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卫生间征服岳毌的故事,短篇艳合集目录阅读/番外篇

发布时间:2019-05-21 09:14:52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番外篇第一章上 我是谁

    作者:荒村の春雨

    第一章上 我是谁

    1.短发女孩

    哐教室的玻璃碎了,一颗棒球直向我飞来。

    由于未来得及躲闪,我的头被棒球击中了,随后只感觉一股热从头上留了下

    来我便失去了知觉。

    啊.啊.嗯

    耳边彷佛听到了女生的娇喘声音kousei公生.啊.真厉害

    啊

    确定了真的有人在,感觉在我的身上坐着一个人,kousei这并不是

    我的名字。

    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啊.啊.嗯.

    一个棕色短发女生坐在我下半身上面蠕动着,上半身穿着运动服,裤子只退

    到右脚边,大屁股面向我上上下下的蠕动着。

    那个

    我说她先是一惊,我能感觉到他打了一个寒颤,顺势狠狠的坐了下来。

    就是这个寒颤使之他的双腿一紧,加上这一下坐力。

    让我喷发了。

    她也感觉到了这点,站起来转过来,红润的脸颊让我心跳加速。

    乳白色的精液连同她的淫水顺着她的两腿往下流,有的直接落到的我的肚子

    上胸上。

    他两腿挎着我走到我脖子这里蹲了下来,粉红的小穴面对着我,往外流着的

    汁液稀疏的阴毛,看的我差点晕死过去。

    同学这

    没等我说完她用整个屁股堵住了我的嘴。

    这是我砸昏你的补偿,先不要说话..

    说完她便脱掉了上衣,解开了内衣并没有脱掉挂在胸前趴了下去。

    感觉到她的胸贴到我的肚子上,感觉到她的胸不是很大乳头很硬贴着我的肚

    子混合着汁液往下滑。

    此时我早已经肉棒充血一柱冲天了。

    她的头已经凑到肉棒附近吹了一下,舌头绕着龟头沟壑部分添了一圈。

    啊.

    我喊了出来,同事精液又射了出来。

    她站了起来转身面对我,两腿间还残留着未干的汁液,胸部很小巧讨人,头

    发和鼻子上有白色液体往下流,很明显这是刚才弄上去的。

    kousei.

    突然他的表情凝固住了,这个名字再次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目光直直的盯着

    闪开一道缝的门。

    两天过去了,一直浑浑噩噩的可能是由于脑袋受了那一球的撞击,可能是我

    一直想着那个短发女孩吧。

    想着她那润红的双颊,或是想着那摇晃的大屁股呢。

    又或者是我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

    我到底是谁其实这就是我,在跳跃世界里面的我。

    2.我是谁

    我是谁我今年30岁,在一家私企做中层,转战了几个城市,一直想回家

    自己开公司,有一个谈了七八年的女朋友,有结婚的计划单苦于经济问题迟迟没

    有下文。

    从七八岁开始我就有着不一样的境遇,有一次和家附近的小朋友玩不慎从2

    楼跌落,昏迷了几分钟吧,起来无异样,没有骨折也没有其他情况。

    去医院检查直说是轻微脑震荡,在家休息了一个礼拜后就上学了。

    大概半年后突然开始每周五就右眼疼,由于年级比较小也说不清到底是眼睛

    疼还是脑袋疼,很规律的每每到周五的时候眼睛就疼。

    这个症状几年后也消失了。

    那是小学4年级的一个炎热的下午,在上体育课立定跳远,轮到我了起跳

    落地.

    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有点丈二,本是柏油路面的学校操场变成了沙土路面,周

    围是一副春天的景象。

    明明是夏天的怎么突然春天了这明显是一个公园。

    我踱步往外走看到一个金发小女孩背着个大箱子在过马路,大概就五六岁的

    样子,一蹦一哒的很是削皮。

    我心想就找她问一下这是哪里吧,于是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在理她还有几米的时候突然一辆大卡车朝着这边驶过来可能是由于女孩太

    小了或者是司机没有看到她,卡车没有丝毫减速直接向她开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也没有多想,拔脚就向她飞奔过去,一个饿虎捕食给她扑倒

    ,与此同时那辆卡车在我们身后呼啸驶过。

    我扶着她站了起来。

    小妹妹你这样不行啊太危险了

    我说到还是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可是为什么你叫我小妹妹呢

    她忽闪着大眼睛和我说你这看起来就五六岁吧,我今年都已经11岁了难

    道不应该叫你小妹妹么

    我说噗嗤一下她笑了起来11岁你还没有我个子高呢,我才不信呢

    我有点愣双眼直视,却发现只能看到她的鼻子。

    没等到我说话我叫宫园薰,你叫我kaori吧你呢救命恩人。

    日本名字我奇怪了。

    最近看灌篮高手隐特别大配合日本人的名字于是乎。

    我叫樱木花道,你叫我篮板王吧

    樱木君,谢谢你啦,我现在要去参加演奏比赛。我们两个小时以后在这里

    见吧,我再好好谢谢你,请你吃冰淇淋,我现在要走了不然来不及了。

    说完她就又蹦蹦跳跳的朝着我背后的方向跑掉了。

    此时我完全没有在意她说的这些,只是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她高了,为什么这

    里出现了一个日本名字的女孩还是金色的头发,为什么为什么我抬头看看天,

    又低头看看地,看到了我穿的球鞋,这个没错啊这是我上周末妈妈新给我买的球

    鞋啊。

    姜湘语一米四五

    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就是我们体育老师的声音。

    姜湘语还不走开轮到下一个了

    他接着说到好

    我回答到然后我就走开了,走到篮球架下面我回想刚才那一幕。

    夏天变春天,操场变公园,救了个女孩,身体还变小了,现在回来了。

    刚才找路救人明明感觉时间过了至少20分钟,怎么我刚起跳落地

    我喃喃自语到姜湘语过来打篮球就差你了

    篮球场上有人喊到于是我跑过去和同学打篮球去了,这件事情便澹忘了。

    当晚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那个女孩回到我们约定的地方一直在等

    我,等到天色见黑了我也没有出现,她的表情极其失落。

    随后摘下头上扎着栓有铃铛的红色头绳放到了地上说到樱木君,我的救命

    恩人,我们会再见面的吧。

    说完她把头绳抱在随身带的一块手绢中就走掉了。

    在他没走掉多久后,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出现了,那活脱就是五六岁时候我的

    样子。

    捡起了地上里面包着头绳的手绢。

    突然我就惊醒了。

    怎么梦到这个了我心想,准备翻个身继续睡觉。

    这时我感觉我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一看居然是我刚才梦里女孩留下的头绳和

    手绢,那个自称宫园薰的金色头发女孩留下的头绳和手绢。

    之后我便睡不着了,一直在思考这是什么情况。

    次日我把这个情况和我最好的朋友郎旅冒说了,他说不可能这是我杜撰出来

    的。

    于是乎我把手绢和头绳拿给他看,他居然说这是我偷我们班哪个女同学的,

    后来我也便不提了。

    几年后的一天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让我大概的了解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说这几年陆续有这种跳跃的感觉,在写作业的时候突然间跳跃到某个大楼

    顶或者丛林或者沙漠,端着几分钟数小时长则数个月一两年时间的感觉,遇到一

    些奇怪的人和事务,之后又会跳跃回来。

    可能我在跳跃入幻境里面时间经过了数分钟,数小时,数天,数个月,甚至

    数年。

    但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只是过了一秒。

    这种苦恼的生过困扰了我好几年,直到那年的冬天。

    3.叶子

    初三那年的冬天,期末考试结束回家的路上,我又跳跃了。

    对不起,樱木同学,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是篮球部的小田

    一个女声说到这熟悉的台词,灌篮高手啊那边樱木军团在欢庆着樱木花道

    第50次失恋另一边叶子跑掉了。

    三浦三浦

    我看到洋平对着我喊着这个名字我用食指指了指我自己,脸上漏出疑问的表

    情。

    洋平对着我点了点头摆手叫我过去。

    碰

    碰

    碰

    碰

    碰

    樱木军团加上我五个人被樱木花道的头击撞到在地。

    樱木花道黯然神伤的走掉了。

    我躺在地上莫名其妙的,这时候洋平突然说到。

    三浦,今天说好了晚上去你家看漫画的你没忘记吧

    我家看漫画

    我说是啊,昨天你说你新买到了两本不错的小漫画一起分享的嘛

    洋平说到这次居然有了身份,我在心里说到,不过这也好不至于像之前在丛

    林里要死要活的。

    不过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家在哪里呢,这该如何是好。

    晚上放学的时候我开机车载你回去吧

    洋平说到好

    我回答到,此时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样家里住在哪里的问题就解决了高宫

    蹭上来说带我一个,带我一个

    只有两本书,人太多了不够看的,我们轮流去吧

    洋平说到我们上课铃已经响了但是我们五个人还是躺在那里没有动,樱

    木花道的头击真的太厉害了。

    转眼间放学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我坐着洋平的机车顺利的到达了我的家

    。

    洋平一起来了

    一个年轻女人说到是啊,阿姨,我过来和三浦一起写作业

    洋平说到一会吃饭的时候我招呼你们

    女人说到这个家里感觉洋平比我要熟悉的太多了,进到我的房间洋平顺利的

    找到了小漫画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不多久女人加我们吃饭,我们便下楼吃饭。

    饭桌上我才了解到,我叫三浦宏章,父亲叫三浦遇太郎,母亲三浦静子就是

    刚才说话的年轻女人,怎么看她的年级都不像是我的母亲的年级,后来了解到由

    于我亲生母亲早亡静子是我的继母,另外还有一个姐姐叫静音,一个妹妹叫琉璃

    子。

    吃过晚饭洋平逗留了不久就回去了,我也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觉得我这样跳跃的人生也是不错的第二天,由

    于昨天是洋平载我回来的,所以去学校的路我完全找不到,一路打听才到了和光

    中学。

    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跳跃的人生,这次有了身份不自觉的我竟然完全融入

    到了这个身份里面。

    走进校门我才意识到为棘手的问题,学校找到了但是我是哪个班级的这

    让我太苦恼了。

    进入玄关我便开始找我的鞋柜,上课铃响了居然我还没有找到我的鞋柜。

    这使我紧张起来第一天上学

    找不到自己鞋柜找不到自己的班级,这搞什么飞机。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真是骑着驴找驴

    我自言自语到三浦宏章四个字映入我的眼帘,原来我的鞋柜就在我眼前。

    匆忙换了鞋我蹑手蹑脚的在走廊里面徘徊,希望能看到樱木军团的踪迹。

    洋平和我关系这么好我一定和他们是同班的。

    樱木被叶子拒绝的时候应该是初三的时候,于是我辗转来到了三年级的楼层

    。

    我开始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从门缝之间窥探他们的踪迹,可是全学年的班级

    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他们几个。

    这时候我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教室门口。

    这间教室里面没有亮灯,门口也没有挂班级的牌子。

    我想暂且先在这里躲一阵子待到下课的时候去操场上看看有没有人能把我人

    领走,于是乎我向那间教室的门口走去。

    突然,我听到教室里面有响动,有类似课桌摩擦地面的咯吱声响。

    我放慢了脚步走到门前弯下腰把耳朵敷在门板上仔细听屋内的动静。

    咯吱咯吱哒哒哒传来的全是摩擦地面的声音,还伴随这那种木质榫卯桌

    椅被摇晃时发出的吱吱声。

    我跪在地上用头慢慢的顶开了门,向教室里面爬去,带我半个身子爬进教室

    之后们然间抬头,眼前的场景让我瞬间脸红如关公。

    映入眼帘的真是一副活春宫图,穿着夏季校服的长发女生,裙子挽在腰间,

    两脚踩在课桌上面,屁股坐在椅子上面,椅子两腿悬空,修长的手指在阴户周围

    来回搓动,椅子摇的吱吱作响。

    不争气的我鼻血直接留了下来,平时虽然趁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偷看过爸妈的

    a片,但是这么真实的场景却是第一次见。

    我留着鼻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飞舞着的手指,突然感觉有一股热流喷在了

    我的脸上。

    咯哒

    椅子四角落地,女生用手向后缕了一下头发。

    然后蹲到了我的面前,裙子正好挡在我的脸前。

    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hirotake宏章

    我心里咯噔一跳,认识我的我在心里反问自己你小子

    带着小混混口音的女声霎时间让我感觉毛骨耸立。

    我的头发被抓着站了起来,一张熟悉的脸庞呈现在我面前。

    柳叶眉,乌黑的秀发中分散落在两肩,尖尖的下巴,粉红色的嘴唇,嘴角的

    肌肉连这面颊在抽搐着,妖娆的眼睛蔑视的盯着我在看。

    这个人好眼熟,我一定在哪里见过的。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沉默着打量着她,还在想我在哪里见过他。

    突然我的透顶挨了一击重击下噼还没法应过来的我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的头朝向门口的方向,却看到门口靠墙的位置有一双女人的脚在瑟瑟发抖

    。

    这个屋子里并不是只有这个暴力的女人。

    我目光顺着她的脚往上面看,还没看到膝盖的位置就又被拎着头发提了起来

    ,被提起了的瞬间我的目光划过了她的脸,那是叶子,昨天才拒绝了樱木花道的

    叶子。

    没等我反应过来肚子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拳,我直接跪倒了地上,头顶顶在地

    上才勉强能抑制住刚才那一重击,这时候我看到了叶子被反绑在椅子上面,手背

    在身后,眼中含着泪,双脚被牢牢地绑在椅子腿上面,她双膝靠向一侧还保持着

    淑女姿态。

    嘴里面却含着一个有孔洞的球,有口水从孔洞里面不断向外流。

    叶子注意到了我在看她,害羞的把头转向一边。

    还有心情看妹子

    只听到这一句,我的侧脸又被狠狠的踢了一脚。

    瞬间我就觉得一阵轰鸣,耳朵里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随后我被抓着衣襟站了起来。

    此时的我真的只剩下一格血了,目光正好落在她胸口的位置。

    看到在白色水手校服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衣,隔着快要撑爆了的水手服能隐约

    看到小如黄豆的乳头,很快小弟弟充血支起了小帐篷。

    长发女人看到了冷笑了。

    之后就是一击膝撞直接击在了我的蛋蛋上我便直接疼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透过窗户看到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

    看着那一轮弯月我留下了眼泪,这到底是什么事啊,莫名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虽说我很喜欢樱木花道可见面没说话呢就给我一头击躺了一下午,今天好不容

    易找到了学校,又如此蛋蛋的忧伤。

    又想到了那飞舞的手指,但觉蛋蛋一疼我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

    吱

    一声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过后门打开了。

    三浦同学

    一个女声说到我抬头一看正是叶子,月光映照在她娇羞的脸上,看得我整个

    人都苏掉了。

    三浦同学,多谢今天你能来救我,虽然...

    我一头雾水,我分明是在找我的班级,想回我的教室,偶然间进到了这里看

    到了...看到了那让我日后无数次想起打飞机时无数次yy的绝美的飞舞的手

    指。

    之后又经历了莫名的一顿揍,甚至可能让我断子绝孙的痛,现在叶子突然和

    我说我是为了救他才来到这里的。

    我停顿了一下说到。

    那个,岛村同学,其实...

    没等我说完叶子走了过来扶起我的脸,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嘴唇。

    说道三浦同学,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已经喜欢篮球部的

    小田了,我的心里只有小田。但是,你今天愿意受这么大的苦来救我,我真的非

    常感动。这是我的初吻,我没有给小田给了你,但是也只能如此了,对不起。接

    下来我会和小田一起报考武园高中,希望你能祝我们幸福,虽然说武园篮球部有

    着那样的传统,但是我相信小田不会接受的,而我只为他默默加油就好也不会去

    当什么篮球部经理。

    说完叶子就飞奔出门,很快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只留下空旷的走廊里传来的

    奔跑留下的脚步声。

    我是一头雾水了,这一吻确实很爽,从来没有女人亲过我,这一吻确实太

    甜了但是也太短暂了。

    话又说回来她那话是什么意思我是去救她我暗恋她还有什么武园篮球

    部的传统我只知道我昨天才来到这个世界,今天我找不到教室,偶然间来到了

    这里,无缘无故的挨了一顿胖揍,还不知道以后弟弟能不能用了,想到这我摸了

    摸我的小弟弟,还有知觉。

    另外武园篮球部有什么传统那个学校在我的记忆里出现的很少,而且很弱

    被海南打的挺惨的有什么传统可言。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莫名其妙

    你小子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走吧回家

    吧

    教室的角落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彷佛很熟悉,沙哑中带着尖锐很

    有磁性。

    是她让我一直睡到现在的那个女人。

    顿时我火冒三丈跳了起来,跑到说话声音传来的位置,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

    我跑到他身前停住这时候才发现我的眼睛正好到他胸前的位置。

    而在他胸前别着一个名牌上面写的几个字,三浦静音。

    我靠这是这个世界我的姐姐,怪不得她会知道我的名字,怪不得她要那么

    狠揍我,被自己亲生弟弟看到了那般景象换做是谁也会恼火吧。

    我的火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姐姐浇灭了,我说到姐姐,怎么为什么

    随后姐姐用胳膊夹住了我的头半拖着拉着我走向教室外面,此时我的头正好

    在她腋下,半张脸紧紧贴着她那柔软的胸部,我一时气血上涌,感觉鼻尖一热一

    股暖流从鼻孔喷出,我又流鼻血了,对着自己的姐姐两次流鼻血我想也是没有别

    人了。

    姐姐松开手无奈的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都笑了起来。

    啊好吧,你也是到了这个年纪了。

    姐姐说到处理好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家了,路上姐姐把今天这事情的由来全部

    说给我听了,事情原来是这样子的。

    姐姐今年读高三,学校正是武园高中,而她是武园篮球部的篮球部经理。

    武园高中就是阴盛阳衰的学校,所以男学生在那边是稀缺物种,长得高大又

    擅长运动的男孩自然在那里就是土皇帝,而真正想搞体育的肯定不会选这种学校

    的。

    所以为了学校的荣誉和学校的女生,各个社团的经理人都会用各种小手段拉

    拢优质学弟。

    这也是武园高中历年传下来不成文的传统。

    姐姐告诉我本来小田准备报考的学校是海南大学附属高中,因为在横滨海南

    大附属才是篮球的圣地每个有篮球梦想的少年都会追求的地方。

    姐姐正是用了这种小手段才使得小田改选武园这所学校,因为知道了叶子的

    存在今天也是想让叶子知道武园到底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有着什么样的传统,但

    没想到她却是如此单纯的女孩,正巧此时我误闯进来她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没想

    到叶子还是义无反顾的相信着小田。

    话说完了我也大概的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静下来又是无比的尴尬。

    回到家之后就没有和姐姐有过多的交流。

    晚上我洗完澡回到房间之后却发现我的床上多了一条蕾丝边的内裤,还残留

    着体液在上边。

    我觉得这是姐姐的之后就把它默默地收了起来,因为事情太突然我还未能完

    全接受,对于这种暗示我也是几年之后才越过了那条伦理边界。

    时间过得很快,叶子和小田一起考上了武园高中,而我和洋平他们一起去了

    湘北高中。

    由于我不想破坏心目中神作的发展,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默默的做着路人甲的

    角色。

    和洋平他们自然也就疏远了不少,只是偶尔打个招呼聊聊天南海北什么的。

    而最近去看樱木在篮球部耍宝成了他们新的爱好。

    另外还有一件事其实和原着看似一样其实是不一样的。

    就是在一年级的时候县内选拔赛,武园vs海南几天前的那个晚上。

    叶子把我约了出来,说小田变了自从到了武园之后就被形形色色的女人围绕

    着,而且篮球部再训练之后经理们还有特殊的放松方式。

    随后把她这阶段经历的事情外加之前我们在初中时候那天发生的事情给我讲

    了一下。

    大概半年多也就是我刚跳跃到这里的第二天,我的姐姐三浦静音把叶子约到

    了那间教室,并和她说了武园高中的情况。

    叶子说的和姐姐说的基本没有差异只是她并不知道三浦静音是我的姐姐,而

    只知道那是一个叫三浦的女人。

    不过后来姐姐和叶子也应为我的原因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后面会详表

    这里就不说了。

    叶子又说了那天我还没到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她不相信姐姐说的话,姐姐便

    把叶子绑了起来,说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女人,并在叶子面前自慰了起来

    。

    叶子非常害臊的看着姐姐在自慰,这时候我突然进来了。

    后来我昏倒之后姐姐就和她说,昨天和其他部员商议的时候被这小子听到了

    ,他听到叶子的名字就特别关心的样子,今天果然看到他出现了居然还让他看到

    自己在自慰所以决定好好修理一下这小子。

    我心想姐姐果然是新生的,遇到这事情还想着弟弟以后的幸福。

    说完便说小田这种人和这小子完全不是一路人,还是小田比较适合武园什么

    的。

    这时候叶子完全听不进去这些说话,之和姐姐争辩说小田不是这种人。

    姐姐说中午的时候约了小田在这里到时候他是要你还是要别的你自然会知道

    。

    由于我的搅乱已经耽误了她很多时间于是姐姐把我拖到了角落,也把叶子用

    课桌给隐藏起来之后就等着小田。

    果然中午的时候小田出现了考虑的怎么样了

    静音道真的和你说的一样么,学姐你也会成为...

    这个时候小田的目光看向了叶子被课桌挡住的方向顿了一下说我会加入武

    园的,但是我爱的只有叶子。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叶子说我当时完全没有发现他是因为看到我才这样说

    的

    再后来姐姐就把叶子放了,什么都没说让叶子走掉了。

    我问那小田说了只爱你,一定没问题的

    叶子沉默了片刻给我描述了一下她和小田这段时间来的情况。

    叶子和小田顺利的升入了武园高中,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如胶似漆的情侣。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田待在体育馆里的时间越来越多,并且武园高中篮

    球部的训练是完全封闭的,只有队员和经理人在里面,监督老师偶尔才会来看几

    分钟指导一下就走掉了。

    夸张的是一个篮球队居然有30多位经理人。

    而且每天训练到半夜12点的情况也常有发生,叶子无论多晚都会在篮球馆

    门口等着小田。

    直到有一天球馆的门不知是忘了关还是故意留的缝隙,让叶子看到了让人脸

    红心跳,让他连连作呕的一幕,三十多位经理人和二十多篮球部员赤条条的画面

    。

    而叶子一眼就看到了小田,他很开心的和两个女人抱在一起接吻。

    忽然小田的目光移到了门口这边,透过缝隙他看到了一只熟悉的眼睛。

    没错就是叶子的眼睛。

    是那么的没落,黯然神伤。

    叶子突然转身离开,小田跳了起来喊叶子的名字,叶子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

    ,只听哎呦一声之后是一声巨响。

    叶子跑回去看到小田抱着脚踝赤身裸体的倒在地板上,表情很是痛苦。

    原来地板上有一滩不明汁液,小田因为看到了叶子一时失足把脚踝扭伤了。

    说到这里叶子眼含热泪的抱住了我。

    这一刻我的小帐篷支的很高,单突然又回落下来了,因为我看到樱木军团朝

    我们走过来了。

    我和叶子说。

    这件事情一定不要和樱木说,如果说了的话他一定会杀了小田的。我们分

    头走一定不要让他们看到我们

    说完我就跑掉了,而叶子由于惊慌走错了方向与樱木他们走了个对面。

    后面的事情正剧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

    武园也惨遭海南的蹂躏。

    不久之后叶子就和小田分手了,而她也一直把我当做爱慕她的人。

    或许是想找我当备胎,又或者是真的觉得我可靠,最近和我的联络却越来越

    多。

    不知不觉两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我已经高中三年级了,个子也长到比我姐姐

    高一头了。

    我当时身高182cm,由于当时宫城学长隐退所以我也加入了篮球部成为

    湘北高中篮球部的首发控球后卫。

    只是我3年级了,同年级的流川枫早已经去了美国,樱木因为这几年越发成

    熟的表现被招入日本国家青年队,也有职业篮球俱乐部破格招入了他。

    所以他现在在湘北高校也只是挂这个名字而已。

    我却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篮球部的部长。

    同期的球员只剩下佐佐木为副部长。

    一二年级的新生不长进所以我们有比赛就是一轮游。

    时间慢慢流逝,我并不知道我留在这个空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接下来的

    半年时间里我却开始了享受跳跃世界的旅行。

    又是一天训练结束,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由于姐姐考到了别的县的大学,父亲由于去年突发心脏病过世了,家里只剩

    下我,妹妹还有继母。

    我平时除了学校的课程,篮球部的琐碎还要负担家里很大的一笔开销。

    所以每天的我除了训练很累之外还有打多份工,真的想赶紧离开这个世界,

    回到我来这之前的世界。

    在这里呆了3年多我都快忘记我是从哪里来的了,彷佛我从出生就是三浦宏

    章。

    我还是很想回到那个世界去,哪怕这强壮的身体没有了,哪怕从我最爱的s

    d世界脱离。

    因为我太累了真的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打开了我的房门。

    径直走向我的床,今天不想洗澡的念头在我脑海中翻滚。

    躺在床上感觉枕头湿湿的,用手摸了一下有黏黏的液体。

    用手摸了一下凑到鼻子边闻了闻又舔了一下,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味道稍微有

    点咸。

    我勐然翻身发现了一条蕾丝边的内裤。

    那是当年突然在我床上出现的那条内裤,我一直收藏的很好的,平时难耐的

    时候我会把它拿出来放在小弟弟上套弄。

    而且这么多年来从来未洗过上面可都是我的子孙后代,今天他怎么出现了。

    而且还是带着体液的难道是姐姐又回来捉弄我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房门突

    然开了,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黑丝袜脚踩性感高跟鞋,上身只系着一条围裙

    ,头发自然散落着,嘴上特别显眼的一抹红,搔首弄姿的走了进来,同时还传来

    了一股很浓烈的酒精的味道.

    第一章上完

    后记: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了,下半章节越来越往正剧发展了呢,其实最开

    始我本想由四月是你的谎言代入的,后来写写就跑偏了,不过也跑到了我最喜欢

    的灌篮高手里面了,可能是我不想太早的破坏原着的人物的关系吧,所以我让

    我

    在哪个世界呆了3年才准备开始大作战。

    后面的肉戏会逐步增多,我和姐姐,叶子的事到底会怎么样发展。

    晴子作为sd里面的绝对女主角她真正的性格又会是怎样的。

    彩子,麻里等sd里面出现过的学姐们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惊艳。

    敬请期待第一章下最喜欢你了

    [出场人物]

    短发女孩:喜欢着公生的一个女孩,趁我晕倒之际强奸我的女孩,在第一章下

    中会公布她的真正身份

    宫园薰:出自四月是你的谎言,此次出现是幼女形态,一直在等待我的女孩后面归

    回后便已成年,会有为惊艳的表现

    岛村叶子:武园高中学生,初中毕业于和光中学,初中时代第五十个拒绝樱

    木花道的女生,和小田龙政情侣关系,由于我的乱入造成了时光交错后遗症导致

    武园高中等状况的变化,最终叶子和小田分手,现在对我有所期盼

    三浦静音:完全虚构的人物。我的姐姐,前武园高中篮球部经理。看似暴力,

    曾经对我有过性暗示后面会如何发展。

    三浦静子:完全虚构的人物。我的继母,说到继母就之后后面会有精彩内容

    三浦琉璃子:完全虚构的人物。继母和父亲所生的妹妹,其他未知

    水户洋平:樱木花道最好的朋友,湘北高中学生,樱木军团的灵魂人物,

    外表阳刚帅气,个性冷静,稳重,温和,正直,为人平和,义气。由于我

    的出现使之除了樱木军团还有了我这个朋友,之后很多事情也要靠他来串

    联,我的各方艳遇自然也会带着这位好友啦。

    樱木军团:由樱木花道,水户洋平等组成的五人组。详见百度百科。     番外篇第一章下最喜欢你了

    作者:荒村の春雨

    20161129

    字数:10370

    1.三浦静子

    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黑丝袜脚踩性感高跟鞋,上身只系着一条围裙,头

    发自然散落着,嘴上特别显眼的一抹红,搔首弄姿的走了进来,同时还传来了一

    股很浓烈的酒精的味道......我勐然从床上坐起来望向门口,我看清楚了

    进来的人不是姐姐,竟然是我的继母。

    由于我是三年前突然跳跃到这个世界来的所以对这个家庭里的成员不算特别

    了解,只知道继母今年28岁,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父亲。

    两年后生了我的妹妹琉璃子,听说琉璃子还在哺乳期的时候我还经常喝她的

    奶。

    我站了起来,这时候继母突然抱住了我,胸前两坨紧紧的贴着我的胸部。

    嘴巴凑到我的耳边喘息着。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气息打乱了节奏,霎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僵立的站在

    那里。

    享受着继母在我耳边一吐一吸带来的快感,很快我的小弟弟充血硬了起来顶

    到了继母的肚子上。

    继母轻轻一笑右手滑落下去,伸进了我的裤子抓住了我的小弟弟。

    我不由得往后一退,她却紧紧的抓住我的鸡巴让我不能退后半步。

    她的舌头开始舔我的脖颈,非常温热的感觉。

    随后一边舔一边用力把我推倒在床上。

    妈妈,我要去洗澡现在身上太脏了。

    我说她没有理会我继续舔着,又左侧脖颈舔到了下巴,继续向上游走。

    此时她的双唇擦过了我的下嘴唇停留在了空中。

    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气我能闻到强烈的酒精味道,没等我说出话她舌头伸进了

    我的嘴里,撬开了我的牙床,碰到了我的舌头。

    我不自觉的迎合上去,两根舌头在口中犹如两只纠缠在一起的蛞蝓。

    她含住了我的舌头开始吮吸,吸的我有些疼痛。

    她松开了口,口水从她的口中流出滑熘到我的口中。

    由始至终她的右手一直紧抓住我鸡巴,只是紧紧的抓住。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有一股洪流快要喷发出来了。

    就在我马上到达天堂的那一瞬间她的手松开了,带着妩媚的笑意站了起来。

    她依然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我。

    她开始解围裙腰间的扣子,解开之后把围裙从脖颈摘下来。

    我看到她硕大的胸部,比之前看到姐姐的还要大还要圆,乳晕呈现黑紫色乳

    头特别大特别长挺立着,她没有穿内裤,胯下浓密的毛发犹如茂密的森林一般。

    她俯下身子来,用围裙遮住了我的双眼,把围裙绑在了我的头上。

    此刻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突如其来的我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继母摆弄

    。

    或者是说我非常享受这样的摆弄,我愿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我现在在一片黑暗之中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突然我感觉有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衣襟,在向上拉,这是继母在脱我的衣服我

    极其配合的把手抬起来。

    但是t恤在拖到我手腕处时候却停了下来,接着感觉到有绳子连同我的t恤

    把我的手绑住了。

    接下来我感觉到有鼻息靠近我肚脐处,一股湿热顺着我的肚皮划到了我的乳

    头,是继母的舌头,在乳头处能感觉到她的舌头在围着乳头打转。

    同时我的裤子也被拉了下去,鸡巴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随后感觉她做到了我的腿上,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丝袜擦过了我的大腿,紧接

    着两团松软的肉贴到了我的肚子上,现在继母正弓在我的身上舔着我的乳头。

    只感觉我腰部一股麻痒的感觉,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顶在了我的鸡巴上。

    只摩擦了两下,但觉有什么东西从我的鸡巴里喷射了出来,全身莫名的快感

    ,全身肌肉感觉都缩在了一起,脚面不自觉绷直了。

    同时感觉有一些热热的将夜顺着继母的大胸流到的我的肚子上。

    听到继母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感觉到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肚子上把刚才留下

    来的浆液均匀的摊开。

    继母的之间顺着我的肚皮向下滑动,碰到了我的鸡巴,随后使劲按住我的鸡

    巴摩擦了记下,我顿时觉得浑身麻痒,又是一股热流喷射了出来,能感觉到落到

    了我胸和肚子周围。

    这次感觉到继母在用胸在均摊这些浆液。

    由于我身体特别疲惫居然萌生了睡意。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感觉到嘴边很痒像是有杂草,由于我手被帮着动弹

    不得根本没法瘙痒,与此同时感觉到两坨肉又压到了我的肚子上,面部正面头部

    两侧感觉被什么东西罩住了。

    而鸡巴能感觉到喘息的热气。

    此刻应该是继母屁股向着我趴在了我身上。

    紧接着感觉到一股湿热在我的鸡巴上,先是尿道口然后整个骨头,最后这个

    鸡巴都被包裹住被吮吸着。

    而我脸上也有什么东西压下来,茅草般的感觉扎的我很痛,但不久之后就和

    粘粘的汁液混在了一起。

    这种情况持续了不久,感觉周围的空旷了,继母也停止吮吸我的鸡巴。

    几秒种后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鸡巴,往一个制热的孔洞里面塞。

    但觉那只手拿着我的龟头在洞口来回游走了记下之后便直接深深的插了进去

    。

    啊

    一声妩媚的呻吟,这是今晚我第一次听到继母发出声音。

    啊啊啊嗯啊

    随后感觉一股制热包裹这我的鸡巴,同时也感觉这个热洞在吮吸着我的鸡巴

    ,又同时感觉到随着这热洞一起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我的身体,亦同时我听到继

    母咿咿呀呀的发出妩媚的呻吟。

    突然一丝刺眼的光线射进我的眼中,继母把绑在我头上的围裙拿开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继母坐在我的腰间一上一下的摆动,胸前的两颗随之上下

    翻飞。

    看的我气血上涌感觉鸡巴硬了。

    由于我双手还被绑在头上我本能的伸出了舌头想去吮吸那翻飞的乳房,继母

    看到我如此笑的加妩媚了,腰间由上下撞击改为前后摩擦,挺直了腰,头伸到

    和我头成水平线角度,张开了嘴巴口水从他口中滑落,此刻我就想初生的小鸟等

    待老鸟捉食回来般张着嘴,那晶莹的口水准确无误的流到我的嘴里。

    继母顺势倒了下去解开了我被绑着的手。

    松开后我的手直接奔向了她的胸,我的手已经很大了居然抓不住她的胸,我

    顺势坐起一口含住了她右边的乳房贪婪的吮吸着。

    她的腰则扭动的加厉害了。

    啊啊宏章用力

    继母媚声呻吟到此刻的我只顾着吮吸着她的乳房,胯下之事完全都是继母在

    用力。

    继母紧紧抱着我的头忘情的扭动这腰。

    上下前后左右摇晃着。

    慢慢继母停止了扭腰,松开了抱着我头的手。

    站了起来,走到了床边躺在了床上。

    岔开了双腿把小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微眯着双眼对我说。

    操我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继母,从未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来到这个世界3年了和继母生活3年了,也从未发现继母原来是这样的人。

    突然间我想到了3年前床上放着的蕾丝边内裤不是姐姐的,应该是继母的,

    她早就已经对我有过了暗示,而我直到现在还要继母来找我,真是笨死了。

    想到这里我走到继母面前,扶着小弟弟对着肉穴,一干到底。

    啊

    继母又呻吟了起来。

    由于对于这事我没有任何经验,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生活了三年已然长成了一

    副半大模样但是对于性事来说我还是没有经验。

    我右手扶着继母的腰,左手抓着她左边的乳房,一前一后的蠕动着完全没有

    节奏。

    这时候继母两条腿使劲夹住了我的腰,使我用的力只能再一点着陆,慢慢动

    作也连贯了好动。

    对用力用力用力操我

    继母呻吟到由于我的动作已经没有那么生涩,继母夹着我的双腿也慢慢松开

    了。

    我把她的两腿抗在双肩,舌头隔着丝袜舔着她的腿,由膝盖舔到脚踝再到脚

    趾。

    我扯掉她左脚的丝袜直接舔她的小腿。

    腰部也加用力加有节奏的活塞运动。

    我们两个人此刻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加快速度啊加快速度我快到了

    我放下他的腿双手扶着她腰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数百数千下之后我弓下腰抱着她的头下加快了速度。

    她的头被我抱着唇紧贴着我的耳朵。

    咿咿呀呀的呻吟声在我耳边不停回响。

    我加加快了速度狂插着她的小穴。

    啊

    我们同时喊了出来,但觉我鸡巴里有好多东西喷射了出来。

    我摊到在她的身上,鸡巴还插在她小穴里面抽搐着。

    继母抱住了我的头,嘴巴凑了上来开始吻我,舌头在我上下嘴唇之间游走。

    我只是累的说不出话来任由她摆弄。

    此时我的鸡巴已经没有了抽搐,只是硬邦邦的戳在那里一种莫名的空虚感拥

    上了心头。

    继母从我身上起了,鸡巴带着精液从她两腿之间抽出来,还有乳白色的精液

    从她小穴里不断留下。

    他到我面前蹲下,张开嘴伸出舌头舔食着我的鸡巴,把鸡巴上面沾着的精液

    全部吞到肚子里。

    舌头围着龟头沟壑舔食着,随后开始用力吮吸着,由于岔开腿蹲着之前灌入

    的精液从她的小穴不停的流出。

    就在同时楼下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2.三浦静音

    一时间我慌了手脚,对着继母说是谁来了琉璃子回来了

    琉璃子去参加学校活动了要后天才回来,不可能是她的

    继母说姐姐去别的县上大学了也不可能回来的,难不成是进贼了

    我问你去看一下吧,我这样不方便出去就,你看一下是什么情况回来再商

    量。

    我急忙穿上运动裤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了,跑到楼梯口看到居然是姐姐回来

    了。

    她已经打开了玄关的灯,只见她穿着职业装,黑色的套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

    衣,由于超大的胸部有种快要把衣服挣破了的感觉,过膝的黑色裙子,黑色的高

    跟鞋,肉色的透明丝袜,头发全部扎起来的,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已然完全不见了当年揍我时候那种不良少女的感觉。

    她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问到你一个人在家

    啊对你怎么知道的呵呵

    我尴尬的笑着你现在这付样子,我要去你房间看一下

    没等他说完我拦在了她的身前,故意调大了声音喊到姐姐,为什么样去我

    房间看啊。

    其实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那是后来我才知道,虽然我穿了运动

    裤遮体,但是我头发蓬乱,嘴角脸上还残留着口红的印记。

    所以姐姐当时立刻就怀疑是不是家里没有人我带姑娘回来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姑娘确实我们的继母。

    姐姐没有顾我的反对一把推开我奔向我的房间。

    我在她推开门的一瞬间追上了她挡在她身前。

    门已经推开了,继母躲在床上的被子里面背向着门。

    姐姐已经看到了坏笑一下说我要看看这个弟妹长得什么样子

    我用力的把姐姐退了出去反锁上了门。

    回头问继母怎么办,门外却传来了姐姐的叫喊声我先把行李拿回房间,一

    会来找你

    我加慌乱了,这时候继母回过头来对我说现在唯一可行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我对她说是我勾引你的,结果就是我带着琉璃子离开,以后可能也不会再

    是一家人了。第二条的话

    第二条是什么

    我急迫的想知道第二条是什么,可能是我怕失去这个家。

    但可能是最不想失去的并不是这个吧。

    第二条就是你一会一开门直接去把她操了,我用这个时间跑出去,明天

    天亮了我再回来。

    我被继母突如其来的这句话给惊的不知所措。

    这是让我去强奸自己的亲生姐姐,而且还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

    这不行吧

    我说有什么不行的,那个丫头早已经对你有这种想法了。那条蕾丝边的内

    裤就是她留给你的。

    刚才我还认定这内裤是继母的,原来继母早就已经知道这条内裤的主人到底

    是谁了,那我这几年对着漫画书手淫什么的她也一定都知道的。

    这个

    我还在犹豫着等琉璃子再长大一些我会让她也给你操,届时这一家三个女

    人都是你的。

    琉璃子这是我从未曾有的想法,而且琉璃子是她的亲生女儿,这到底是一

    个什么样的女人。

    好了别再犹豫了,找一套你的衣服我能合身的。一会把她带到浴室操她我

    借机跑掉

    真是可怕的女人我心想,再一想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姐姐暗示我

    在前的。

    好吧

    我回答到我把那条蕾丝内裤找到拿在了手里便推门出去了,姐姐还在玄关那

    里整理她的东西。

    鞋子已经脱掉了,肉色丝袜包裹着的脚踩在地板上,撒发着独特的魅力。

    这次看到姐姐让我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走到了她的身前对她说其实屋子里的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我找的一个

    援交女。其实我有别的喜欢的人了,你过来这边我告诉你

    姐姐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再见到姐姐感觉她当年小混

    混的气息完全不见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以前见了姐姐总是害怕占大多数,总害怕她再揍我一顿,但是此时此刻的我

    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搞混了头脑再加上继母的教唆,联想到姐姐留给我的内裤

    。

    于是我抓起姐姐的手强硬拉着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你小子要干嘛抓疼我了就在这里说好了

    姐姐挣扎着说到我已然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了,现在的我高大强壮姐姐

    反如小鸡一样被我抓着。

    我打开了浴室的门直接把姐姐按到浴室的墙上,左手抓住她的左手按在墙上

    ,右手反扣着她的右手在腰间。

    姐姐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挣扎但却逃脱不开挣扎中碰到了淋浴的开关哗

    水流顺着花洒顷刻间留了下了。

    很快浴室被浓浓的水蒸气包围着。

    宏章你想做什么

    姐姐说到此时的我手也在发抖但是还是用力的抓着姐姐,我看到溅出来的水

    花已经打湿了姐姐的头发,浸透了她的白色衬衣,黑色的碎花胸罩凸显了出来。

    这一刻我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就这样抓着姐姐看着他。

    姐姐又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屁股一翘正好撞到了我的鸡巴上。

    姐姐感觉到了浑身哆嗦了一下随后说到你,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我还是没有说话用鸡巴紧紧的顶住姐姐的屁股,整个身体压过去完全把姐姐

    压到了墙上,我的脸贴着她的脸,我使劲呼吸,闻着她侧脸的味道。

    姐姐紧紧闭上了眼睛还在反抗着。

    浴室里面越来越热水蒸气和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我们身体的每一处。

    我伸出了舌头开始舔食姐姐的耳朵,能感觉到姐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伴随

    着抖动能听到姐姐的咽喉处发出呜咽的声音,此刻我把姐姐的左手一起扣到右手

    ,空出左手隔着衣服去摸她的乳房。

    宏章不可以这样,我们是亲姐弟

    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来那条蕾丝内裤,伸到姐姐眼前紧张的说到这这个不

    是你的么,就是三年前你揍我的那天,在我床上发现的,难道不是你的么这不

    就是你对我的暗示么

    姐姐看到内裤惊讶了一下,稍微停顿了一下说到。

    内裤好像确实是我的,但是不是我放到你的房间的

    我本意煳涂的脑子加混乱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被逼到这个地步了。

    我用力拉扯,把姐姐的白色衬衣完全从裙子里拉了出来,手直接伸进去,再

    进一步伸进内衣里面抓住姐姐的乳房。

    能感觉到姐姐的胸部和继母完全不一样,非常松软而且奶头特别小。

    我不禁用力狠狠抓了几下,感觉完全没有着力点。

    就在这时我能感觉到姐姐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拼命的反抗,但是我不能掉以轻

    心还是仅仅在她腰间扣住她的双手。

    我用力把她的西服外套扯了下来,用衣服把她的双手绑在了淋浴花洒上,姐

    姐完全站在淋浴之下,水流不断顺着她的手臂流到她的头上再流到她的脸颊一直

    向下。

    此刻我们面对面站在站着。

    姐姐摇着头嘴里含煳说着不要,身体不停的扭动着。

    我用手扶着姐姐的脸直接吻了下去,温水洒在我们脸上,我用舌头努力的翘

    着她的牙齿,她紧紧地闭着没有一丝空隙。

    我伸左手关掉了淋浴,右手顺着她的大腿游走到她私密处,一扣,她啊的一

    声张开了嘴,我顺势把舌头整个伸了进去。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我的舌头,疼的我眼泪都留了出来。

    同事口中分泌出来大量的唾液全部流向她口中。

    我没有拔出舌头而且继续在她口中游走,接触到了她的舌头,很柔软。

    姐姐也没有继续咬我,我只觉得,有一根软绵绵迎合着我的舌头。

    我睁开眼看到姐姐已经闭起了双眼忘情的和我湿吻。

    我也闭起了眼睛双手解开了她的内衣,但觉胸前有什么东西释放了出来。

    我双手抓着姐姐的乳房不停的揉弄着。

    大概吻了能有5分钟,我的舌头划过了她的脸颊游走在姐姐的脖颈。

    姐姐紧紧闭着眼一言不发,由脖颈我舔到了腋下。

    姐姐的腋下很光滑,不知道是天生无毛还是后来挂掉了。

    此刻我感觉到姐姐的身体在抖动着,我加用了忘情的舔食吮吸着姐姐的腋

    下。

    同时也能感觉到一股香汗的味道。

    此时姐姐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超大的胸部,几乎无色的乳晕如黄豆

    大小的乳头和继母行程了鲜明的对比。

    继母可能由于母乳喂养琉璃子所以乳晕的颜色特别深奶头也特别的长。

    我右手扶了上去用食指拨弄小黄豆,嘴还是不停的吮吸。

    但见此刻姐姐好像看享受竟不自觉的伸出了舌头。

    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嘴巴迎了上去又是一通忘情湿吻。

    我的左手抓着姐姐的大乳房,右手抓住了她的裙子使劲向上一下,此时姐姐

    整个屁股暴露在空气中。

    我直接脱掉了我的裤子,右手游走到姐姐的私密处,用食指挑起丝袜用了的

    一拉,丝袜在裆部被扯开一条口子,姐姐突然睁开了眼睛,如同在梦中惊醒一般

    说到不要不可以,这个真的不可以,我们是亲姐弟啊

    此时的我已经冷静的好多,把这一切又在脑子里面串联了一遍。

    我回到家床上出现这条内裤还带着体液,我怀疑是姐姐的,后来继母进来了

    。

    我便以为这是继母的,就在这时候姐姐回来了。

    继母说这内裤是姐姐的。

    叫我强奸她,我慌乱中听从了继母的,姐姐承认内裤是她的但是却说不是她

    放到我房间的。

    看来这一切都是继母设的局,但是事已至此没理由放弃。

    于是我捡起内裤赛道了姐姐的嘴里,把姐姐的头按到了墙上。

    岔开她的两条腿,扶着我的鸡巴在她小穴的附近来来回回,用力一顶感觉龟

    头已经被肉包裹着。

    只听到姐姐如杀猪般的一声惨叫。

    我不管不顾继续用力往里面插着,能感觉到姐姐身体在抽动着。

    由于她手被吊着,嘴里还堵着内裤,她的脚在一颠一颠很痛的样子。

    我没管那么多用力全部插了进去,吸附的真的很紧,和之前继母的完全不一

    样。

    我想这大概就是生过孩子和没生过孩子的区别吧。

    我开始抽插,来来回回,进进出去。

    能感觉到姐姐的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能看到眼角边有泪在滑落啪嗒啪嗒的落到了地上。

    我没有理会这些还是来来回回的抽插着。

    抽插着感觉润滑了好多,于是用力一抽一插。

    突然间感觉到姐姐的屁股在勐烈的摇晃脚也加急促的挣扎着,我还是没有

    理会自顾自抽插着。

    但只觉得龟头感觉到一股热流,随后整个鸡巴都能感觉到被热流包裹着。

    慢慢的鸡巴被这股热流的力量顶了出来。

    同时一股恶臭和一股光色的暖流喷射了出来,喷到了我的肚子上,溅到了我

    的胸前,溅到了姐姐的屁股上,溅到了我的脸上。

    没错,这是屎...姐姐也不动了抵着头,内裤从她的嘴巴里滑落,在空中

    几个翻转落到了地上。

    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住了,姐姐突然发声了。

    就这点能耐还想玩强奸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三年前那间教室里姐姐的声音。

    难不成这些年她隐藏了自己的性格。

    不过也好,以后这个洞就属于你了,我要保持处女身出嫁的。另外刚才的

    事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姐姐直起了身子,自己解开了被绑住的手,顺手打开了淋浴。

    我只感觉到一股冷水浇了下来,激的我打了个寒颤。

    犹如待宰羔羊一般僵立着。

    水流顺着我的头向下留着,姐姐喷出来的残质也被水冲刷着,只是气味还回

    荡在空气中。

    姐姐解开了头发,脱下了白色衬衣,取下内衣随手仍在地上。

    之后她脱掉了裙子。

    现在她赤裸着上身,还穿着连裤肉色丝袜里面是和内衣成套的黑色花纹内裤

    。

    其实姐姐喷射出来的东西基本都在我身上姐姐被溅到的很少。

    此刻我才真正看清楚了姐姐的乳房,真的很美,浑圆的肉球自然挺立着,此

    时乳头已经不见了。

    连裤袜被我撕烂的地方是那么扎眼。

    先说说你哪里来的勇气这样对我

    说完一脚把我踢到右脚踩在我肩头顺势蹲了下来。

    她回来了,我心里想着。

    三年前那个恶魔姐姐回来了。

    姐姐拿起剪刀把自己内裤剪开,只是还穿着那条连裤肉色丝袜。

    我看到了,姐姐的下体也是没有任何毛发的而且洁白如雪。

    随后姐姐拿起沐浴乳擦拭了自己的全身,小穴和肛门处感觉她故意搬开给我

    看的样子,随后姐姐又把沐浴乳洒在了我的肚子上,然后用脚来回在我肚子上擦

    拭。

    顺着我的肚子向上游走,到脖子处勾起脚趾轻轻搔弄着我的颈部。

    然后整个人蹲了下来小穴贴着我的嘴说道这里属于你的舌头

    我伸出了舌头,姐姐径直坐下来。

    小穴在我嘴上摇晃着,我的舌头彷佛被她的小穴吸附住一样在她阴户来回翻

    飞。

    我的口水加上她分泌出来的水混在一起在我嘴里发出噗噗噗的声音。

    姐姐站了起来用脚沾了些沐浴液踩住了我的鸡巴来回套弄,两只脚趾夹住,

    两脚一起套弄来来回回数百下。

    姐姐拉我起来关掉了淋浴,走到洗手池俯身趴下屁股抬的很高,用手搬住肛

    门说插进来

    我扶着鸡巴顶向肛门口,可能是由于紧张害怕的缘故来来回回数下总是插不

    进去。

    沐浴乳

    姐姐说到我把沐浴乳放在手里在龟头处摸匀,对准小太阳中正,噗呲,整根

    全部进入。

    啊

    姐姐一声呻吟,紧接着说用力操吧,把你刚才的野性都释放出来,操我

    我扶着姐姐的屁股,摸着沙感的丝袜开始冲刺。

    啪啪啪随着有节奏的啪啪声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啊啊嗯

    姐姐也开始娇喘并用手指不能的摩擦着阴户,如同三年前一样飞舞着的手指

    ,这是这一次我看不到。

    不一样的是我在操她。

    三年间闻着她的内裤我不止一次想着那个画面打飞机。

    今天我终于操她了,虽然是肛交。

    想到这里我加强了力度拉起她的左脚,从膝盖撕烂她的丝袜,扶着她的腿继

    续抽插着,又是几百次抽插,我抱起了她双脚伏在我的肩头,抱起她一出一进继

    续卖力抽插,由于我是抱着她的她已经证明朝向我,由于整个身体弓在一起只能

    看到两颗硕大的乳房在空中摇晃,此时奶头已经凸起。

    我伸长了脖子伸出了舌头去舔,前后左右乱摇的乳房时不时能和我的舌头直

    接接触。

    同事她的手还在阴户上不停的飞舞,看到此景我是气血上涌抽插的狠。

    啊用力操操我用力

    姐姐也是忘情的在娇喘着,说时迟那时快我感觉我两腿一麻,精液便如泉

    涌般射出,全部灌到姐姐的肛门里。

    于此同时感觉姐姐的肛门在不停收缩犹如正在吮吸我的鸡巴一般,我是不

    由得大叫出来。

    在同时姐姐似乎也达到了高潮一股清流从她阴户那边射出了,正好落到了

    我张大的嘴巴里,涩涩甜甜的味道。

    之后我便瘫倒在地上。

    由于本来就是训练之后回来又连番和继母姐姐大战,我在结束这次喷射之后

    便昏死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寒风吹过来,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姜湘语一会去你家打游戏吧

    打你妹啊,我当时心想没错我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我从高三又变成初三了。

    这个世界我能考上高中么。

    好想回到那个世界...

    3.喜欢你了

    kousei......

    突然他的表情凝固住了,这个名字再次从他嘴里说出来,目光直直的盯着闪

    开一道缝的门。

    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跳跃了,如此艳遇也有过很多次了。

    每次都会给我带来新鲜。

    我很喜欢这样的世界,但每次当我最享受的时候感觉已经融入这个世界的时

    候就会莫名的抽离,这是最痛苦的地方。

    我叫姜湘语,今年30岁,在一家私企做中层,转战了几个城市,一直想自

    己回家开公司,有一个谈了七八年的女朋友,有结婚的计划苦于经济问题迟迟没

    有下文。

    从七八岁开始我就有着不一样的境遇,有一次在家附近和小朋友玩不慎从2

    漏跌落,昏迷了几分钟吧,起来无异议,没骨折,去医院检查说轻微脑震荡,在

    家休息了一个礼拜后上学无恙。

    大概半年后开始每周五右边眼睛疼,由于年级比较小也说不清是眼睛疼还是

    脑袋疼,很规律每周五疼。

    后来这个症状也消失了。

    我是半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用了几个月时间去弄清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

    。

    我来到这里没有身份,所以我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是用了自己本来的名

    字姜湘语。

    刚过来之前我记得我在收拾东西,所以这次同时过来的不光是我还有红头绳

    和手绢。

    那个小女孩和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么,不得而知。

    两天过去了,一直浑浑噩噩的可能是由于脑袋受了那一球的撞击,也可能是

    我一直想着那个短发女孩吧。

    来到这个世界我交到了一个朋友他叫有马公生,钢琴摊的挺好的,但是性格

    有些孤僻没事躲到琴房弹琴。

    我现在就读这个学校没事就躲到琴房打发时间,一来二去虽然我们无交流但

    是成为了朋友,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被棒球击中的那天就是在等他弹琴给我听,结果等来了一个大屁股。

    今天还是去那里听他弹琴吧。

    kousei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的,这是误会

    这个俏皮女孩的声音说到嗯

    一个男孩回答到回答的男孩就是有马公生,那个女孩,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就

    是那个短发女孩。

    这周真的去参加比赛么我会去给你加油的

    女孩说到谢谢你tsubaki椿

    原来这个女孩叫tsubaki,女孩向门口走来,未免尴尬我躲了起来。

    看到他走远了我进到琴房,第一次和公生说了话并说周末我也会去看他比赛

    给他加油,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是想再看到那个女孩,再看到那个女孩就有可

    能会谱写新的篇章,没错我就是这样想的。

    周六很快就到了,莫名其妙的我把我全部的家当都带了出来,没错就是那头

    绳和手绢。

    比赛很顺利的进行着公生弹的也是无可挑剔的。

    我的目光四处找寻那个短发女孩。

    短发女孩到没有发现,却看到了台上一个笑脸盈盈的女孩在拉小提琴,当时

    感觉世界被掏空了一样都沉浸在她的世界里。

    这时候突然有人走过来要到里面的位置,我一闪身他一不小心一杯可乐洒到

    了我身上,我身上也没有带纸想到了还有手绢,就把手绢拿了出来擦拭可乐。

    被这个事故一打扰我居然连音乐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极其郁闷回到座位上坐下继续寻找短发女孩。

    就在我寻找的时候我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说到樱木君,是你吗

    我抬头看了眼,是刚才拉琴的女孩,一头金色的秀发,一双浅蓝色瞳孔双目

    ,脖子带有小星星式的挂饰,穿的白色礼服红色的鞋子,头上渣有花式发卡。

    看得我真的小鹿乱撞。

    那个

    我说樱木君,就是你你的样子都没有变,还有这个一定是你

    她指着我手里的手绢说到我极力回想这是什么情况,樱木突然间脑海中闪

    过一个画面,一辆卡车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女孩,我做的梦醒来手边多了头绳和手

    绢。

    宫园

    女孩目光发出光彩不停的点头,随后抱住我说到果然是你,等的我好辛苦

    ,我最喜欢你了

    我木讷的站着,余光看到了有马公生和短发女孩在不远处在说话,女孩的目

    光一直盯着有马,而有马的目光一直盯着宫园,宫园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而我

    此刻却在意那个短发女孩tsubaki...第一章下完

    未完待续

    后记:又跑偏了,本来想大战叶子,彩子,晴子的结果跑偏了,不过我还会

    回到sd世界的。

    也是我想快点回到四月是你的谎言世界因为我怕前期坑太大后期忘记了没法

    填。

    第一章算是结束了,也简单的交代了我

    的基本情况,和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

    请期待第二章上四月是你的谎言

    出场人物

    短发女孩:泽部椿,强奸我的女孩本体,一直喜欢有马,却对昏迷的我做了羞羞

    的事让我魂牵梦绕,具体后续如何发展敬请期待

    有马公生:弹琴的男孩,和宫园薰,泽部椿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具体后续

    如何发展敬请期待,此人物会有大突破。

    宫园薰:我第一次跳跃时候救了的女孩,貌似她一直在等我。我和她会有着什么

    样的故事呢

欢迎分享转载→ 卫生间征服岳毌的故事,短篇艳合集目录阅读/番外篇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