骚呢你呢,你不也想我们家赵军吗啧啧可白

    瞎了赵军的心思了,他和我操bi的时候也喊着你的名字呢」

    「真的假的呀」

    「真的,你这个当大姨子的魅力还真不小呐」

    「他们这些男人都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总是人家的老婆好。」

    这时,徐亮过来接过话筒:「小梅呀,想不想姐夫哇」

    「当然想──个屁」说完,小梅恶作剧地笑起来。

    徐亮却顺藤摸瓜的捋桿往上爬:「怎么,想我的屁股那想不想姐夫的鸡芭

    呀要想,姐夫就去操你的小浪bi。」

    小梅笑道:「操你妈的吧死相。怎么,鸡芭硬了操你妈的bi正好。」

    徐亮也回骂道:「我倒是刚操了你姐的bi。」说完,才知道说漏了嘴。

    小梅大笑:「哈哈对了,我姐是你妈,那我就是你老姨了,快叫老姨呀,

    大外甥。呵呵」

    徐亮嘿嘿傻笑着:「小骚bi,就这张嘴刁,就知道骂人,一会看我不操烂你

    这小yin嘴」

    「是你自己找骂的。」

    徐亮知道这个小姨子的脾气,也不生气,想着她那美丽无比的小模样,心里

    直痒,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玩弄一番,於是低声问道:「小骚货,到底想不

    想我说真的,姐夫可好想你呀」

    小梅也骂够了,笑道:「还真有点想了,要不能给你们打电话吗姐夫哇,

    人家的心你还不了解吗什么时候忘过你呀」

    一席话,说得徐亮差点飞起来,心里这个美呀。心想这个小姨子就这点讨人

    喜欢,嘴里不饶人,但特别体贴人,特开心儿。心里想听些好听的,就问:「那

    你都哪儿想姐夫了」

    「哪都想了。」

    「哪最想啊」

    「心里最想呗。」

    「还有呢」

    小梅知道徐亮想听什么,笑道:「浑身都想啊要说最想的地方吗嘻嘻,

    人家的小bi最想呗     」

    「对嘛,那想姐夫的哪里呢」

    「想啊,想姐夫的大鸡芭喽哎呀,什么呀,人家都不好意思啦,臭姐夫,

    就喜欢听这些下流话。嘻嘻」

    「你呢你还不是喜欢说呵呵」两个人调笑着。

    这时,黄小霞接过话筒,笑着道:「小梅呀,瞧瞧你和你姐夫你们俩这个亲

    热劲,打情骂俏的,听得我好肉麻呀乾脆明天搬到一起住得了,不就能一解相

    思了」

    小梅道:「就怕你舍不得呢再说,要是整天在一起可就没这个味道了。呵

    呵」

    小霞道:「要说别人舍不得还行,就他呀,还真舍得,你们俩正好天生一对

    儿狗男女。」

    小梅正要回骂姐姐一句,赵军过来接过话筒:「谁是狗男女呀」

    黄小霞一听是赵军,忙说:「阿军呀,我是在说小梅和她姐夫呢」

    赵军听到朝思幕想的大姨子声音,心里一震,嘴里的话格外透出温柔:「大

    姐呀,好几天没见你了,还好吗」

    「阿军哪,嘻嘻挺好的,你也好吧怎么,想大姐了吗小梅说你和她做

    爱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了,是不是真的呀」

    「真的,是真的,而且我有时侯做梦还和你」

    「和我干什么了说呀」

    「有时侯做梦还和你操bi呢」

    「讨厌,这也是你这做妹夫的和大姨子说的话,真不要脸」顿了顿,又小

    声说:「不过,我喜欢听。阿军啊,其实我也挺想你的,昨晚我还梦见你的大鸡

    巴插进了大姐的bi里呢」

    这时小梅在一旁笑道:「大姐,还说我骚呢,你这当大姨子的和自己妹夫聊

    得也够骚的了。嘻嘻既然大家都想了,姐,你和我姐夫就快过来吧咱们来个

    大群交,好好过过瘾。」

    「好吧,你俩等着,我们马上就到。」

    ***    ***    ***    ***

    听到敲门声,屋里正在操丨穴的黄小梅和赵军就知道是姐姐黄小霞和姐夫徐亮

    来了。黄小梅也不穿衣服,就那么光着臀,一丝不挂的走过去开门。

    「哎呦你们两口子来了。赵军,大姐和姐夫来了。」小梅热情地招呼着,

    已经和姐夫徐亮搂抱在一起了。赵军听见,忙从屋里出来笑迎两人。

    小霞笑道:「小梅,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呀还没进屋就和你姐夫搂上了,也

    不怕别人看见」嘴里这么说着,那软绵绵的身子已经靠在了妹夫赵军身上,赵

    军一只手也搂住了大姨子黄小霞的柳腰,两个人亲了个嘴。四人也不多说什么就

    互相搂抱着进了屋。

    进屋后,赵军和大姨子黄小霞站在地上搂着亲嘴,互相抚摸;徐亮和小姨子

    黄小梅坐到沙发上,黄小梅乾脆就坐到了姐夫徐亮的大腿上。

    黄小霞一边脱衣服,一边笑道:「你们俩这不正操得好好的吗,怎么还找我

    俩来呀」

    黄小梅笑道:「问你妹夫呀,你妹夫想你的丨穴了呗人家现在和我操丨穴觉得

    没意思了,就喜欢操你呢」

    赵军接道:「这倒是真话,我还真想和大姐操丨穴了。不过小梅,你不也想姐

    夫的鸡芭了吗」

    小梅笑道:「谁想他了你瞧他这色狼相。姐姐,你平时是不是都不给我姐

    夫操丨穴呀咋把他旷成这样啊呵呵」

    黄小霞笑道:「我不叫他操还行你还不知道你姐夫吗,哪天不操丨穴能熬得

    过去再说了,就算我不给他操,他还不会操他妈和他姐的丨穴呀他们家的那些

    破鞋乱lun的事谁不知道哇」

    黄小梅一听,笑道:「姐夫,你还整天和徐娜操丨穴呀我那个老同学,我还

    真好久没见她了呢,她还那么骚哇」

    徐亮道:「你竟听你姐胡说吧,就算我和她乱lun,那也没什么呀大家又不

    在一起住,只是偶尔操一下而已。我还能天天去操我妹妹呀就算我妹夫不管,

    也怕别人说闲话呀再说了,我每次操你姐和阿娜的丨穴时,都叫着你的名字呢

    姐夫什么时候也不敢忘了我的亲老姨呀。哈哈」

    黄小梅听了,心里美孜孜的,知道姐夫的确是真喜欢自己,嘴里却道:「你

    就拣好听的说吧,反正我也没听见。」

    这时,黄小霞接道:「你姐夫这话倒是真的,他操我和阿娜时还真经常叫小

    梅的名字呢」

    赵军道:「小梅和我操的时候也总叫姐夫、姐夫的,看来你俩还真够铁

    的呢」

    小梅笑道:「那当然了,谁家姐夫和小姨子不都这么回事嘛你们没听人家

    说小姨子是姐夫的贴身小棉袄吗我不叫他穿,咋能叫小棉袄呢」说得大家都

    笑了。

    徐亮笑道:「那你这么说,你姐不就是赵军的大棉袄了吗」

    黄小霞笑道:「缺德鬼,净胡说阿军,别管他俩,大姐的丨穴里都痒了,快

    用你的大鸡芭给大姐止止痒吧」

    赵军听了,急忙把大鸡芭对准了大姨子的嫩丨穴,「噗嗤」一声插了进去,插

    得小霞身子奋挺着,嘴里叫着:「啊我的好妹夫你的鸡芭真好

    把大姐的bi都给插满了啊用力操吧大姐就喜欢叫

    你的鸡芭操啊」

    赵军道:「大姐你的丨穴真好妹夫想你好久了今天

    我要好好的玩玩你操死你美美的小骚丨穴」

    黄小霞叫道:「啊真美呀阿军你的鸡芭好大呀还

    得是乱lun刺激啊和你操丨穴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赵军道:「那当然了,现在谁还只和对象操丨穴呀再好的丨穴成天操也够哇

    还是野味好吃呀呵呵」

    黄小霞道:「那是当然了再粗大的鸡芭成天操也没意思了

    就得经常换换这才叫生活呢大家交换着玩才有新鲜感呀」

    「太对了,大姐我觉得越乱lun就越刺激」

    「我看也是」

    yin乱关系五

    星期六,徐娜和哥哥徐海、嫂子黄小霞三人早早地就来到机场,因为今天徐

    家老大徐光和妻子上官蓝要乘这班飞机回国。两个人一下飞机,就看见来接他们

    的三人,众人见了面,格外的亲热。

    徐海首先接过了嫂子上官蓝的行李包,笑道:「你们怎么才回来,这次西欧

    之行好玩吗都想你们了。」

    徐光笑道:「你小子是想你嫂子了吧」

    徐海道:「可不是吗我嫂子不在家呀,我都睡不着觉,可想死我了」说

    完,也不管周围人多,上前就把漂亮的嫂子搂在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上官蓝推了他一把,笑道:「还是这副德行,也不怕人家看见徐光,你们

    哥俩怎么都一个德行」嘴上说着,脸上却笑得甜甜的,樱唇迎着小叔子徐海吻

    过来的嘴唇贴了上去。

    两人一边深深地吻着,徐海的手已经伸环过上官蓝的柳腰,在嫂子的玉臀上

    摸了一把。吻过了,又在嫂子耳边轻声道:「我的好嫂子,和我哥出去这些天也

    不知道你的小bi给我哥操肿了没有我可真想操你了。」

    上官蓝羞道:「你胡说些什么呀回家再说嘛。少不了你的,回家让你玩个

    够。」

    徐光见到叔嫂两个的亲热劲,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欣慰,嘴里笑道:「瞧

    瞧你们叔嫂俩,倒好像你们俩是两口子似的,一见面就又搂又亲的,我可要吃醋

    了。呵呵」

    这时徐娜和黄小霞走过来一左一右地靠在徐光身边,徐光则左手搂住妹妹徐

    娜,右手搂住弟媳黄小霞,和两人分别亲吻着,然后几个人就这样搂搂抱抱的钻

    进汽车。

    徐海开车,不得不放开嫂子上官蓝。徐亮问先去哪里,是否回家并笑说:

    「老爸好久没操嫂子了,是不是回家让嫂子侍侯一下老爸呀」

    上官蓝笑说:「那是一定的,不过我要先回家洗个澡。」就让徐海先送自己

    和徐娜、小霞回家洗澡,再送徐光回家和父母见面。於是徐海就把徐娜、黄小霞

    送到上官蓝家,徐海和徐光则驾车回父母家面见父母。

    三个女人到了上官蓝家后,徐娜笑着问:「嫂子,这次给我们带什么好礼物

    了」上官蓝笑着说:「你猜。」徐娜道:「是什么呀你就会卖关子。」

    上官蓝笑道:「这件好东西,就在我身上,你们还猜不到。」

    黄小霞道:「一定是戒指,要么就是项链。」

    上官蓝道:「都不是,你们来看。」说着,竟开始脱衣服了。徐娜和黄小霞

    以为她要洗澡,连忙说:「我们俩也正好一起洗,三个人还可以互相擦身子。」

    也各自脱光了衣服。

    两人脱完了,却见上官蓝还穿着裤衩,小霞问道:「嫂子,你怎么不脱裤衩

    呀」

    上官蓝神秘地道:「刚才我把他们男人支开,就是要给你们俩看样好东西,

    你们俩过来。」说完,小霞和徐娜走过来,上官蓝道:「你们俩伸手在我裤衩下

    边摸摸。」

    徐娜伸手在嫂子裤衩前面一摸,只觉得里面有一条粗粗硬硬的弹性rou棒,徐

    娜笑道:「嫂子,你怎么长出根大鸡芭了」

    黄小霞也好奇地一摸,道:「可不是吗嫂子,你变成人妖了」

    上官蓝笑道:「现在知道了吧我给你们带好东西来了。」说完脱下了三角

    裤衩,只见在上官蓝的荫毛下趴着一根粗大的男性荫茎。明知道是假的,但做得

    逼真极了,简直就像真的一般,而且一端是插在上官蓝的小bi里面,一端露在外

    面,那硕大的gui头、光滑的荫茎,看上去美极了。

    小霞笑道:「嫂子,你真了解我们,知道我们喜欢玩同性恋,带回这么个好

    宝贝。」

    徐娜也说:「太好了,以后我们便可以好好的用它来享受同性恋的乐趣了。

    对了,嫂子,你就这么一直的插在里面飞回来的」

    「是啊你瞧,我的裤衩都湿透了。」

    两人一看,可不是,上官蓝的裤衩都快成水洗的了。徐娜在上官蓝的嘴上亲

    了一下,道:「嫂子,你真骚,连坐飞机都不忘操bi呀怪不得我刚才见你连走

    路都把两腿一夹一夹的,我还以为你来月经了呢」

    小霞却说:「嫂子,你要是总把这么粗大的鸡芭长时间插在bi里面,会把小

    bi撑松的。」

    上官蓝道:「我知道,我平时也不总这么做。因为这东西是会震动的,里面

    有磁场,有一定的保健作用,插在小bi里面有好处。再者,坐飞机安检的时候怕

    给查出毛病来,倒不是什么违禁东西,但要打开箱子一看是这种东西,多难为情

    啊在国外倒没什么,可国内就不行,我这才放在bi里面带回来的。」

    徐娜道:「嫂子真伟大,简直像克格勃一样了。」

    上官蓝道:「我还有好东西呢你们来看。」说完就那么光着臀,bi里夹着

    根大鸡芭下了地去拿皮箱,走路时显然bi里用了力,鸡芭悠荡着,却不掉出来。

    徐娜笑道:「嫂子真像个男人呀,就是太漂亮了。」

    黄小霞补充道:「什么男人呀,瞧那胸前两只大奶子,哪里是男人能有的

    我看呀,分明是人妖。」说完两人笑起来。

    上官蓝把皮箱放到床上,打开来取出一样东西,小霞和徐娜一看,不由得大

    吃一惊。

    yin乱关系六

    只见上官蓝取出来一个红匣子,打开来一看,又是一个两端都是鸡芭的「两

    头蛇」,不过这个和插在上官蓝bi里的那个又有不同,因为两端分别是一粗一细

    两根鸡芭。

    徐娜道:「这有什么好处」上官蓝笑道:「这个宝贝有两个好处,第一,

    可以三、四个女人一起玩,当然姿势会比较难;第二,可以两个女人同时操小bi

    和屁眼,一举两得。」

    徐娜笑道:「嫂子就是嫂子,我可真服了你,这还不玩出花来呀对了,嫂

    子,你这次和我哥出去,有没有和外国人操bi呀」

    上官蓝一把搂住徐娜的腰,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告诉你吧,这次

    我们出去可真大开眼界了,天天都和那些洋鬼子操bi。人家外国人那真叫开放,

    男人个个人高马大,鸡芭大、卵子肥,操起bi来呀真是过瘾,时间都是好几个小

    时,女人也都那么开放、骚浪。我们还参加了一个群交俱乐部,好几十人,随便

    操。有一次,我被轮jian了整整一夜,你大哥也操了二十多个女的,爽的不得了,

    说实在的,要不是舍不得咱有个这么好的家庭,我们真不想回来了呢」

    一番话,说得黄小霞和徐娜羨慕不已。

    徐娜笑道:「是不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上官蓝笑道:「就知道你们不信,我们特意都录了像,又刻成了影碟,有十

    几张呢,你们以后慢慢看吧」

    小霞问:「那你有没有和外国的女人玩过同性恋呀」说着伸手捏弄着上官

    蓝的丨乳丨头,两人的脸蛋贴在一起廝磨着。

    上官蓝也伸手握住小霞的ru房,说道:「当然有了,还不止一个呢在外国

    这种事是公开的,不像咱们这么偷偷摸摸,外国女人搞同性恋就像处对象这么普

    遍。特别是她们的舌头比我们长,往bi里那么一舔,真是美透了告诉你们吧,

    我还玩过一个人妖呢名叫蒂娜,长得特美,丨乳丨大腰细屁股肥,皮肤又白又嫩,

    可你猜怎么着脱了裤衩一看,一根粗大的鸡芭挺了出来,真不知道人家怎么弄

    的。那天我和你哥玩了她一宿,她操我的bi,你哥操她的屁眼,那种感觉真

    是无法形容,就像第一次乱lun时的心理一样。对了,就是这张碟,你们看看吧,

    里面那女的就是蒂娜。」

    说完,从箱子的一叠光盘中取出一张,塞进影碟机里。果然屏幕上出现一个

    妖艳美丽的女人在脱衣服,当她脱下裤衩时,露出一根粗大无毛的鸡芭,然

    后出现了全身赤裸的上官蓝和徐光。徐光把一丝不挂的蒂娜拦腰搂住,两个人的

    嘴唇便长时间的吸在了一起,胯下两个人各自的鸡芭都挺立起来,互相碰触和摩

    擦着,徐光一手托起蒂娜的丰满的ru房,一手摸着蒂娜的屁股,蒂娜则伸手握住

    了徐光的鸡芭,把它和自己的鸡芭靠在一起贴着。这时,上官蓝走过来蹲在两人

    中间,分别握住两人的鸡芭用手套弄起来,并张开嘴把蒂娜的鸡芭吞进嘴里,口

    交起来。

    小霞说:「嫂子,你怎么不先含你老公的鸡芭呀」

    上官蓝笑道:「我们是两口子,天天都能含,当然我要先含蒂娜的了,因为

    以前没玩过嘛」

    小霞抓过那依然插在上官蓝bi里的大鸡芭,抽插了几下,笑道:「你就说你

    骚得了,小浪bi,和人妖操bi,羨慕死人了」

    上官蓝「哎呦」了一声,说道:「轻点呀,怎么样,没骗你们吧你再看这

    里。」说完用遥控器把时间导到中间,只见屏幕上出现的是上官蓝躺在地上,蒂

    娜趴在上官蓝身上,一边和上官蓝亲吻,一边把粗大的鸡芭放进上官蓝的小bi里

    抽插,四丨乳丨相交,鸡芭抽送,画面极具冲击力。而徐光站在地上,抱着蒂娜的屁

    股,把鸡芭送进蒂娜的屁眼里大干起来,三个人兴奋地嚎叫着

    看到这里,上官蓝笑道:「好了,你们改天再看吧,我现在想和你们俩操bi

    了。」

    徐娜道:「我也忍不住了,二位嫂子,谁先来爱爱我呀」

    上官蓝和黄小霞对望了一眼,一起说:「我来。」说完后,两个人却没理徐

    娜,而是抱在一起亲热起来。

    徐娜笑道:「还是你们妯娌俩好,你们就晒我吧」说完搂到两人身上,三

    个人笑着滚成一团。

    yin乱关系七

    黄小霞一翻身就骑在了大伯嫂上官蓝的身上,双手在上官蓝的ru房、屁股以

    及身体各处一顿乱摸,又趴在她胸前,在上官蓝的ru房上一通乱吻,并含住丨乳丨头

    细心地吸吮起来。徐娜一看,也笑嘻嘻地爬了过来,依样吻着上官蓝的另一只妙

    丨乳丨。

    两个女人的四只玉手在上官蓝全身乱摸起来,上官蓝被刺激得轻声呻吟着,

    嘴里浪声道:「啊你们这俩小骚bi怎么一起来呀啊我

    的bi里受不了了啊」

    黄小霞一听,伸手将上官蓝插在bi里的那根大鸡芭抽了出来,上官蓝体内顿

    感空虚,急忙说:「不要抽出来我要大鸡芭嘛」

    黄小霞笑道:「大嫂真骚啊我是想给你用嘴舔舔bi。」说完,吐出含在嘴

    里的丨乳丨头,舌尖沿着上官蓝光滑、平坦的小腹吻了下去,穿过那毛茸茸的细草,

    舔到上官蓝的阴di上。上官蓝兴奋地分开双腿,黄小霞将上官蓝的大荫唇扒开,

    用舌头在那鲜红的嫩肉上和阴di的小豆豆上来回舔吮,并用舌头在bi口抽插着。

    徐娜则抱起上官蓝的上身,让嫂子半躺在自己怀里,搂着嫂子的身体,一边

    抚摸她胸前的一对ru房,一边低下头,嘴唇贴上嫂子的樱唇,舌头送进上官蓝嘴

    里,和上官蓝亲密地交吻起来,上官蓝则用手在徐娜同样美丽的躯体上仔细地抚

    摸着。

    黄小霞在上官蓝的荫唇上舔了一会,又骑到上官蓝叉开的两腿之间,用手扒

    开自己的荫唇,将自己那细密荫毛掩映下的小嫩bi对准上官蓝的小bi贴了上去。

    上官蓝一见,乐得直叫:「啊小霞,你要和我磨镜啊好久没玩了

    你这个小骚bi。」说完,也用手分开自己的大荫唇,对着小霞的嫩bi贴了上

    去,两人那鲜红的小荫唇就像亲吻的嘴唇一样紧密地粘在了一起,来回摩擦着。

    磨着磨着,黄小霞还特别掰开两人阴di的包皮,露出各自那犹如小花生米般

    的阴di头,贴在一起摩擦起来。这一下,两人都爽得大叫,yin水有如决堤的洪水

    一样涌了出来。

    这时,徐娜已经骑到上官蓝的头上,用手指剥开阴di的包皮,另一只手扒开

    嫩bi,露出嫩肉,送到上官蓝的嘴边。上官蓝会意地把红唇贴上去,伸出舌头舔

    吸徐娜的荫唇和阴di,并不断「啧啧」地做着响吻。

    徐娜玉臀摇动着,用肉bi操着大嫂上官蓝的嘴,嘴里yin荡地叫着:「啊

    真爽我操啊bi呀快舔啊大嫂操bi呀我操

    你老公的鸡芭啊」上官蓝嘴却被徐娜的bi堵着,不能说话。

    黄小霞一听,笑道:「阿娜,你个小骚bi,竟胡说她老公不是

    你哥吗怎么的你要操你大哥呀那不成了乱lun了吗嘻嘻」

    徐娜一听,不但不害臊,竟恬不知耻地浪笑道:「可不是吗我操她老公,

    不就是操我亲哥吗嘻嘻那可就是标准的兄妹乱lun了。啊好啊,我就要

    操我哥的大鸡芭就和我哥乱lun我天天都让我亲哥的大鸡芭操,啊操

    我的小bi怎么了不行啊又不是没操过嘻嘻,我以后天天上你们家去,

    让我哥操我的bi。行不行啊两位嫂子。」

    黄小霞笑道:「谁敢说不行啊操就操呗不怕把你的小bi操烂了,你就叫

    你哥操。这是你和你哥的事儿,谁乐意管你们的我倒是乐不得,省得你哥成天

    操我。」

    上官蓝也笑道:「你们俩呀,满口操bi呀,乱lun的,说出这么可耻

    的话也不脸红,真不要脸偷着搞搞也就算了,怎么还像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成天

    挂在嘴上啊」

    徐娜笑道:「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又操人妖,又搞同性恋。怎么了,我们

    乱lun算什么呀再说了,你也没少乱lun呀假正经,本来是个松了吧唧的浪bi,

    硬要装紧,还想当chu女不成嘻嘻,怕是你bi里少了层膜了吧」

    上官蓝知道徐娜的脾气,也不生气,笑道:「你个小骚bi,人家说一句,你

    有十句跟着,将来结了婚,那还得了还不把你丈夫给吃了哇」

    徐娜笑道:「那也差不多。不过,我不是全吃,而是只吃鸡芭,也不能用嘴

    吃,而是用bi吃。嘻嘻」

    黄小霞笑道:「操你妈的,这小骚bi真是绝了,亏她怎么想出来的大嫂,

    将来她结婚的时候,咱俩就把她老公的鸡芭操折了,看她还操什么」

    「还能操什么操我哥呗嘻嘻。」

    三个女人聊着私房话,动作可没闲下来,此时黄小霞和徐娜已经双双骑在了

    上官蓝的胯间,上官蓝知道她们要试试三个人一起操bi的滋味,就取过那支有四

    只鸡芭的假棒棒,将一端的两只鸡芭分开,黄小霞和徐娜分别将端头插进自己的

    小bi;另一端的两个端头,上官蓝先将粗大的鸡芭插进自己的小bi,较细的一根

    则蘸了荫部的yin水,小心翼翼地插进了自己的屁眼,这样一来,三个女人就被连

    接在一起了。

    徐娜笑道:「以前咱们仨也经常搞这种同性恋的事,可今天还是第一次三人

    同时操bi呢」

    黄小霞也道:「可不是嘛虽说姿势有点别扭,可毕竟咱们姐仨是一起操bi

    了。多亏了大嫂买的这个好宝贝,我喜欢极了,以后要好好的多玩玩。」

    上官蓝笑道:「我倒是觉得,姿势越难,越有挑战性,玩得才越过瘾,以后

    只要习惯了,会更好玩的。」

    黄小霞和徐娜都连连称是,於是两人慢慢挺动下身,让那插在自己bi里的鸡

    巴带动抽插,将另一端的两根鸡芭在上官蓝的小bi和屁眼里抽送着。黄小霞在徐

    娜的身后,就抱紧了徐娜的身子,双手伸到徐娜胸前玩弄着她的奶子,徐娜索性

    将身子转过来,变成和黄小霞面对的位置,两人笑嘻嘻地搂紧了对方,一边亲着

    嘴,一边四丨乳丨相贴,摩擦不已。

    上官蓝bi里和屁眼里鸡芭的抽插,使得她得到双重的刺激,被操干的同时,

    双手在自己的ru房上用力揉搓着,以缓解荫道和屁眼内一阵阵的快感。不一会,

    三个女人都达到了忘我的境界,享受着一阵又一阵快感的高潮。

    yin乱关系八

    黄小梅一进家门就看见了精彩的一幕,只见父亲黄威和哥哥黄小东正一前一

    后在操母亲冷淑芬,三个人全都一丝不挂。冷淑芬在地上撅起屁股,哥哥黄小东

    正挺动着粗大的鸡芭在母亲的bi里来回抽送着,而父亲黄威则站在冷淑芬面前,

    把鸡芭插在妻子的嘴里操干。

    小梅见此情景,笑道:「我说咱家的门怎么关得这么紧呢,就知道你们没干

    好事,原来是哥哥回来了呀哥,你一回来就操妈的bi,真是孝心哪怎么着

    还俩人一起操,这姿势简直就是强jian啊」

    黄小东边操边说道:「你还不知道咱妈吗,就喜欢这口儿。再说了,你用词

    也不当啊,这不叫强jian,这叫轮jian。哈哈」

    黄威一见小梅回来了,就像飢饿的猫见到了腥味十足的鱼,嘴里说着:「我

    的宝贝闺女回来了,儿子,你操你妈的bi吧,你妈就喜欢叫你的鸡芭操她。这回

    小梅回来了,我就操小梅的bi。」说完,从冷淑芬嘴里拔出鸡芭,一把搂住正在

    脱衣服的小女儿,嘴里叫着:「爸的宝贝女儿,你回来得正好,可把我想坏了。

    来,让爸操操你的小骚bi。」说完,那鬍子拉茬的嘴巴已经亲到女儿漂亮的脸蛋

    上,大手也伸进小梅的衣襟,在她的胸脯上摸了起来。

    小梅笑着半推半就着,说道:「爸,你干什么呀,人家还没脱衣服哪,不要

    嘛老爸,嘻嘻,看把你急的,好像没操过女儿的bi似的。再说了,你们操你们

    的呗,别把人家也扯上啊」嘴上这么说,却把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向着父亲那佈

    满毛茬的嘴巴迎了上去,小手也抓住父亲那yin水淋漓的大鸡芭搓揉起来。

    冷淑芬嘴里没了鸡芭,也开口道:「小梅呀,你快叫你爸操操吧妈一个人

    可受不了这爷俩的祸害了,身子都快给他俩干散架了,bi都快给他们操烂糊了。

    你回来得正好,救了妈一命,要不妈非叫这一老一小俩牲口给操死不可。」

    黄小梅笑道:「你还不是乐意吗对了,妈,你们玩多久了」

    冷淑芬道:「都快两个小时了,我都泄了三回了,他们的鸡芭已经在我bi里

    轮了五、六遍了,还是不she精,真是要命啊」

    黄小东一拍冷淑芬的大白屁股,笑道:「妈,你说你也是的,都操了这么久

    了,你的bi里怎么水还是这么多呀都快把我的鸡芭泡烂了。呵呵,小梅,你看

    妈怎么还这么厉害呀,浪得像个妓女似的。是不是呀我的亲表子浪妈。」

    冷淑芬笑骂道:「操你妈bi的臭儿子,怎么说你妈呢妈这么骚,还不是叫

    你们爷俩给操的吗再说了,你不就喜欢妈的bi骚吗妈的人浪,bi也浪,儿子

    的鸡芭操得才有劲啊,妈的bi才爽啊对不对呀我的宝贝儿子。」

    黄小东笑道:「还是妈妈了解儿子。妈你真说对了,儿子就是喜欢妈的yin浪

    劲,够yin、够浪。哈哈妈,那你还不快叫点好听的,儿子操得才有劲头啊」

    冷淑芬道:「就知道你爱听,妈就叫给你听。啊妈的大鸡芭儿

    子快用力操你的亲妈呀啊真美呀亲儿子

    好老公妈的亲汉子妈的bi都快给你操飞了啊

    妈是你的老婆你的养汉老婆快用大鸡芭干妈

    的bi呀嘻嘻妈和亲生儿子正在乱lun操bi哪啊

    啊啊我的亲爹爹呀你是妈的亲爹呀妈是我亲儿子

    地表子妈是个乱lun的臭表子呀啊啊啊好儿子

    妈乐意给你操乐意和你搞破鞋嘻嘻」

    黄小东听了母亲的浪叫,真是受用极了,更加卖力地抽插着,嘴里也叫道:

    「妈,你的bi怎么这么紧呀这么多水儿子最操不够的就是

    妈妈的小bi了,和别人怎么操也没有自己的亲妈

    操着过瘾妈你说说你是儿子的小媳妇小老婆说你

    是儿子的小浪bi说呀叫对就是这么叫妈

    儿子操的你美不美爽不爽鸡芭强不强粗不粗

    硬不硬啊妈儿子干的好不好」

    冷淑芬被操得有些忘了形,儿子那粗大的鸡芭干得她bi里感到既充实、又有

    力,那硕大的gui头就像个大活塞,刮磨得荫道壁又酸又痒,花心深处一阵阵的酥

    麻,冷淑芬只觉得浑身像过电一样的舒畅,不由得抛动玉臀,迎接儿子的快速的

    插入,嘴里继续浪叫着:

    「啊儿子啊你的鸡芭好粗好长啊鸡芭怎么这

    么硬啊操得妈妈的bi浪死了好美呀妈的小丈夫妈

    是你的小老婆小媳妇亲儿子啊妈的bi给你操的好

    爽啊操过妈的男人那么多谁也不如我的亲儿子会

    操bi呀和儿子乱lun的感觉最美了儿子呀一会射在

    妈妈的骚bi里面吧妈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嘻嘻妈是

    浪bi是表子货妈的bi就是给儿子乱lun玩的妈是妓

    女是破鞋是儿子的亲老婆嘻嘻用力操操你的破鞋

    妈咪呀嘻嘻」

    两个人疯狂地操干着,黄小东一边操妈,一边用手玩弄着妈妈胸前的一对豪

    丨乳丨,手指捏着丨乳丨头玩弄着。

    那边,黄小梅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地和同样赤裸裸的父亲黄威搂到了一起,黄

    威把女儿的裸体搂在怀里,用手在女儿的ru房、屁股、大腿等四处摸了起来,摸

    遍了女儿的全身,摸得黄小梅一个劲地呻吟。

    她兴奋地抓过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bi上,黄威会意地把指头插进那儿的阴

    道,只觉得湿乎乎的一片,心道:这小丫头就是浪。於是抬起女儿的玉腿,

    大鸡芭顶在那湿淋淋的小bi上,向前一挺,鸡芭顺着yin水的润滑就刺入了女儿的

    荫道。他用手扶住女儿的屁股,一根鸡芭就在女儿的bi里来回抽插起来。

    干了一会,两人听到冷淑芬的yin叫,黄威不由接到:「你胡说什么呀你给

    你儿子生儿子,那算是你的儿子还是孙子呀」

    黄小梅也笑道:「可不是嘛,你要跟我哥生出了孩子,那算是我哥的儿子还

    是弟弟呀嘻嘻,真有意思。对了,老爸,我要和你操出了孩子,那就是你的儿

    子兼外孙,又是我的儿子兼弟弟,你说多有趣呀嘻嘻」

    黄威笑道:「那不乱了套了吗乖女儿,爸就好好操操你的小bi,好叫你生

    个乱lun的孩子。呵呵」

    黄小梅笑道:「操就操,老爸,要乱lun大家一起乱,你这个亲生父亲就赶快

    使劲操我这个亲生女儿吧鸡芭插进bi里,不出孩子才怪呢嘻嘻」

    黄威笑道:「那就不插bi,插你的小嘴好了。」说完,在女儿的bi里操了几

    下就拔出鸡芭。黄小梅果然蹲下身,张开小嘴含住了老爸的鸡芭舔吮起来,舌头

    在gui头上、茎干上,以及卵子皮上舔舐着,这下,黄威的鸡芭挺立得更高,勃起

    得更粗更长了,黄小梅甚至把手指插进父亲的屁眼里。

    黄威被刺激得欲火中烧,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起了黄小梅,把她扔到大床

    上,随即扑到黄小梅雪白的胴体上,疯狂地在女儿白嫩的肌肤上亲吻,从脖子到

    丨乳丨头,再到全身各处,都蘸上了黄威的口水;在女儿的丨乳丨下、腰侧用力地吸,吸

    得黄小梅雪白的皮肤上形成一个个大红印。

    黄小梅笑道:「爸爸,你好坏呀把女儿吸吮成这样,女儿怎么脱衣服见人

    呀回家赵军一问,我怎么交代呀」

    黄威笑道:「你就说让你爸爸给亲的呗哈哈」说完,把那根七寸多长的

    大鸡芭一下整根没入黄小梅的荫道内。黄小梅躺在母亲冷淑芬的身边,顺便和母

    亲一搂,两个人亲吻起来。

    黄威接着就是一通猛干,黄小梅一双玉手揽在父亲的腰后,耸动玉臀,配合

    父亲的抽送,一边笑着对哥哥和母亲说:「妈哥哥你们看我爸

    操我的bi呢爸女儿的小bi紧不紧美不美操着爽不爽呀

    我的亲老爸你的大鸡芭好粗好硬啊操的女儿的小

    bi真美呀嘻嘻」

    黄威边操边说:「女儿的bi还用说吗小梅,你的小bi可是天下极

    品呀爸操过的小姐那么多,都没有我的宝贝女儿的小bi

    美,又热又紧又滑溜像个吸盘,把爸的jing液都快给吸出来了。」

    冷淑芬此时已和黄小东坐了起来,她跨在儿子的身上,把儿子的鸡芭插进自

    己的小bi,来个「倒灌蜡烛」。听了旁边的父女俩的yin话,不由好笑,接过道:

    「你个老色鬼,一操上女儿的小骚bi就忘了我这个老bi了吧也难怪,谁不愿意

    操年轻漂亮的小bi呀,又香又嫩又水灵」

    黄小东笑道:「谁也没说妈的bi不好哇妈长得这么漂亮,bi也这么紧,操

    着多舒服呀妈也是小浪bi,自己好爱妈的小浪bi呀」

    冷淑芬听了,心里舒服,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道:「还是我宝贝儿子会

    说话,不像你老爸,就知道夸你妹妹那小骚bi。不过也可以理解,人家又年轻又

    漂亮,人又浪,让他的老鸡芭操小bi,不多夸两句行吗嘻嘻」说完,自己也

    忍不住笑起来。

    黄小梅一听,伸手在母亲的大奶子上拧了一把,笑道:「老妈就会挖苦人,

    还是当妈的呢我老爸夸我两句就吃醋啦那我以后可不敢让我老爸操bi了,免

    得你成天怨老爸没操你。再说了,我哥操你,我们也没说什么呀也不知道是谁

    说自己是儿子的小浪bi、亲老婆,还有什么是儿子的臭表子啦、乱lun怎么美啦。

    哎呦,我都肉麻死了嘻嘻」

    冷淑芬笑道:「你个小骚bi,也没个大小了,居然笑话起你老妈来了人家

    那是被你哥操得受不了了,顺口瞎说的。嘻嘻」

    黄小东道:「妈这话说得对,咱家就是没大小,要不,能儿子操妈bi、老爸

    操女儿吗」

    黄威也说:「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妈的和儿子乱

    伦,女儿能不和我这当爸爸的搞破鞋谁也别说谁了,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肉

    烂了在锅里。女儿长的bi就是给男人鸡芭操的,谁操还不都一样」

    黄小东道:「老爸说得对,咱家就是这么开放,这多好哇大家随便操bi,

    家庭才和睦啊,要不咱家怎么能评上五好家庭呢老妹,一会我和老爸换换,让

    哥哥也操操你的小bi。」

    黄小梅听了,心里高兴,嘴里却嗲声嗲气地撒娇:「不嘛,哥哥,人家不要

    哥哥,就是要爸爸嘛〗

欢迎分享转载→ 更深入一点好深夹的太紧了,看了会湿的黄文高干/精彩的乱仑。。。不看后悔一辈子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