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景 > 本文内容

让你下面污到湿的文章长文_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不爱就说你强Jian

发布时间:2019-05-31 09:19:59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不爱就说你强jian

    正文 五十六:别说你是强jian犯

    文翔慢慢在浴室里洗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

    他并不笨,水从上边洒下后,慢慢整理思绪,开始分析这个事情;从冯娟所有的反映来看,他差不多有对方知道自己丑事的感觉,不过他想不出问题出在哪儿,他不敢相信私家侦探会有这么历害,电视上的情节一定夸张过,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菲菲不可能出问题,那么是网上的“女人”甚至她就是冯娟

    不可能,因为对方qq虽然不显id,但他很早就注意她了,有时会显示是北京的,因此知道她可能是北京人,而且他有映象那时老遇到冯娟,因此清楚她肯定不会是冯娟,才会放肆的将这事给她说

    不过,是不是可能是冯娟的亲朋好友或同学呢

    文翔心里一凛,因为这种可能虽鞋但并不是没有

    他担起心来,不过隔了一会,慢慢明白这种巧合挺少,他跟“女人”无话不说,真要是冯娟亲朋的话,以她们暗通一气的程度,对方定会告诉冯娟他是坏人,文翔也知道自己对“女人”有多坏,要知道嚼舌头人的威力挺大

    思来想去,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冯娟真的有她所说的铂而这是文翔最怕的,他今天己经领教过小魔女历害了,真这样的话,他会死得很惨

    文翔悲伤起来,长吁短叹的洗完了澡,又在浴室里躲了一会,才慢慢走了出来

    他在里边弄了半天,早就消失了,包着浴巾向床走去,横着心想:“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她知道了,就算她真的有铂能逃避吗既然认定她了,就得承担一切”

    文翔这才坦然,根本就不知道更大的不幸正坏笑盯着他呢

    当然,没人会一刀将他的小弟给切掉,不过,要不是冯娟长大后要用的话,这种可能也说不定

    他走进床揭开毛毯,冯娟果然光着上身躺在床上

    文翔有种她只注意腿间根本不把胸部当性器的感觉,冯娟坏笑着拉开他的毛毯,文翔就全裸了,他扑上床去,跟她滚在一起

    冯娟拚了老命的打他掐他,一边兴奋的尖叫着文翔知道考验自己的关健时刻来临了,他冒着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将她拖入怀中,耳中全是她劈头盖脸的猛力击打之声,然后这个小妞象小老虎般勇猛起来,练过散打的他都支持不住了

    当然,他不能把对方当敌人是吧,她是一有病的小妞,就是这种该死的心理让他渐处下风了最后冯娟象小日本攻下高地般骑在自己身上,一边闭眼怪叫边下毒手,因为这样能更方便进行全方位的虐待,文翔身上迅速出现了大面积的伤痕

    哎,救人可真不容易艾那样的时候他小弟还敢出头吗根本就缩回肚里躲起来了,小病人正骑着自己发病呢,可他没医疗工具啊

    文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捺赚可连她的内裤都没机会碰到,当他再一次被人家当马骑着之后,才知道这个治疗的难度

    他终于领略到传说中施虐yin的威力,在被冯娟没命的蹂躏之时,突然为练散打时那么用力打过沙袋而后悔起来,现在他正被别人当那话儿使呢

    最后他悲痛的明白;就算下辈子打光棍,也不会碰一个有“间歇性臆想症”的少女了

    ###

    好在还有公安,人民公安是无处不在的

    所以当有人用力拍门时,文翔一点都没有惊慌的感觉,反而知道是救星来了,他去打开门扣时,看到外边有人民警察来的时候,差不叫出“公安万岁”了

    多好艾不然还在受苦是吧,可就在他用看到亲人的眼光盯着大伙时,随之怔住了:“咦他们来干什么救我好象不象翱”

    冯娟早就害怕的缩回床里,只见当先一个便衣走近他们的床,挺严肃的打量了两人一会

    文翔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伤痕很不雅观,迅速捡起扔在沙华上的衣服穿起,这时才有些清醒,并从被警察叔叔们救过的幸运中回神,转而害怕起来

    “身份证拿出来”为首的用看强jian犯的眼光斜着文翔,有些人还吐口水,一点也不讲究卫生一个女警不客气的对冯娟说:“起来,穿上衣服”

    冯娟畏畏缩缩的从毛毯中支起身来,捂着毯子俯身将自己扔掉的胸衣和衣服找回来,躲在毯子里穿回身上

    “你们什么关系”

    文翔懵了,他这才想起“女人”警告过自己的话,的的看了看冯娟,记起她还是学生的事来天啊她还没成年呢

    “嗯”他脸色都变白了,吱吱唔唔的说:“我们是恋人关系,她我女朋友”

    “女朋友”

    “对对,女朋友”

    可公安的眼睛是雪亮滴,他马上怀疑的问:“她叫什么名字”

    “这个嗯她叫”

    “快说”

    文翔正在想该不该说冯娟的名字,另一个女警对冯娟说:“拿身份证出来”

    她有吗文翔害怕的闭上了眼睛,那家伙一点也不体恤自己还用恶狠狠的口气了呢,怎么那么没同情心哪同志:“快说,叫什么”

    “冯娟”

    “冯娟”他狐疑的转过身去,文翔也小心伸过头去天啊冯娟正从裤袋里摸出一个身份证来她有那玩意吗

    “刘二妹”那女的接过了在念呢,一边还仔细辩认着冯娟,显然在打量她跟照片是不是一个人

    审问文翔的同志用英明的目光斜了他一眼,不过全是对嫖客的鄙视,文翔完全呆住了,骇然想道:“天她打哪弄出个身份证来了几时改名叫刘二妹了”

    冯娟无辜而白痴的解释着:“大姐”

    可能是看到人家不想跟一个妓女成为姐妹又改口了:“小姐”

    有叫公安同志做“小姐”的吗女同志马上浮起抵死不肯的表情,才不想跟对方成一条线的工作伴侣呢,脸色更不高兴了:“起来跟我们走”

    冯娟噘着嘴说:“我们真是情侣啊真的”

    人人都拿目光鄙视她呢,有不知道女朋友名字的情侣吗撒谎也不经过大脑,现在性服务工作人员的素质艾真是越来越差了

    ###

    他们被抓了

    公安同志们当作一般嫖娼案件处理,冯娟一进派处所就被放出去了,文翔根本不知道她都跟公安们说了些什么,但这情形比另一种后果要好,他也就心甘情愿的呆在里边知道只要交些罚款就会出去的,还满脑子都是饶幸的念头,暗暗对冯娟的机智高兴

    你想她如果不弄个叫“刘二妹”的身份证出来,这事不就弄得没法收拾了吗他可不想让爹和弟弟知道,这事解释不清,再说一闹冯娟的身份完全捅出来,那多丢人啊

    文翔知道冯娟一定会救自己出去,心里也不急,这样的事惊动人越少越好,便乖乖在里边等呢想不到这一呆就两天,后来干脆来一公安,把他弄上车,文翔这才知道自己可能要被送到号子里去,有些奇怪的问:“不是交罚款就放人吗送我去哪儿翱”

    “你还知道挺多的”那公安知道他是个老嫖客了,斜着眼说:“知道还不交罚款来,你的羁押期己经到了,可你的蓖人还没交钱来,得麻烦去号子里等”

    文翔奇怪的问:“她还没送钱来”

    “你算不错了”那公安说:“哪个小姐肯蔽客出去,她答应给你筹钱己经不错了,数目也不鞋你不得等了一天都要打几个电话给我们,这不,刚才还问我们收不收欠条呢,搞笑”

    文翔这才知道冯娟一定是筹不到那么大一笔钱,本来认为她家境不错,可想不到这点钱也难住她了,倒出他意料之外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事她有脸问爹妈要吗她一小姑娘到哪去筹钱艾这时肯定急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文翔心痛起来,那公安挺好商量的问:“要不你自己找熟人,让你打个电话”

    文翔连忙摇头,他可不想惊动别人,这事多尴尬啊

    没办法,只有乖乖跟公安们去换换环境

    不久车停下了,到了拘留所,文翔垂头丧气的跟着公安同志来到一门前,里边的朋友们都好奇的瞪着他呢

    门一关上后他们就蠢蠢欲动了,一个块头最大的黑汉子斜着眼睛吊着嘴慢慢走近自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满脸的痞气

    文翔虽然从没被关过,但也知道这种地方也是有头的,这家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牢头”

    果然他眯着眼看着自己,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说:“喟小白脸,怎么进来的”

    文翔看了看他,心下暗想:“关你屁事”

    那家伙不高兴了,摸了摸胳膊上刺的光屁股女人说:“不吱声好象挺不高兴我跟你说小白脸,千万别说你是强jian犯或嫖客,老子最看不起就是那种人”

    正文 五十七:坏蛋头子

    文翔还是不理他,心里暗想:“不瞒你说,我还差点都是了”

    正嘀咕见黑大个注意力突然就转变了,直直盯着自己的t恤,再摸了摸衣服的质地,然后奇怪的问:“这牌子不是假的吧现在市面上华伦天奴假的特多,你是从背包商手里买的”

    “没有”文翔老老实实的跟他说:“专店买的,花我九百八”

    四下转来一阵惊呼,各种各样的坏人们突然来劲了,一下围了上来,有个吸毒佬还馅媚的叫着:“老大这衣服穿你身上肯定比他帅,我有钱时也去过专店,他衣服不是冒牌的”

    黑大个咽了口唾沫,忙撩起他t恤又看了看他的裤子进来时皮带都被公安们取走了,这是为他们好,怕他们在里边想不开自杀,好在文翔的裤头合适,还不至于往下掉

    黑大个摸着他裤子上的“圣得西”标识贪婪的问:“裤子多少钱”

    “六百八”

    “噢”黑大个又咽了口口水继续下看,盯着他皮鞋打量老半天才奇怪的问:“你这鞋怪里怪气的怎么有只袋鼠什么牌子怎么没听说过衣服裤子都不错,怎么不花点钱弄双好点的鞋呢”

    说着不客气的抬起文翔的腿,看了看鞋底的真皮标志和soleadeinitaly等洋文说:“看样子好象不错,怎么还是外国字我靠,脱下来看看里边你脚不臭吧”

    “没听说过”文翔缩回脚说:“意大利的阿尔皮纳袋鼠,这可是正宗意大利产的,香港买的”

    “哇塞”边上的人一起叫起来,有个家伙叫道:“我知道阿尔皮纳袋鼠,不过冒牌的也便宜,现在市面上袋鼠一大堆,真的就不知多少钱了”

    文翔就等他们问价呢,好说出来吓他们一跳,可黑大个不问了,他飞快脱下衣服,再蹬掉鞋子,然后褪下裤子就只剩鼓鼓囊囊的内裤了

    文翔吓了一跳,退两步说:“呵呵对不起,我对男人没兴趣”

    “切”黑大个啐了一口说:“我对你

    “换啊”黑大个用于情于理都该这样的口气说着:“那衣服你穿着不合适,你本来一小白脸就逗女人喜欢了,穿那么好不浪费吗来来我们换换”

    文翔还来不及表态,就听他吩咐大伙:“你们以后不许欺付他知道吗”

    大家应了一声,可文翔一点也不领情的摇了摇头:“不行,你衣服我穿太大了“

    黑大个一愣,就象怀疑自己耳朵坏了那样摇摇脑袋,然后才奇怪的说:“你不肯”

    “嗯,不肯”文翔很干脆的告诉对方

    坏人们一下都愣住了,直直看着文翔,就象看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正拒绝大人的教育那样

    ###

    “你不肯”黑大个小心的问着

    “主要你衣服我穿不起”文翔解释着理由,且被对方怪叫着打断了,他突然冲了上来,一巴掌朝他脸推来,文翔退了一步,抬手稳稳扭住那只手,人一闪就侧对着他了,再抬起膝盖,用力朝他肚子顶了一下

    黑大个惨叫一声,一下就躬成了虾米,文翔本来想把扭住的手指给它掰断,但看到这家伙如此不经打,便改将他手向后扭,黑大个因为痛更向下俯去了

    坏人们都愣住了,文翔一不做二不休,跨了步抬起肘子,朝在嗥叫的黑大个背上用力一砸,让他象一堵墙那样垮地上去了

    本来有两人想冲上来这时怕了,一下缩了回去,文翔的意大利皮鞋有下没下的踢着黑大个,这才骂道:“妈的老子背完了还触霉头老大是吧我叫你老大我叫你老大”

    “哎哟老大”黑大个怪叫起来:“别打别打别打我叫你老大得了老大别打求你了没穿衣服特痛啊老大”

    文翔最后踢了他一脚,这才退了一步,用凶狠狠的目光斜了众人一眼:“谁不服”

    “没有没有”大伙一起陪着笑说:“没谁不服老大,你就是我们的头了老大”

    “起来”他冲着黑大个叫道:“那么不经整还称老大怎么进来的”

    “哎哟哎哟”黑大个一边呻吟一边爬了起来,有气无力四下摸衣服,一边说:“我是工地扛钢筋的,稀里糊涂被公安弄进来了哎哟真背”

    “你是民工”文翔奇怪的问着,这么说对方挺可怜的,搞不好还是被不良工头陷害进的号子,可黑大个咧着嘴说:“不是我趁着他们都下班了想加加班,谁知让他们逮住了哎哟”

    文翔弄了半天才清醒过来,大笑起来:“妈的,偷工地建筑材料吧混蛋,害得我以为你是民工呢蠢货”

    “嘿嘿”黑大个见文翔笑了这才直起腰,陪着笑说:“那小子比我还背,他捡了根绳子回家,也被抓了”

    文翔打量着那个看起来挺老实的农民,他正被现场的变化弄得适应不了呢,这时见说到自己,忙点头哈腰的对文翔笑笑

    文翔皱着眉头说:“捡根绳子抓你干嘛”

    “听他们损我没有的事”那人有点害羞,往里缩了缩,可能老被别人欺付文翔就奇怪他呆在马桶边上怎么不怕臭,这时边上人都笑了,黑大个说:“他这人懵懵的,没细看后边吊着一头牛,呵呵”

    文翔这才知道他是偷牛贼,忍不住又大笑起来,黑大个见他心情好了,小心的问:“老大,你怎么进来的”

    文翔啐了一口,说:“妈的,老子跟女朋友开房,一不小心给公安抓来了真背”

    黑大个尴尬的揉了揉被文翔顶痛了的腹部,陪着笑说:“没事没事,我不讨厌嫖客了呵呵就看不起强jian犯”

    ###

    文翔成坏人头子了

    大家都跟说自己犯的事呢,本来号子里嫖客和强jian犯是最受鄙视的,不过确定文翔不是强jian犯后,大家都不鄙视嫖客了但还是看不起强jian犯,谁让这小子那么能打呢,人家有钱去嫖你还管得着吗

    当文翔清楚没走门进屋拿点东西是小偷找朋友借了点钱是骗子把人错看成猪的屠夫是杀人犯时,才知道跟女朋友开房是嫖客了,他有些悻悻的问:“那强jian犯怎么说”

    “强jian犯就强jian犯呗,这名字多响亮”黑大汉吐了口唾沫说:“不过我们看不起那种人,长了个”文翔悻悻的说:“其实她真是我女朋友,不过还没身份证,找人借了又不跟我说,在宾馆被公安撞到,我说名字跟身份证对不起,所以进来了真背”

    黑大汉同情的看着他:“这么说你真不是拿两臭钱擦b眼的主,不过她怎么还没身份证”

    文翔知道自己可能又要被人看不起了,闪闪躲躲的说:“噢嗯这个吗,她还小”

    “噢”黑大汉理解的应着:“现在这规矩也真是,没到年纪硬不给发身份证,这不他妈整人吗老大你说呢嗯几岁了”

    一边说一边打量文翔年纪,拚命忍着不露出打量比强jian犯还卑鄙变态佬的目光,文翔不好意思的说:“就快十八了”

    “噢”黑大个松了口气,这才如释重负的说:“小女朋友小女朋友我知道老大不象恋态佬看你神清气爽的,跟那些下流坯扯不上她下海没多久吧”

    文翔知道他又把自己当成吃软饭的了,不然哪有一身名牌对吧正想怎么解释只听黑大汉用祟拜的口气问:“老大,你快三十了吧还找这样的小姑娘可真本事呵呵整天啥事不做练练拳脚”

    文翔斜了他一眼不高兴的说:“胡说什么,老子开了个酒吧,听说过红尘吗”

    黑大个一愣,这才真有些敬仰起来:“红尘洒吧市里的那家红尘你开的哎呀听说听说老大,你有一千万了吗”

    文翔也不知外边传说自己有多少钱了,因为这时大家都愕然打量自己,除了敬仰,再有的就是不相信了也许传说中的“文翔”不知多有钱手眼通天怎么可能被关到号子里来呢

    说的也是,看着大家不解的眼光文翔这才气恨起来;,怎么就进号子里了这不丢人现眼吗

    正文 五十八:让暴风雨更猛些吧

    “好事不沾都做坏事干嘛”

    文翔为了岔开话题,摆出改变一代人素质的架式,斜着眼盯着黑大个说着

    “哎”黑大个抓着脑袋蹬了下去,脸上浮起一下说不完的表情,朝偷牛贼别了一眼说:“我跟他不同,他姘了个表子爱漂亮,想去纹眉一头牛能够瞧摆平,我的事大钱多,没法”

    说完了冲吸毒佬一瞪眼,喝斥道:“一边去,老子除了强jian犯,最看不起就你这种人,咧着个嘴笑什么,烦了k你”

    吸毒佬乖乖的跟偷牛贼缩一起去了,文翔又问:“你干什么的别跟我说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妻儿老鞋说得比李鬼还惨,非得去偷”

    “老大”黑大个为难的说:“别说这个,说点开心事,你说呢”

    文翔见他不说实情便罢,知道这人咋咋呼呼的,但还不算挺坏,又问:“你叫什么”

    “东子,大家都叫我东子,镇子里随便找人问问,都知道我,翔哥,我姓尹,叫向东”

    “尹向东”文翔奇怪的重复着,突然觉得这名字挺熟,隔了一会才知道自己认识一个女大学生叫尹向歌,这时认真打量了他一下,实在看不出他跟美丽的尹向歌哪儿象,才强忍着没问他是不是有个妹子在读大学再说这样的事也不好问,便安慰他说:“出去后要想干个什么正经事,来找我替你想想办法,别老急了走歪路,事犯大了回不了头,知道吗”

    黑大个这才有些感动起来,认真的盯着文翔说:“翔哥,你这话让人暧心,我东子不是畜生,有你一句话就行了,日后要干出人样来,一定找你喝酒”

    “好”文翔笑了:“不打不相识,想不到在号子会认得你这个朋友,进城的话找我,喝酒就算我的知道吗”

    黑大个用力点着头,显然为文翔这样的人物肯认同自己特别的激动,眼睛东瞄西瞅,可能不想让人看到红眼圈,文翔笑道:“看你屁样,别说感动得想哭”

    黑大个这才呵呵笑了,说:“看你说的翔哥,不过我挺谢谢你的,把我当人”

    文翔笑道:“除了强jian犯和吸毒佬,什么样的朋友我都交,我们标准差不多呵呵”

    吸毒佬又往里缩了缩,白了他们一眼暗想:“招你惹你们了我也不失足青年吗也不想啊老大,看来你们再有钱,老子也混不到半克白面了真是”

    东子冲他喝道:“眼睛转什么不服气老子k你”

    吸毒佬忙说:“没有没有东子哥我哪敢艾我是没睡好折没睡好”

    文翔对黑大个说:“喜欢这衣服”

    “没有没有,开玩笑呢翔哥,看你穿这衣服多合适,整个就透着一种精神”言毕冲着众坏人说:“知道什么叫精神吗看我们翔哥就知道”

    文翔突然就衣服脱下:“来,换换”

    “不了不了”黑大个连忙后退,认真的说:“你衣服太小了,我穿不起不用了不用了”

    文翔皱着眉说:“让你脱就脱,叽叽歪歪象个娘们,快脱”

    ###

    黑大个穿了那件“华伦天奴”确实有些显鞋不过人要衣装,换了果然精神不少,他咧着嘴傻笑着问:“翔哥艾这衣服不能水洗要干洗是吧,洗了要缩水你真给我了”

    文翔穿着对方衣服松松垮垮,也不知多别扭:“你都穿了我还要回来不过你裤子我穿要掉,就不换了,鞋太小你穿不起也算了,不然都给你”

    黑大个忙说:“翔哥看你说的,抢衣服就对不起了,难不成还内裤都剥太过份了吧,不过你内裤也是名牌吧多少钱”

    “什么”文翔笑道:“三枪的,内裤多少钱穿着舒服就行了,那么讲究干吗”

    “也是也是”黑大个挺着腰显然是怕把身上的衣服弄折了,得意洋洋的四下看看,开始瞅别人衣服的牌子不顺眼起来

    文翔觉得挺逗,操着手乐滋滋的看着对方,黑大个就象因为这衣服变得有身份和教养起来,满脸的正经,只在看到自己时才陪个笑脸

    正在这时外边一公安打开门对文翔说:“你出来”

    文翔知道冯娟一定赎自己来了,便对黑大个说:“我要走了,你事大吗回头来赎你”

    黑大个忙说:“没事没事,我东西都退了,关几天就出去了,别浪费那冤枉钱你走好,这里边不能说再见的”

    文翔怀疑的问:“真的”

    “真不能说再见,一直走出去别回头翔哥”

    “没有,我说你犯的事真不大”

    “不大不大”黑大个认真的说:“翔哥你是好人,你要有事的话打个招呼,东子要敢说半个不字,你就将我给劈了”

    文翔拍拍他的肩:“进城的话来找我,酒吧里有我电话”

    黑大个猛力点头,文翔又说:“我走了”便跟着那公安出号子去了

    ###

    冯娟板着脸,冷冷斜了文翔一眼,也不理他先出去了

    文翔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妙,不过反正豁出去了,一边系皮带一边问公安同志:“我能走了”

    “还想多留会”

    “不了不了”

    文翔忙追了出去,冯娟站在街边等自己呢,他挡了个的士去宾馆开车,坐上去才小心的问:“匪多少”

    冯娟没理他,文翔看了看皮包,证件什么的都有,钱也都在,人民公安倒还不错,让他还能尽快的恢复信心

    “为什么不说话”

    检查完东西后文翔问着,脸上全是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的期待,果然冯娟冷冷的说:“贱男人”

    她叫这三字时脸上没有激动的表情,说明不是呢称,文翔心头一凛,暗里叹道:“好了好了,正戏终于上场了”

    他沉默了一会这才注意到:“你今天不读书”

    “下流坯”

    “你现在叫这些呢称时不激动”文翔坏坏的笑着,冯娟显然为这些字都伤害不了对方愤怒起来,扑过来又抓又打,最后没命咬住他的手臂,象多年没吃肉的狼那样狠狠咬了下去

    文翔又怪叫起来,司机吓得“吱”的将车退,的的问:“你们没事吧”

    冯娟气急败坏的冲他叫道:“开车啦关你屁事”

    司机这才悻悻的重新启动车子,还随时通过后视镜打量他们,以防那女的抽出兵器,可别在车让弄出人命来

    好在冯娟咬完后又不动了,只是不理身边的男人,文翔于是小心的问:“究竟出什么事了祖宗你不说我不明白啊我还不想帮你治病吗”

    “下流坯贱男人我恨你~~~~~”

    冯娟是那种不鸣则以一鸣惊人的主文翔知道,这就算了吧完了还冲上来又打又掐,最后将脑袋凑来时幸好文翔用了招“推窗望月”的武林绝学,把住这头狼的再一次攻击,他正在施展浑身解数时看到司机脸色不对了,分明是“天下那么多女人,你不能另找一个”的神情,他感动得想哭,但就是这一分神,胳膊上又传来剧痛,冯娟又结结实实的咬中了

    这一回怪叫司机没停车,他当做没听到,这人可能也挺有见识从容不惊的角色,心理素质挺好

    正文 五十九:我也要偷情一次

    “我盯着你呢文翔”

    冯娟在那气急败坏的叫着,满脸都是泪水,就象白毛女数落黄世仁

    “呜呜”小妞正激动:“别当背着干坏事我不知道别当我读书盯不牢你,呜呜一转身你就跟别人鬼混去了,你对得起外婆吗你对得起我对你的爱吗呜呜”

    文翔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时候自己最好是别吱声,垂着脑袋就象做错了事的孩子,心里在想该不该回派出处要自己的手表,他们怎么能这样吗,那块表可是他在香港买的劳力士艾好几万块呢妈的

    领东西时他们肯定故意拿下那表的,公安也有识货的对吧一想到这儿文翔就生气,你们可都是人民公安艾怎么能这样对一个纳税人呢他饭店里就有纳税积极分子的奖牌呢你们是人民光荣的警察对吧,怎么能这样对一个优良公民啊他又不是开银行的,找个钱多不容易

    “你说话啊”冯娟可能怕他开小差,边哭边冲他叫道:“亏我拚命找人借钱赎你,你且做出这样的事情,当时真想你被枪毙就好”

    文翔注意力果然集中了,嘴上无语,但暗里嘀咕冯娟还没法:“你又不是公安局长,说枪毙就枪毙真是不过,这间接说明她才知道我的丑事,然不成早知道还让我成强jian犯”

    果然他们是心有灵犀的,文翔正想到这儿冯娟又说:“要早知道的话,我一定对公安说你是个强jian犯”

    文翔哑然,心事又回到那表上去了,暗里有些心痛,悻悻叹了一口气,只听冯娟又道:“你现在叹气把脑袋勾裤裆里干嘛你还知道后悔吗”

    “我可不是你儿子,别拿教育下一代的口气,都被你整老半天了对吧不理你还越来越有劲了真是”

    不过这话还是闷着说说算了,真说这家伙一定抓狂,自己虽不是搞不定她,但总不能把她当敌人,交起手来反正又得吃亏,再说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算了算了,女人都这样,她要不喜欢自己,不会又跑来赎人

    想到这文翔才将头又勾底了一些,好象真很后悔的样子

    “呜呜”冯娟说着说着又伤心起来,文翔心里一凛:“情况有变艾据说这样的女孩总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不会用最后的绝招了吧”

    “呜呜”冯娟象看到天在塌下来般伤心:“我那么爱你为什么还去跟别的女人鬼混啊文翔你对得起我吗”

    文翔的的看着她,只听冯娟哽咽着说:“你根本就不爱我这样不珍惜我,我们才开始就弄成这样我也不想活了,马上自杀给你看”

    天啊文翔一跃而起,忙摆了个架式做好了准备,生怕冯娟冲到公路中央去躺倒等车来压

    ###

    天快黑了冯娟才有些累了,文翔早通过她身体素质估计会闹到这时才停

    于是他开始反攻,女人生完气累的时候,说明在给男人表现机会,这一点文翔倒挺有体会,轻轻走到她跟前柔声说:“回车上去吧,天黑了冷”

    冯娟不理他,文翔用悲状而无奈的口气说:“我知道错了,其实在那事之后,我一直都在后悔对不起冯娟”

    他想拖她,冯娟干脆的表明了立澈“别碰我”

    “那时主要是喝了酒,可是,现在说这些也晚了其实我知道无法求你原谅,可是”

    文翔故意停下,注意对方的反映,她虽然没动,但看得出在听自己解释,于是用忧郁的口气说:“冯娟对不起,如果不能原谅的话我们”

    他再一次停下,好象不忍说出后边两字,果然冯娟身子动了一下,她的气全出得差不多了,肯定没想过要分手,正小心注意后边没说出来的是什么

    文翔酝酿了一下,知道这时候是关交有什么文彩和表演能力就在此一举了,于是象小时候写诗那样,让情绪进入忧郁状态让语言进入话剧状态让自己变成一个有深深罪孽的人然后叹息:“如果我注定因为过错失去挚爱我不奢求能有你的原谅冯娟,其实你让我懂了很多很多人生就是这样,错过不能再改,走去不能回头,时间是不能复流的,但我并不后悔,至少我们爱过”

    冯娟一动不动,文翔知道自己的表达威力不够,在想着那块金劳力士时终于悲愤起来,痛苦的叫道:“娟我失去再多也无所谓你知道吗可我舍不得你皑劳力士,我们相识不容易知道吗是那次香港旅游时买的,没事总不能再去一回吧,多无聊经尽了那么多艰苦我认为终于会好好的走到一起了有一次它就掉在包房沙华里,是琪琪找回来的,谁知”

    他说不下去了,心里灌满了懊恼其实也不是找不回来,问题是找朋友帮忙的话人家会问原因艾他能把详细经过说出来吗看这事整得,文翔正痛苦只见冯娟哽咽起来,他大喜过望,一下将劳力士抛到九宵云外,抛出最有威力的台词来了:“对不起我错了冯娟,你保重我走了”

    “你去哪儿啊坏蛋”

    冯娟终于哭着说道:“想让我走路回去啊贱男人”

    文翔这才知道场景不对,他是不能用回头就走这一招,虽然这样效果会更好,但两人正将车停在公路边上呢,真走路回家啊

    ###

    文翔轻松起来:“那表算什么不就一块表吗古时候有个蠢皇帝为博美人一笑,没事老点烽火出来,后来连国家都给灭了对吧不就一块表吗”

    冯娟这时己经知道噘着嘴拿眼瞪他,文翔拿毛巾故意抹车台时,装作不小心碰了碰她的腿她也没动,他知道这时候该用下一招了,便将毛巾塞回温柔的问:“想喝点东西吗要不我们歇会”

    “都被你气饱了不喝”

    “那我们歇会吧老婆”

    不吱声,文翔便将车停在路边,下了车亲自替冯娟把门开了,陪着笑说:“老婆别生气了,你肯给我机会我会珍惜的,下来吧,你看下边就是河水,这儿风景不错一起看看”

    冯娟还是没动,文翔象哄小孩般将她拖下车来,再半拥她时,冯娟己经气鼓鼓的不挣扎了,也不象发病时那样整人,她可能原谅自己了

    文翔有些感动,他很清楚象自己这样的大错她都能原谅的话,说明这个女孩己经爱得很深,他虽然不为曾做过的事后悔,且打算不再背判这个女孩

    有时候两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只有经历过一些事情才知道爱有多少,冯娟一定想过要放弃,但走进看守所时,文翔就知道她己经原谅自己了

    回想起来,那些经历都还挺值,当然,不去想那块表的话更完美

    傍晚的景色永远那么动人,在面临分手的惶恐之后,两人的心情都变得更好,文翔拥着冯娟亲她,抚摸她,冯娟都会静静的感受,最后他们又说起悄悄话来:“你背判过我,我们回不到原先了知道吗”

    “知道老婆,那些事一过去我们就回不去了,没时间机器”

    “哎呀好烦你嘛我是说那种纯美的感觉知道吗”

    “暧昧的感觉没事,我抱着你等天再黑点就有了”

    “哎呀别闹人家说真的不理你了”

    “我也说真的老婆,这时路过的车能看到我们”

    “还坏”

    “不敢老婆我人见人爱”

    “美死你吧贱男人哎老公艾有时候我真觉得叫你贱男人特刺激呢,你就让我这样叫好吗”

    “这样叫也行得让我上你”

    “呸”冯娟还是心有不甘:“你东西脏死了谁让你上滚开吧”

    “老婆”文翔突然认真起来:“其实不是这件事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你真的”

    “呸你这种男人配说什么爱不爱,整个雄性动物”

    “真的”文翔慢慢松开她说:“你不知道她其实是我一直暗恋的女人,在知道她也这样之后,我还是放弃了我觉得更爱你一些”

    “放弃了还上床去死吧”冯娟突然认认真真的说:“记赚你背判过我,我也有权跟另一个男人上一次床,你先开始的”

    文翔目瞪口呆望着她,冯娟若无其事的说:“我说真的,你得让我跟别人偷一回情”

    这样行吗文翔气急败坏的想:“有这样的道理吗这不都乱了吗”

    “你别象想不通似的,只许自己放火,不让别人点灯”冯娟振振有词的说着,文翔这才知道事情闹大了

    正文 六十:老公你娶刘姐吧

    文翔从古代开始,一直说到现代,中心思想围绕着女人要三从四德这个关健之上,反正说上那么几句就冒出“贞洁”二字,以明确自己的方向终于冯娟笑了:“咯咯老公,你真逗,就许男人乱搞,不准女人偷情翱”

    “不是不是”文翔可不能让她又把话岔开了:“我根本没这个意思,我是指爱情在没确实之前也许会迷失,但我们经历这么多,就不能犯错了,并不是单指你,我也一样”

    “真的”

    “哎”文翔无比诚肯的说:“没事骗你干嘛认真着呢”

    “噢”冯娟若有所悟的问:“是不是你跟那个叫什么灰灰的坏女人做完后才感悟的”

    “对啊”

    “那么老公,我也要跟一个坏男人做一次,你就不用给我解释那么累了,直接知道多好”

    “不是不是”文翔忙说:“这种血和泪的教导,你就不用去试了,老公吃过一回苦,可不想你再受那罪”

    “我不怕吃苦真的”冯娟浮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表情说:“不就耗点力出点汗吗为了知道有多爱你根本不怕真的”

    文翔酸溜溜的盯着她,想她跟别人出大力流大汗的样子别提多难受,忙语重心长的说:“不行啊老婆,这样不行知道吗女人跟男人不同艾别说其他的方面,名声就挺重要,这样你名声就坏了知道吗”

    “我成坏女人了”

    “对啊”

    “你就不要我了”

    “这个”文翔倒没考虑这个问题,还没冯娟红杏出墙自己会怎样的感受,正犹豫间冯娟不高兴了:“肯定是,你真自私,只许自己犯错不让别人失误,既然我犯错你不要我,现在我也不能要你,我们分手”

    “这个”文翔抓了抓头说:“其实也不是这样”

    “老公你真好”冯娟高兴的说:“答应我跟坏男人偷情”

    “没有没有”文翔忙道:“这不是答不答应,是指”

    “不会吧非要找好男人翱万一他们不肯偷情呢”

    “说什么啊”文翔生气的说:“我是指你真跟别人有一腿,肯定不再爱我了对吧这个,其实有真爱之后”

    “你不就跟别人有一腿又说爱我吗你还说这样更爱我了对吧”

    文翔不安起来,这才知道事情的后果,他可不能误导人家,就算不要自己,也会害她今后的老公对吧这时清楚到事关重大,更是诲人不倦起来:“老婆,你别误会意思,你知道当时是这样,我们的情况不同明白吗”

    “噢怎么不同呢她先脱裤子”

    别说当时还真这样,文翔吓了一跳,生怕她拿出私家侦探给她的照片出来,这时尴尬的说:“我不是这个     意思,我们在你之前就有感情了,积压那么久的东西,肯定会因为契机爆发,而等我们冷静之后对比,因此才透显你对我的重要但你不是这样,你还小根本就不可能有我们的经历知道吗”

    “噢”冯娟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明白了”

    文翔见自己良苦用心终于有了效果,不免长吁一气:“明白我意思了”

    “明白了”冯娟认真的说:“你指不能随便找人,要找一个从小暗恋的人,象我这种情况的话王昆好象不错对吧”

    文翔愕然,差点给气晕过去

    ###

    车子进城后文翔才记起另一个事来,奇怪的问:“今天不读书”

    “什么啊”冯娟生气的说:“为了你我都误两天课了,都怪你”

    “两天”文翔骇然:“怎么两天了星期一不是你老师生病吗”

    “生什么艾又不严重接着回来了,害我旷了一天的课不过我请假了”

    文翔愕然盯着她,这才知道她的话不知哪句真哪句假,在两人之间的波折平息后,不免又担起心来:“你这样放肆的不去读书,不怕老师跟你爸妈说吗你怎么解释”

    “还不怪你”冯娟噘着嘴说:“人家反正在学校也看不进书,去不去都一样知道吗不过今天也请假了”

    文翔害怕的揉了揉脸,的的嘟噜着:“你会害死我的真让你爸知道就完了叫我怎么见人啊”

    说到这连忙又问:“我们被抓的事没人知道吧咦怎么那天你跟着就被放了好象在外边跟一民警说了挺长时间话对吧你熟人”

    “哪有啊”冯娟无辜的说:“有熟人还会抓我们吗真是,我在求人家对你好点,还不是怕你在里边受罪”

    文翔将信将疑,暗里说道:“也不知是真是假,你一个妓女的身份,派处所说放就放,再说我们其实也没做什么对吧,就只关我不关你啊”

    反正那事挺古怪的,想到一个学生不可能有如此复杂的关系才罢了,又问:“刘二妹是谁身份证哪弄的”

    “能是谁艾我们刘姐呗,你还别说,我跟她还真有点象,我特意拿到派出所办了个证,他们都没认出呢”

    说着大笑起来,得意的问文翔:“你老婆聪明吧笨蛋不过刘姐帮我们那么大忙,以后你可得帮她找个好点的老公,万一我不要你了,你就娶她吧行不行老公你说行不行嘛老公答应我好吧”

    “胡闹,懒得理你”文翔悻悻的说:“那怎么不给我说不然哪会弄到被抓那么严重”

    “我太紧张忘了知道吗后来公安局来了才记起,不过你好象没事,被关了几天,就胡子长了一点,看起来特酷,我就喜欢你这样老公真的”

    文翔不高兴的嘟噜着,冯娟笑了一会,这才又说:“你不高兴我都原谅你了还不高兴该我不高兴才是,你好象还挺来劲真是”

    文翔忙说:“没有没有,不过你交多少罚款”

    “一万块,你五千我五千,你得还我”

    这数字倒不假,文翔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答应,一边暗想:“真是,这不花钱买罪受吗”

    不久到小区了,文翔可不敢送冯娟太近,准备让她在这下车后自己去酒吧,征对冯娟父母和学样,两人又考虑了可能出现的状况有哪些突然出现的问题商量了该怎么应对,只到放心冯娟才下车去了,最后还嘱咐道:“回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想再干什么坏事,再出问题我一定不原谅你知道吗”

    文翔连连点头,冯娟才去了,正将车启动,电话响了,是个不认识的坐机号码,里边有个人说:“你是文翔吗”

    这声音挺陌生的,文翔一愣,连忙应道:“对艾你是谁”

    “我是城效派处所的,你记赚明天回来一趟”

    文翔愣住了,小心的问:“请问还有事吗”

    “当然有事,记住明天来所里一趟,不然有什么后果自己承担”

    文翔傻眼了,愣愣捧着电话想:“不会吧又出什么问题了”

    “喟喟”里边人生怕他突然挂了电话,这时着急的说:“听到没有”

    文翔知道对方可能在用仪器通过电话信号确定自己的方位,他可不想拖太久,天知道冯娟是不是还有什么大动作,只想缩短通话时间般匆忙说:“听到了,可是还有事吗”

    “你东西不要了”对方扔这么一句之后就挂了

    文翔呆了半天,这才庆幸自己没先挂电话,慢慢抬手将额头上的冷汗抹去,想起前边对人民公安的误解,不免深深后悔起来,再想起那块劳力士,嘿嘿傻笑着启动车走了

    还是公安好啊不就匪点钱吗谁让自己带个没成年的小姑娘跑到他们地头去开房对不文翔心满意足的想着,觉得整个事情差不多己经完美了,自己还真是个幸福的人

    正文 六十一:她真有哥哥

    文翔到酒吧刚停好车,电话响了

    摸出来一看是何勇,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叹了口气接通了,且听他隔着话筒很远对另一个人说:“自己跟他说,就说我请客”

    文翔不知他在搞什么,虽然脸上的伤还在痛,但他还没想过不要这朋友,他俩也不是第一回红脸,虽然真正动手是第一次,但吵归吵,总会好的,就不知谁先捅破这层纸

    “搞什么鬼”文翔嘟噜道:“可是你打给我的,好象我求你的什么意思”

    “文哥啊”一个女人突然在电话里说:“嘿嘿还记得我吗”

    文翔一愣更弄不懂了,愕然半天才迟迟疑疑的说:“你是噢彭雯吧”

    “对啊对艾文哥记性可真好,我们何勇请客,你可一定得来,你来吗”

    听她那口气,何勇成她们的了,女人真是有趣,老把男人当东西,这表现在她们口语上,一种情不自禁的亲呢,好象随时要在男人身上打个标签才放心似的以前她不是这样,也许跟何勇有了婚约后,无形中就成习惯了

    这样的人特别突出的就属冯娟一类,文翔突然心情好起来,他相信冯娟要跟自己明确了关系,一定比彭雯更过份

    他为能成为这小女人的东西得意起来,更因此对彭雯的映象也好起来,笑道:“好艾可你得说在哪儿对吧,不然去什么地方找翱”

    “咯咯”彭雯笑道:“在你酒吧,不过文哥你放心,我们何勇请客,他敢不付钱,我跟他分手”

    文翔一愣,忙挂了电话向酒吧走去,暗里还奇怪:“不会吧不才打过架吗这么快来蹭酒喝了我晕”

    走进酒吧一看,大厅里还没有,这么说肯定在包房了,文翔心痛起来:“报复报复,肯定是报复,也不知点多少东西,到时拍拍屁股走人,又是我的损失怎么能这样呢打击报复的念头也太强了吧我可没欠你什么何勇怎么能这样呢”

    于是走去问侍应:“包房有几客”

    “就一客,在梦幻空间”

    文翔更生气了,坐就坐呗,还弄到最好的包房去了,肯定什么耗电开什么,搞不好还浪费一套侍应,臭小子,不跟他生气是不行了

    走到门口才改主意:“算了算了,谁让他受了打击,现在虽然跟彭雯一起,但因为菲菲肯定还伤心着”

    这才吐了口气,慢慢推开门,何勇果然大大咧咧的坐在他价值不菲的桌前,彭雯一看到自己马上陪笑过来了,高兴的说:“文哥你来了”

    文翔斜了斜何勇,他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时耸着眼皮正摸搁桌上的烟,以应付自己才进来的尴尬

    ###

    还没开始吃,彭雯见他来了后才去点东西上酒,还算有良心,没让侍应左一个右一个候着,而且没开着空调,音箱也关着,就象平时自己请客一样,文翔反正没打算让他出钱,见状倒好受一些,不打算骂何勇了

    “什么破玩意儿”可何勇象不高兴的说话了:“想找首歌都没有,都是曲子搞什么鬼”

    文翔见他一本正经的说着,就象看到西装里边的对襟褂一般,扭头对一边笑了,当他想到听着杨玉莹的歌喝红酒的情形就再忍不赚一下从椅子跳起来大笑了

    “笑什么”何勇不满的摸了摸被他打青的脸说:“别当我不懂情调,我现在是顾客,就喜欢这调调,不瞒你说我还就喜欢听着民歌喝洋酒,懂吗”

    “我明白,你格调高雅当这是卡拉k啊白痴”

    “你才白痴呢,有你这态度吗”何勇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有老板叫顾客白痴吗”

    “你真请我”

    “切”何勇斜着眼说:“才打你又混酒我是那种人吗要不看以往的情面,钱才不想让你嫌呢,真是”

    文翔奇怪起来,不过他们感情早就超过了有感动的阶段,何勇根本不值得为友谊去做什么,只要他不拿火烧自己房子,两人隔些日子还会跟从前一样

    文翔还是不太相信,这家伙老这样,弄得有他请自己的心理状态时,一拍屁股走人

    不过算了,文翔隔一会才想开了,谁让他们是朋友呢,再说自己也想跟他喝喝酒说说菲菲的事,问题是带着彭雯什么意思,还好扯这个话题吗

    “菲菲走了”最后文翔见彭雯不在抓紧时间说着

    “关我什么事”何勇若无其事的说,一边看了看门外,见彭雯还没来才又问:“真的我还当你们躲着渡蜜月呢”

    他说这话有些酸味,若非这样文翔还真认为他不在意菲菲了,想到那些往事不由沉默,何勇也隔了很久才问:“留不住她”

    文翔无语,这样的事不便解释,他认为怎样就怎样吧

    就在这时彭雯回来了,侍应也开始上酒,当文翔看到端来的是张裕干红才有些奇怪起来:“你真准备请我”

    “表扬你上勾拳的威力呗”何勇恨恨的揉了揉腹部,就象那儿还在痛一般

    文翔奇怪的盯着他,何勇闪闪躲躲的说:“我可没准备求你什么,彭雯艾有什么事还不跟你文哥说说”

    果然这样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文翔通过张裕干红明白何勇要付酒帐,不过既然肯付帐,说明有什么阴谋而且这个阴谋一定比他弄出的架式要大为此他替何勇肯付昂贵的包房费的起来,从这点来看,不仅仅是一瓶干红的问题,这小子巧妙的用包房上演酒王般的诡计

    他太了解对方了,因为这规矩比牛顿的万有引力还经得起推敲,他何勇就是这种人

    ###

    “文哥”彭雯陪着笑说:“你还记得尹向歌吗”

    “尹向歌”文翔奇怪地重复这名字,他老觉得这名字跟尹向东有什么联系

    “对啊”彭雯赶紧说:“就是我们一起唱了次歌后来你还给买衣服的我同学”

    “记得啊”文翔皱着眉头想:“不会又想把她介绍给我吧不对翱如果给我介绍女朋友何勇会出钱吗”

    正奇怪只听彭雯声音沉重起来:“其实她家挺穷,她读书不容易”

    文翔直直瞪着她暗想:“不会吧,你不会给我找个助学机会,让我帮美丽的尹向歌搞个助学基金吧”

    说真的让他帮个贫困学生并不难,问题是两人有过那么微妙的关系,这种情形让人挺尴尬,再说这事要让冯娟知道,天都得翻过来

    可彭雯的脸色沉下去就没恢复,浮起根本就没有造作的同情:“你给她买的衣服,被她三百块让给同学了,据说你花了八百多对吗”

    文翔心痛的皱起眉头,那可是esada,那时把她当老婆追的,不然他能拿钱乱砸人吗再穷也不能三百块给人吧祖宗

    “她不容易”彭雯说:“家在农村,没什么经济来源,她读书可把家里弄惨了,本来想一百块就把衣服让人的,是我坚持让她要三百,她后来高兴坏了,不知有多感激我钱对她重要”

    女人总喜欢动感情,彭雯说到这儿眼红了:“平时她总是开开心心,象个天使,其实我知道她真不容易,爸妈上年纪了,根本没经济来源,他哥哥早就因为她辍学了,这些年一直在外边打工给她付学费什么的,可是”

    彭雯退一下,以免自己语气哽咽:“最近才知道她哥”

    文翔愣愣看着她,这才有机会问:“她真有个哥哥”

    彭雯愕然抬起头来:“她跟你说过”

    “她哥哥叫什么”

    彭雯呆呆看着文翔,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这才小心问:“她给你打过电话”

    “没有”文翔全是有如此偶合的诧异,不太相信的问:“她哥哥是不是叫尹向东”

    正文 六十二:他爹是市长没事

    彭雯在跟尹向歌打电话,隔了一会才收线,呆呆看着文翔说:“是叫尹向东你认识她哥”

    文翔这才知道尹向东跟尹向歌真是兄妹,他还回不过神来,世上有这样的巧事这不根本电视上才能出现吗

    彭雯担起心来,不安的看了看何勇,悄悄说:“我让她马上过来你说这样好吗”

    显然背运的人不敢往好的方面想,看到文翔愕然的表情,彭雯一定往坏的方面想了,可能认为文翔跟尹向东有什么不对,为自己让尹向歌过来后悔了

    何勇也弄不懂了,他推开椅子问文翔:“怎么了你认识她哥怎么回事文翔”

    “噢”文翔这才回头神来,不想对方知道被抓一事,赶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才认识不久刚认识刚认识”

    何勇这才松了口气:“晕,还当他是你对头吓我一跳”

    说的也是,如果尹向歌哥哥真跟文翔不对的话,那就不简单是帮不帮忙的事了,弄得他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彭雯也松了口气,换成普通好奇问:“文哥,你怎么认识我同学哥哥”

    文翔能说吗他不好意思的斜了斜何勇,岔开话题说:“嗯说吧,他哥哥究竟出什么事被关的,问题大不大”

    “你知道她哥被抓了”彭雯惊讶的问着,文翔脸上“我不知道谁知道”的表情让她糊涂了:“可你又不清楚他为什么被抓”

    “噢这个,我没问”文翔吱吱唔唔说着,话一出口就知道说错了,偏偏何勇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没问你见过他哥被抓后你还见过”

    “噢没有,不没问你们吗这个他究竟犯什么事”

    两人一起怀疑的盯着他,文翔知道尹向东如果是女的话,对方一定怀疑他们有一腿,可能现在就在怀疑自己跟尹向歌有一腿,这可能吗真有一腿还让你们找自己

    偏偏有些人没扯,硬要拿问题显示白痴等级一般,何勇就是这种人:“文翔啊别跟我说你们暗里还有来往她都带你去看她哥哥了你找人了找过方方”

    “你白痴啊”文翔生气的说:“跟她有一腿还要你们找我怎么不用大脑想事,屁股老干这活不累”

    “真是”何勇不高兴的说:“你才拿屁股想事呢,没有知道这么清楚什么都瞒,还拿我当朋友吗”

    “哎呀何勇你怎么是这种人艾什么事被你一想都暧昧了”看来彭雯在逐渐了解这个男人:“他真跟尹向歌有一腿犯得着我们出面吗你真是不拿脑袋想事,笨死啦”

    “别跟人说”文翔认真的告诉她:“别人知道我有这样的朋友,会看不起我的”

    ###

    尹向歌很快来了,彭雯亲自到外边接她进来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文翔:“文哥”

    文翔对她笑笑,有些同情这个女孩了,没来时彭雯以说过她的情况,尹向东一开始给她的钱不够,渐渐要多些,正是这种情况下尹向歌想参加一个省级大赛,找专业的训练师要一笔钱,跟尹向东说过之后他满口答应了想不到就是这时候出事了,尹向东因为擎一起盗窃案被捕,被抓后情节文翔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不过不便解释

    尹向歌马上好奇的问:“你认识我哥哥”

    “嗯”

    “还知道他被抓了”

    “噢是这样的,其实我去看一个人,看到他也在里边,我曾问他事大吗,可他说没事,随便关几天就会放的,不然也许将他赎出来了”

    尹向歌眼一红,彭雯什么也不说跟她拥在一起,何勇用力叹了口气说:“我给方方打过电话了,她说尹向东是这案件的头,不少案都跟他乾,问题很严重,估计可能八年左右”

    方方是他们同学,在公安局上班,她爹曾是公安局长,一般来说,有什么事大伙都习惯性找她,文翔虽然有更硬的关系,但他是文远山儿子连何勇也不知道他毕竟是一个私生子,文远山不可能太张扬跟他的关系,当然暗中关注是少不了,还好文翔除了跟女人鬼混,还不犯什么大事,因此基本上没人知道文翔是市委书记的儿子

    尹向歌哭出声了:“他一直都在工地干活,有一回给了我一大笔钱,说包工程得的,我一直怀疑他怎么那么有出息我太了解我哥了,他虽然朋友挺多,但都不太成器,谁帮他做工程啊想不到想不到去干这个”

    文翔有些感动,记起自己问尹向东的时候,他若无其事的让自己出了号子,其实他肯定知道事情犯得大,但没求自己

    他静静看着尹向歌,在盯着本人的时候,终于觉得他们有些神似

    “别哭”文翔劝她说:“我会帮他别难过,记得他出来后,一定让他干个正经事,如果没本钱的话,我出”

    尹向歌不相信的抬起头来,何勇一定认为自己有歪心,他神色怪怪的叹了口气,开始象往常搭配那样增加效果了:“哎重色轻友艾上回我装修房子借三万只给两万,害得我左看右看屋里装修都不顺眼,小尹哪,可得记住文哥这个情知道吗”

    “嗯”尹向歌用力点着头,直直盯着文翔,让他知道自己是恋童癖她也不嫌了可他不想让对方误解,横了何勇一眼:“你不说话没人骂你哑巴,别信他的,我跟你哥是朋友,知道他是条汉子,出来了我请他喝酒,知道吗”

    何勇这才有些奇怪起来:“你真跟她哥是朋友什么时候认识的我都不知道”

    ###

    文翔亲自给方方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案子很明确,他跟市里多宗有名气的案件有关,通过关系弄他出来并非不可能,但要花钱

    大伙都沉默了,文翔知道这样的事是无底洞,方方不可能直接去办,她再找人的话又是关系,这样下去手续更加复杂,会浪费很多冤枉钱的

    尹向歌呆呆看着他,通过脸色以明白事情不好办,她一动不动,就是隔一会拿手去抹悄悄滑落的泪水,根本就不敢让人知道她在哭泣

    是艾她跟文翔无亲无故,就算认识自己哥哥,凭什么出这么大力气,她也通过何勇知道此事的难度,这可不是几千万把块钱就能搞定的小事,方方找了个人开口就三万,还不保证一次能搞定,她有这么多钱吗

    何勇也说过,方方爸退下来了,在位的时候说一句顶一句,现在不同了她也知道人走茶凉的典故,现在就局里一个中层职员,并不是什么事都能摆平的

    可她不想哥哥去坐牢,他们从小相依为命,还记得哥哥为让自己退学时的坚定,可一直把书包和书收得好好的,根本不象说不想读书时漫不经心的样子她一直认为哥哥是用苦力挣钱,因此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他知道哥哥的钱不容易,且没想过在为自己犯罪

    尹向歌垂下了头,抱着双膝眼睛虽然模糊了,仍看到眼泪一滴滴落下,想起那么多往事,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

    本份人常常对牢狱抱有本能的恐惧,而她又能做什么呢

    文翔愣了一会,最后象下决心那样,拨通一个电话

    “喟”里边的声音很随意,是文鹏的:“哥,在哪儿”

    文翔站起向门外走去,一边对电话说:“文鹏,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三人知道他在找人,而且文翔很快就出门不见了,也不知躲到哪儿打电话在跟谁说话

    何勇开始劝尹向歌:“别难受,他答应帮你的话没事,我最多只能找到解决这事的途径,但你文哥不同,这小子有点本事,我跟他一起长大都弄不懂他,什么事都能摆平挺神秘”

    尹向歌捂着嘴用力点头,一边用手抹着脸颊上的泪珠,彭雯也伤心起来,慢慢抱着她无语

    何勇不再理她,据他说最讨厌就是娘们的眼泪,于是拿起那瓶干红,满桌找起开酒器来:“没事跟你们说没事,他爹是市长真的”

    还差点让他说中了,市长虽然不是他爹,但市委书记可是他亲爹

    正文 六十三:被驯服的牡鹿

    那些天文翔一直跟弟弟保持电话联系,文鹏在问过一句:“真是你很好的朋友”后,就没再多说什么,偶尔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的进展,什么多话也没有,没提钱和有什么难度

    毕竟是兄弟,文翔知道这事对他也不容易

    就算明着因为跟父亲的关系,很多人会买面子,但至少会欠个人情,而且还得处理爸爸这个环结父亲很有原则的,象这样铁板上钉钉的事,他肯定不会帮忙,而且还会搬很多大道理出来,不教训文鹏就很不错了

    文翔知道欠弟弟情,谁让他们是兄弟呢他是最先接受这个弟弟的,在去他爹家之前,兄弟俩曾经见过面一起吃过饭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后来文翔因为店面扩修遇到麻烦,是文鹏替他打个抬呼,一下就弄好了以后他们一直这样,真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往往都是文鹏帮他搞定

    尹向歌一天要打几个电话,有时什么话也没说,就叫句“文哥”然后沉默,文翔便会告诉她哥哥的事情进展,然后安慰她,尹向歌会静静的听完,在文翔没什么说的之后,说句“谢谢”再挂文翔知道她很感激自己,从态度就清楚她感激的程度可他对这个美丽的姑娘没一点企图,有时甚至会忧郁,因为怕冯娟知道这事后,肯定得费很多口舌解释

    他知道冯娟第一对尹向歌感冒,然后才是她班上那个“卫生巾”

    文翔也曾打电话问彭雯尹向歌省里比赛的事,彭雯说她没心事去了,沉默很久文翔才决定说:“以后我每个月给她五百块,别对她说是我给的,就说找人帮的忙,记赚不要提我,让她知道真相,我就不再资助了,这钱得还,知道吗”

    彭雯欣喜的答应了,在电话那头高兴的说:“文哥你真好,尹向歌正犯愁呢,谢谢谢谢你真的”

    那情形好象被资助的人是自己一样,文翔开心起来,觉得挺快活,觉得自己做了件有意义的事情,以往自己那么挥霍虽然不会心痛,但总有茫然的感觉,于是又嘱咐她说:“这事也别让何勇知道,明白吗”

    “哎”彭雯甜甜的应着:“我知道文哥,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谢谢”

    五百块对他来说并不是大数目,但在做完好人好事的激动平息后,就象小学偷妈二块钱交老师说捡的那样,文翔突然后悔起来,因为帮尹向东出来如果不提,冯娟有可能不知道,但这笔细水长流的钱她一定有机会清楚,他怕对方知道,因为太了解冯娟的性格了

    文翔坐了很久,又懊恼起来,感觉自己做事不经大脑,其实他能将这事办得更好,让冯娟不认为他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关系

    而现在事情己经无法挽回了,说出去的话能收回来吗想起冯娟的“臆想症”,他头都大了

    ###

    那些天他跟冯娟早以恢复了原先的状态,一天n个电话让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种惯例哪怕在厕所也不能间下,有时接电话她好象很烦自己,可隔一次不打,就会很不客气的在电话那头叫半天

    文翔知道冯娟是那种情绪完全跟自己绑一起的女孩,无论何时因为什么原因高兴或不高兴了,第一个知道的准是自己,就好象天下人惹了她都跟自己有关一样,有天很高兴的打量自己半天说:“哎老公艾你真的很可爱耶,今天我们说自己未来老公的形象,都觉得她们在说你了真的”

    文翔正得意只听她又的起来:“可是不行艾这样很危险的,要是卫生巾勾引你,你会理她吗”

    文翔坏坏的笑道:“呵呵,这要看她长得漂不漂亮,对吧”

    你想这不开玩笑吗可小魔女突然不高兴了,在连叫三十多句他呢称“贱男人”之后,就关了一天机不理自己,弄得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还有一次一看到自己就噘起嘴,然后哭了,文翔哄了半天她才抽抽嗒嗒的说:“呜呜杜菁菁的猫死了好可怜呜呜一去它老跳我膝上一动不动,那么可爱怎么会死呢”

    文翔陪着她长吁短叹感慨了很久的生死无常后,她才红着眼回去了,临走还抛了句让他胆颤心惊的话:“我哭过爸看得出来,要问就说被你欺付”

    有这个理吗文翔呆呆看着她的背影想:“我不哄你老半天吗祖宗有欺付过你”

    不过文翔知道,这样的女孩心中有气,一定会狠狠的发泄出来,完了只会更增两人的感情,那些日子他早变成一个等待对方长大的男人,看到她或者感受她都会成为每天很重要的事情,有时会很准时从屋里出来,或是散步或是开着车,制造无意在冯娟放学路遇情节,冯娟一定甜甜的叫自己一声“文叔叔”,在文翔跟她爸打招呼后,背着家人跟自己挤眉弄眼,吐舌头扮鬼脸层出不穷

    文翔慢慢胆子也大了,偶尔会给她一个飞吻,冯娟便马上正经起来,悄悄用手指指她的父亲

    让他魂外的是,有一次正给她抛媚眼,冯娟突然对她爹说:“爸爸,文叔叔好象有事”

    文翔吓得魂外,忙一本正经的跟她老子商量很久关于工程师伙食的问题,冯娟快活的在边上跑来跑去,放肆的抛着媚眼,甚至是偷偷来摸自己,让那个有名份跟自己开过房的刘二妹,在出来浇花时奇怪的看了半天

    文翔回屋后冷汗都出来了,可冯娟还在她自己的院子里欢笑呢,最后还冲到墙边鬼叫:“文叔叔文叔叔你出来艾陪我去买铅笔吧,我想学画画”

    有这样的人吗她还一高中生呢问题是她好象还挺得意

    ###

    尹向东出来了,文翔是通过他妹妹知道的,他没来找自己,只让尹向歌代他说了句谢谢,文翔突然有种成就感,他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再走老路,是值得帮的那种

    “谢谢你文哥”

    这句话是她自己说的,文翔不经意的说:“没事,我们都是朋友,还有什么困难吗”

    “没有”尹向歌终于高兴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彭雯有个舅舅挺有钱的,他答应每个月给我支助五百块钱,以后我有工作后再还,这样挺好”

    文翔悻悻的想:“把我说成她舅舅了真是,我有那么老吗”

    嘴上挺高兴的说:“噢,那这样挺好,你也能安心学习了,如果学费不够再找我吧,我跟你哥是朋友,也算借就是”

    尹向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垂头无语

    文翔心中突然一动,在相对不久的目光短遇中,他能读懂对方眼中的东西,这个女孩就象熟悉了自己的牡鹿,开始这样凝视自己时,其实己经乖乖的驯服

    他突然有种征服的冲动,这是猎人的本能,象他这样曾经放浪的男人,不可能对如此完美的女孩视若不见其实他就怕两人出现这种现象,害怕尹向歌因为感动喜欢自己在知道自己的真爱归属之后,文翔以不敢再伤害其他的女孩

    他很快想到了冯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她发病好玩吗她知道肯定犯病谁都知道啊于是清醒过来若无其事的说:“安心学东西吧,记住我跟你哥是朋友,是因为他才帮你,不必谢我,朋友间应该的知道吗”

    “我知道”尹向歌低声说:“其实我知道彭雯没这样一个舅舅我想看看她拒绝了,是你在资助我,对吗”

    文翔愣住了,尹向歌又说:“谢谢你”

    然后她转身就走了,头也没回

    文翔呆呆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就的起来:“怎么办这事要让冯娟知道了怎么办”

    虽然他没起半分歪心,但跟冯娟能解释吗她会相信吗

    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文翔在尹向歌走后,又有些底气不足了,转来转去就象面对无数八路的小日本

    不过他没想到要去剖腹

    正文 六十四:最时髦的礼品

    文翔还在睡觉,冯娟就毫不客气的用电话把他吵醒了:“老公我姨妈来了”

    “你姨妈来了”文翔莫名其妙的说着:“不会让我去陪吧她在哪儿”

    “你怎么这样艾我大姨妈你真是,别跟我装糊涂告诉你,你得给我买东西”

    文翔还是有些弄不懂:“你姨妈来让我买什么东西你还真把我当准老公处理了是吧不怕你爹揍我还拉不了这个脸呢”

    可这话不好直说,较委婉的商量着:“可是让我去陪她好吗不是你爹都还不知道我们的事吗买东西倒没事,我大大咧咧给你送来什么名份翱还说是一关心你的叔叔”

    “哎呀你笨死了”冯娟气急败坏的叫道:“我大姨妈都不知道我来那个知道吗”

    文翔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噢知道知道,吓我一跳可是你来月经跟我说什么这事一月一回又不是破处慢点,买什么东西”

    “怎么那么不关心人啊”冯娟象雪夜在屋外呆着没人理般生起气来:“我在难受你还开玩笑我是你老婆不跟你说跟老师说跟公安去说你有没有脑子笨蛋”

    “可是”文翔还是有些弄不明白:“我知道老婆,但这个事我也没办法对吧,我又堵不了,你知道我不会修下水道”

    “贱人”冯娟的尖叫让他耳朵只叫,也不知她在哪儿打电话,这不是最主要的,文翔很快知道自己这个玩笑开的不是时候,冯娟快抓狂了:“谁让你堵了我现在没护垫知道吗我坐在凳上都不敢乱动了下流坯”

    文翔这才有些害怕起来,他小心的问:“你在哪儿”

    “学校啊笨蛋”

    “你不是每天都用吗”

    “那是护垫我要卫生巾你没看过电视艾那些美女没跟你说有量多的日子蠢货”

    好了,文翔绝望的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呢称”了,这时更的的问:“你就坐在教室里乱叫”

    “在厕所笨蛋”

    “冯娟你骂谁呢”边上一个女生在问,可能刚撒完尿

    文翔害怕的听到冯娟理直气状的告诉她:“我叔叔”

    “好了”他正发呆的当儿冯娟平静一些,认认真真的告诉他说:“你得在再下一节课之前给我送卫生巾来,别说不知道你老婆常用的牌子,别在有老师时送来,他会怀疑我们关系咯咯”

    她突然笑了,文翔正越来越绝望她竟然笑了多莫名其妙艾正在悲愤只听她又说:“老公艾你有机会露脸了,之后你可能给我同学三个映象;我外公我叔叔我哥哥,我当然没哥哥,要是好奇的同学说你是我哥哥,他们准知道你是我未来的男朋友,我经痴男同学露骨的示爱便条,能否阻止他们挖走你老婆,就看你以哪种身份出现知道吗”

    然后她就挂了

    ###

    “我象你外公吗我象你外公那么老”

    文翔在飞快照着镜子时别提有多生气了:“你外公有我这么帅的话,让你n个外婆真是”

    他可没有多少时间,一边梳头一边穿衣还得抱怨,就算加课间休息,最多还有六十分钟,但就在这宝贵的六十分钟内,象她外公的话威力太大了,文翔觉得有必要做个头发

    那时他的动作要被消防队员看到了,一定会激起他们奋勇练兵的士气,他多快艾闪电般冲到车库,差点没开门就想把车冲出来,主要是进不去

    然后他冲到常去的发廊叫道:“做头发的帅哥呢,把我整年青些,我见女朋友”

    谁都看得出他挺忙,这样的人无形能加快别人的工作效率,大伙都象上了发条一般绕着他转起来,文翔愣愣看着镜中出现的靓仔,满意的傻笑起来,然后冲出店门上车就跑,留下理发师奇怪的问:“文老板没给钱吧怎么象上回搞霸王按摩的那样跑了是月卡”

    “没有”另一个有些的的说:“怕是不怕,就不知下回他记得不”

    文翔肯定是不记得的,他冲到超市时才知道这个工作的难度,遮遮掩掩拿了盒东西再遮遮掩掩的去付帐,小姐拿那吹风样的东西边吸边打量他,文翔装作看风景的,这儿望那儿看心里暗想:“看什么看还敢骂老子变态”

    然后小姐拿了个透明的袋子装了给他,趁找钱时文翔问:“没黑袋子”

    “没有”小姐递零钱时又斜了他一眼,文翔便匆匆闪了

    这样子给冯娟他拿得出手吗想着满班的男女文翔毫毛根根竖起,幸好在启动车时看到前边一家礼品店,灵机一动大喜,飞快下车奔了进去,把袋子扔给在柜台里看书的女孩说:“麻烦你,给我包一下”

    女孩愣半天才回过神来,放下书问:“包什么”

    “就这个,没事,要多少钱我给”

    “包这个”女孩惊讶的打量着对方,然后才不相信的问:“开什么玩笑”

    有时候说话多了没用,文翔从口袋里摸出钱来,拿了张五十的搁柜台上:“包好这钱给你”

    女孩这才高兴了,象上了发条般迅速起来,一边包还一边乐滋滋的夸他:“送这种礼物你好有创意噢,哎帅哥我想问你,这样能追到女孩子翱”

    “嗯”文翔为自己能有这样聪明的大脑快活起来:“百发百中,不知泡多少了呵呵”

    “真的耶”女孩兴奋的叫道:“可惜我从没收过这种礼物我男朋友可能想都没有想过”

    “让他给你送,现在兴这个”

    “不会吧”女孩不相信的说:“我好象没听说过啊”

    “这边不兴,但大城市流行,这东西体贴,你说呢”

    “嗯,这话倒说的也是噢你好懂情调噢”

    ###

    到了学校门口才知道事情不简单,大门紧锁着,只怕比市政府那里还严实

    文翔看了看学校里边,静悄悄的还没下课,他得试试能不能进去,于是直接把车开到门口,按了按喇叭

    不好,看门的是一老头,老头更难说话文翔知道,他肯定把里边学生个个当孙子盯着,果然他一本正经走过来说:“你找谁,现在上课呢”

    “校长”文翔拿了根烟,故意不给他打显得自己挺有身份

    “校长也不行艾学校有规定上课时间不能有车进去,你下来还得登计”

    文翔知道为了年青自己弄得有点象个阿飞了,于是装得厚重一些,用倦怠的口气说:“工作需要进去,找你们校长,拿些资料”

    他可耗不起时间,哪种方法能最快进去就用呗,万一让冯娟亲自来拿的话,没准一个月不理自己

    “车不能进,你得下来登计”

    “我上次来也进去了,怎么换了个人这么麻烦,要不你打电话问问校长吧,知道他号码吗”

    文翔豁出去了,要唬人就得专业,其实他自己连校长姓什么都不知道

    有用了

欢迎分享转载→ 让你下面污到湿的文章长文_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不爱就说你强Jian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