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 > 本文内容

高贵美熟妇泄身_啊用力啊再深点爸/淫乱学园|院

发布时间:2019-09-04 14:26:38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 "utf8" src"http:vip.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乱学院01 新生入学

    今天是升高中的日子,在这个年代,升高中要考升考,只有一次考试的机会,考完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

    齐殷涟走在要往考场的路上,他四处张望,因为这里的路对他而言很陌生,所以他很紧张。

    「应该快要到了吧」

    齐殷涟看著手上的纸上写著考场的地址喃喃的说著。

    「唉唷」

    一个苍老的声音引起了齐殷涟的注意。

    「老婆婆,请问怎麽了吗」

    「没、没事,只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所以刚刚脚拐了一下。」

    「」

    「那个小弟弟能不能请你背我到我家呢虽然我知道这样很麻烦你,但是我真的走不动了。」

    「好可以,那请问老婆婆的家在哪呢」

    齐殷涟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这麽回著。

    「就在」

    一路上老婆婆指点了很多路,让齐殷涟左弯右拐了好多次,最後终於送到了她的家,然後接著用冲的冲到考场时,刚好被刚从巷道里出来的车子撞到,接著整个人飞了出去,被送入医院,等到他醒来时已经晚上七点了。

    考试已经结束了。

    「」

    齐殷涟茫然的望著手上的手表,然後再望著所在的地方,接著看到一脸担心的自己妈妈。

    「殷涟,你终於醒来了,妈好担心你。」

    「妈,考试已经结束了吗」

    「对,虽然是这样子,但是儿子至少你平安无事就好,妈妈不会怪你的,这不是你的错。」

    「我今天没有去考试」

    「没关系,还有一所高中可以读,就是那所圣协高中。」

    「说的也是。」

    就算想选自己也没有选择去选了。

    「妈妈会帮你申请那边的学校,儿子要加油啊。」

    「我知道了。」

    齐殷涟无奈的点点头。

    圣协高中,位於都市区,是最好也是最烂的学校。

    这所学校分为区和区,区能直升圣协大学,而圣协大学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好学校,因此很多人都想进去读。

    圣协高中的区是功课很好的人才能读的,要升考将近满分才能读,区是升学率最高的。而区是功课再怎麽烂都能进去读的,区是升学率最低的,这是一所充满矛盾的学校。

    它有个传闻,传说每个星期五是个特别的日子,只有早上两节有课,其他节虽然没有课是空堂,但是不能请假,只能待在学校,区的人称为快乐星期五,区的人称为黑色星期五,但是谁都不知道为什麽,因为不知道为什麽就连圣协高中的学生都不愿说明原因,这所学校只有男生可以进去,是一所不收女生的学校。

    「就是这里了吗」

    眼前的学校校门非常宽敞,门上还有雕刻一些艺术品,进去校门後的大道两旁还有相当多的花,一个又一个区的花园,看得出来这所学校非常有钱,校园非常的大,校园切割了区和区,而连接这两区的道路就只有三条,但是不管是区还是区,都有一间普通高中的大小,而这三条道路分别建在区和区中间的一楼、三楼、五楼作为连结点。

    「好夸张的学校。」

    齐殷涟忍不住叹道。

    齐殷涟的班级在区1-班,由於他没有考试,所以理所当然分配到区,但是又由於他之前国中和国小的成绩相当优异,所以就分配到了区最好的班级。

    不管是区还是区都有三个年级,是两个个别的年级,就像两个不同学校有相同年级的学生一样,只不过差在虽然是同个学校,但是却如同别所学校一样而已。

    走到自己的位置坐好,齐殷涟听著老师说的话,交代一些事後,接著听到了校长的广播,要全部的学生,不管是区还是区的学生,都要到场上集合,於是齐殷涟的班级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场上。

    在司令台上的校长清清喉咙便开口说著:「欢迎各位新生来到我们学校。」

    站在司令台的校长,年轻的不可思议,明明是校长,却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但是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确切年纪。

    「首先我要说一下我们学校的规则,不可以吵架闹事,不可以校园暴力不可以」

    说了很多高中应该遵守的规则,在不知道讲了多久以後,校长下台敬礼,正要转身的时候,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的说著:「啊对了,差点忘了跟各位可爱的新生说一些话,从下礼拜开始,每个星期五都充满期待喔」

    「咦」

    「就是星期五只有早上两节有课,其他节虽然没有课是空堂,但是不能请假,只能待在学校,而空堂的时间要做什麽呢什麽都可以做喔,星期五是个快乐的日子,非常轻松喔,我们是男校,如果知道我们的星期五是怎麽样特别的星期五的人进来这所学校,应该知道有多轻松。」

    咦他在说什麽

    「说是什麽都能做,但是杀人还有」

    校长又开始说了好几分钟。

    「反正就是我刚刚说的规定都还是不能做喔,嗯嗯但是可以做那档事。」

    哪档事

    「就是这样啦,请各位区的学生星期五要特别小心啦,尤其是讨厌那档事的学生,啊,还有排斥和男生进行那档事的学生,要小心别在星期五第二堂下课以後的时候,突然被拖进哪个地方,自由活动是在星期五的第二节下课以後,还有会有风纪委员会去校园巡察,只有区的人才能对区的做任何事,当然区也能对区的人做那件事,只是不能对区做那件事喔,要是被风纪委员会的人查到有违反规定的人,就得接受处罚。」

    说完以後,校长露出了很灿烂的笑容,接著宣布散场。

    什麽啊这所学校似乎很恐怖

    齐殷涟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总之就是星期五要很小心就是了。

    、乱学院02 乱星期五

    星期日,一个休閒的假日,星期六陪国中同学去庆祝他们考上所想要的学校,因为去庆祝太久了,从早上庆祝到晚上都没休息,这让晚上回到家的齐殷涟累的洗完澡就直接上床睡觉。

    「唉为什麽昨天我明明那麽的累,今天还要那麽早醒来啊」

    齐殷涟盯著

    倒贴OK?全文阅读

    床头的时钟,现在的时间是早上八点。

    「算了,都起来了就准备一下早餐吧。」

    齐殷涟的双亲都在上班,所以从小学五年级就学会了所有家事,据他本人的说法是不想让自己所处的环境很糟。

    齐殷涟在邻居的眼里就是一个很乖、很善良、成绩很好、很会作家事的男孩子,所以对於齐殷涟因为帮忙送老婆婆回家而被车子撞到,导致他躺在医院里来不及考试这件事感到可惜。

    「也不是圣协高中这所学校不好,只是非常在意那个星期五是怎麽回事,其实不管是哪个学校都无所谓,反正只要去努力把书读好就对了吧」

    这麽喃喃自语的齐殷涟随後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努力的考到区一年级的第一名我能不能升到区啊」

    微歪著头思考,齐殷涟的思绪不停在学校的事情打转。

    齐殷涟有著俊俏的脸蛋,直挺的鼻子配上致的五官,是一个让人双眼为之一亮的男孩子,但是可惜他不会打扮自己,头发都留到遮住眼睛了,却都没有想过要剪,衣服也是随便配随便穿,虽然并不会让人觉得难看,但是却让他变的非常普通,就算一个人也不会成为瞩目的对象。

    而他也是一个非常不会和人相处的人,正确的说法是,他怕靠近人群,不喜欢和陌生人群靠的太近,所以他都是比较被动的那种,因此他的朋友也很少。

    在几天过去後,齐殷涟觉得其实这所学校区也很不错,本来以为应该会有一些很像放牛班的举动,毕竟区升学率是最低的,却没想到老师很认真上课,学生上课也不吵不闹很认真的上课,这让齐殷涟觉得很开心,因为他并不喜欢班上上课环境很吵。

    也许是因为我在的班级是区最好的一年级班级吧

    齐殷涟觉得这种可能很高,自各的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第二节下课了,请各位同学务必享受或小心喔。」

    钟一响後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这麽对全班同学说完後便离开了教室。

    「要开始了,大家如果不想要被人做那件事,一定要小心喔。」

    「哪件事啊」

    「我有听说,就是被别人拖去做爱啊」

    「不会吧大家都是男生耶,怎麽会这样啊」

    「这所学校听说有不少人很喜欢做这件事,男生和男生做那种事都已经不算秘密了。」

    被被拖去发泄欲

    齐殷涟的疑惑终於解开,他讶异的听著班上的讨论。

    「班上有人想做那件事吗」

    「才不要勒,这样太恐怖了,完全无法想像。」

    班上一致都露出厌恶的神色。

    好险,自己班上的人好像都很正常,这时候我应该要感谢因为自己待的班级是区一年级最好的班级吗

    「既然校内有这种事,难道不会传出去吗」

    「有啊,只是好像没什麽人知道,因为这所学校的学生不知道为什麽都不太想讲太详细的事,有可能是不想被外面的人排挤还是怎样,对了,听学校里的人说过,就连政府都默认这所学校有这个星期五了。」

    「怎麽可能啊这太离谱啦」

    「好像是因为政府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刺激孩子们努力向学啊」

    「真的是很离谱,就算学校强调是想让学生放轻松,说什麽因为每天读书也会累,所以才有这个星期五,怪不得会传区的人称为快乐星期五,区的人称为黑色星期五。」

    「废话区的人又不会被拖去做什麽事,除非是区对区的人双方同意,然後区的人对区的人做一些很过分的事都能被许可,所以这样讲太贴切了。」

    「不过如果有这种癖好的学生应该就不会觉得是黑色星期五吧」

    「说的也是。」

    接下来都是讲些其他的生活琐事,齐殷涟对这些没兴趣,所以便坐回自己的位置。

    糟糕,突然想上厕所

    齐殷涟看了看班上的人,但是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而且在这几天他也没什麽跟他们说话,所以也不好意思和其中的谁问说能不能陪自己去上厕所,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勇气开口,怕无法很正常的跟他们沟通,毕竟自己不擅长主动,而且自己又不是很喜欢主动接近陌生人群。

    「真是糟糕啊」

    一个人去好像蛮危险的,但是也没办法。

    齐殷涟叹了一口气,起身打开教室的门走了出去。

    反正也不是说待在教室就一定很安全,因为搞不好会有人主动进去找猎物。

    「总之小心一点比较好。」

    齐殷涟小心翼翼的观看四周情况,确定有没有问题,等上完厕所後,正准备往教室的方向走去时,却突然感觉有人抓住自己的手。

    咦难道

    齐殷涟胆怯的回头望。

    「你好。」

    眼前的男生爽朗的露出笑容。

    「呃你好。」

    这个男生是区的人,区和区的人要辨别并不困难,因为绣学号的颜色不一样,区是红色,区的则是蓝色。

    而要辨别年级也不难,因为衣服上都会绣学号。

    「你怎麽一个人呢现在这里很危险喔。」

    「我知道,但是这里的人我都不熟,而且我也很小心。」

    太好了,这个人看起来是好人。

    「是吗那不然我来当你的伴好吗」

    「嗯,谢谢。」

    虽然自己不太喜欢主动靠近人群,不过如果他人主动示好的话,自己也比较敢和他人相处。

    於是齐殷涟开心的握住眼前男生的手,却突然被压到地上。

    「咦」

    齐殷涟不明白为什麽要将自己压在地上。

    「学学长你」

    「被我骗到了吧你这麽单纯以为我不想对你怎样吗」

    「什什麽」

    齐殷涟讶异的张大眼睛,身体也开始挣扎。

    「你以为像女孩子般的纤细身材可以抵挡的了我吗我可是参加运动社团的。」

    「学长我们都是男生」

    齐殷涟害怕的说著。

    「这个理论在我们学校是不管用的,你就让我开心一下吧」

    眼前的男人正著自己的脸,身上的衣物因为自己的挣扎,也开始变的散乱。     < "utf8" src"http:vip.at98..&s0&b139&w300&h120&bl0&bb0&ls0&&fc&bkc">

    、乱学院03 逃脱

    「讨厌」

    齐殷涟撇过头。

    「」

    「我不喜欢这样子」

    齐殷涟用尽全身力气,趁著眼前的男生分散注意,用力将他推开跑走。

    「这所学校到底是怎样嘛」

    齐殷涟眼框泛红的奔跑在学校走廊,用手拉好因为刚刚的挣扎而乱掉的衣服,现在的他在任何正在找猎物的狩猎者的眼里应该都相当诱人。

    他奋力跑到快要到自己的教室时,班上的人已经被攻陷了,他躲在门後观看班上的情形,所有人几乎都躺在地上衣衫不整,有些人还在奋力反抗,有些人已经任人处置。

    齐殷涟看到这副惨状,他脸色苍白的後退几步。

    不会吧这一定是一场恶梦

    他惊恐的用手捂住嘴巴,深怕自己会受不了刺激而大叫,然後引起其他狩猎者的注意。

    我一定要逃

    齐殷涟的左脚往後踏了一步,慢慢的往後退,最後拔腿狂奔。

    在不知道跑了多久以後,齐殷涟累的停下来喘气。

    「呼」

    齐殷涟开始觉得害怕,他害怕的全身颤抖,蹲到地上。

    如果连自己也被怎麽办

    在发抖了一段时间後,他突然想到就算继续蹲在这里也没用,正要起身时却突然看到眼前的脚。

    他惊恐的往上看,却看到了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有著俊美的脸蛋,深沉的双眼,他手上拿著书,正疑惑的望著蹲在地上的齐殷涟。

    「你怎麽了」

    对於温柔的出言询问,齐殷涟没有动作,只是脸色僵硬的望著眼前的男生。

    「你好像有哭过怎麽鼻子有点红红的」

    那个俊美的男生对齐殷涟伸出手,似乎是想把齐殷涟拉起来。

    「不要靠近我。」

    齐殷涟十分警戒的说著。

    就算自己再怎麽冷静,面对现在学校发生的事情,怎麽样都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凌隐,发生什麽事了你怎麽还待在这里」

    「没有发生什麽事,这个区的学弟不知道发生什麽事,他好像有哭过。」

    眼前那个叫凌隐的男生转过头和似乎是他朋友的男生说起话。

    「啊,今天是星期五,可能是被」

    「我才没有」

    齐殷涟有些愤怒的回著。

    「我只是被这所学校吓到了不要乱说。」

    「是是是,怎样都无所谓,凌隐,我们走吧,这里可是有一堆野兽出没,既然我们都没有想做那件事,那麽在这里待那麽久也没用,我可不想要看到有人被硬上的场景。」

    「但是只月,他看起来很需要我们的帮助,他应该不想被那些人那样的对待,我们带他走吧。」

    「随便你啦,只是看他愿不愿意跟我们走。」

    「你们可以相信吗」

    在这个学校还有多少人能相信

    「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想去图书馆看书。」

    圣协高中的图书馆位於区和区连结道路前方,是一个不管是区还是区的学生都能进去的地方。

    齐殷涟待在学校待了那麽多天都还没有去过学校的图书馆过,这让他觉得非常惊奇。

    「没想到还蛮多书的呢」

    齐殷涟有些讶异的望著头上好几层高的书柜。

    这要搬梯子才能拿到上面的书吧

    书柜完全是靠在墙上呈现圆形的状态,从门口开始将中间摆放座位的地方包围起来。

    「因为这所学校很重视教育,所以这里的图书馆藏书量是外面政府所提供的藏书量大小。」

    「是这样啊」

    齐殷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望著书柜,拿了几本就往椅子上坐。

    其他两人看到他坐下了,也笑著拿了几本书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正注视书里的内容的齐殷涟并没有发现现在的气氛非常微妙,因为本来应该是身为朋友的两位学长应该坐在一起,现在却分别坐在齐殷涟旁边。

    可能是因为怕齐殷涟有问题要发问吧所以觉得这样坐方便他提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齐殷涟望了望手机上的时间。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

    「那个两位学长要不要一起去吃些什麽」

    齐殷涟怯怯的问著。

    「嗯,也好。」

    只月很乾脆的就起身,将桌上的书全都收进书柜里。

    「对了,那个请问两位学长的名字是什麽呢我的名字叫齐殷涟。」

    「我叫蓝只月,刚刚第一个发现你的这个人他叫叶凌隐,你好,殷涟学弟。」

    蓝只月示好的笑著。

    、乱学院04 初见风纪委员长

    也许是从开学後都没有去过学校的餐厅,所以这让齐殷涟感觉非常陌生,从开学到昨天为止都是自己带便当来吃,但是因为教室里的惨不忍睹的样子,这让齐殷涟不敢进去拿来吃。

    「殷涟学弟你是第一次来学校餐厅吗」

    「嗯。」

    「咦那这样你之前中午都吃什麽」

    叶凌隐也话进来跟著一起讨论。

    「便当,我自己都会做便当来吃。」

    「咦那你今天怎麽没有去拿便当来吃」

    「那个教室里正发生很多很恐怖的事情。」

    齐殷涟一想到身体还是微微发抖。

    「不要怕,跟我们在一起你就不用担心其他人会对你做些什麽。」

    叶凌隐很温柔的说著。

    「谢谢。」

    齐殷涟觉得一股暖意涌上来。

    「对了,那你的便当怎麽办」

    「我打算带回家热过再吃,不然丢掉太浪费了。」

    「这样感觉你很可怜耶」

    蓝只月用夸张的口气说著。

    「呵呵,不会啦,不然教室正发生那样的事,我怎麽可能冒险去拿就算想救班上的同学,但是我怕无法救上他们反而是自己被拖进去。」

    齐殷涟露出了微笑。

    「是这样啊,不过等今天学校放学後,学校放学钟声一响起,这样的情况就会结束了,再忍耐点吧。」

    「嗯。」

    正当齐殷涟起身正要将垃圾丢进餐厅外的垃圾桶时,突然撞到一个人,而他还没喝完的汤就这样整个泼到眼前的人的衣服。

    「啊对不起。」

    齐殷涟焦急的道歉。

    「」

    「糟了,那是风纪委员长」

    「咦」

    齐殷涟惊恐的张大眼睛。

    「三个礼拜後的今天来风纪委员室,我有事跟你谈谈。」

    他正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在说完以後便离开了齐殷涟的视线。

    「你惨了,殷涟学弟,竟然让你遇到这种事。」

    蓝只月露出一副「世界末日来了」的脸。

    「殷涟,那个人是学校里的风纪委员长,名字叫云铭傲,他虽然对人一副很友善的样子,但是如果惹上他,日後的日子就会很不平静,听说之前惹上他的人没过多久就不知道为什麽自动退学。」

    「咦」

    齐殷涟惊恐的望著这麽跟他解释的叶凌隐。

    丞相的囚妾黄蓉sodu

    「我们也帮不了你,不过你在这里烦恼也没用啦,反正三个礼拜後的星期五才要去找他,既然如此在那之前你就和我们先去逛校园吧你还不熟悉吧我们带你去认识校园。」

    就在学校钟声终於响起後,结束了一天的惊险,齐殷涟和两位学长道过别後,就拖著十分疲惫的身体回到家。

    「日子会不会很难过啊」

    齐殷涟突然有种很想哭的冲动。

    「这样不行,不管是什麽考验我都应该要去接受,因为是我的错。」

    齐殷涟这麽对自己说。

    「反正到时候就见招拆招吧,的确现在烦恼也没用。」

    两天的假期有充分的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学校的作业也很快就写完了,所以这让齐殷涟决定趁著两天的假日去哪里打工。

    「餐厅里的阿姨对自己很好,说自己不管何时来打工都欢迎,所以这两天就去餐厅打工吧」

    这麽喃喃自语的齐殷涟拖著沉重的身体起身去厕所洗澡。

    齐殷涟打工的家庭餐厅就在圣协高中附近而已,不过这也是从圣协高中回到家时才知道的,他读了圣协高中後才发现原来自己打工的餐厅其实就在附近,之前甚至还不知道圣协高中在哪里。

    他打的工不是只有当餐厅服务生,他甚至还会帮忙厨师或者亲自下厨。

    然而他烹煮的料理都相当好吃,不只是老板,就连进来这里的客人吃过後都会问起这些菜是谁煮的,就当他们得到答案後,都是相当讶异,话中更是多了几分赞许。

    「殷涟,这是七号桌要求的菜单,麻烦做好顺便送去。」

    齐殷涟接过菜单点点头,动手做了好几分钟才将菜单里所有的料理做好。

    他端著做好的料理走进餐厅,可能是因为是假日的关系,餐厅里满满都是人群,这让他有点困扰的皱起眉头,因为有些人挡在走道害他只好不停说借过或绕路。

    终於来到七号桌将料理放上去,然後转身正要去拿其他还没上桌的料理时,被拦了下来。

    「咦殷涟」

    「」

    齐殷涟疑惑的望著七号桌的客人。

    、乱学院05 神秘主厨

    「凌隐学长只月学长」

    「啊啊,没想到真的是殷涟学弟呢」

    「殷涟你在这里打工吗」

    「对啊因为想说假日也没什麽事做,学校的功课也全都做完了,所以就想说来这里打工赚取一些零用钱。」

    「是这样啊」

    「啊你们这桌的菜还没有上完,我先去拿了。」

    齐殷涟匆匆的往厨房里跑去。

    在忙碌的上完所有菜时,齐殷涟有些累的喘口气。

    「学长,你们只有两个人不是吗为什麽会点那麽多菜呢」

    「因为等等就会有人来了。」

    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笔直的往叶凌隐身边的位置坐去,接著陆续有人入坐。

    「听说你们餐厅的料理都非常好吃呢」

    「谢谢学长的赞美。」

    齐殷涟露出了职业笑容。

    「对了对了,听说有个不定时出来的神秘年轻厨师,是这家餐厅的卖点喔,不过当然其他厨师做的料理也很好吃,但是我还是觉得那个年轻厨师做的料理最好吃啊,而且听说那个厨师是偶尔会出现,平常日也会出现,但是机率不大,不过像寒、暑假就会经常出现,不管是不是假日。」

    学长们开始热烈谈论。

    「对了,殷涟学弟,这是我们的同学,之後你们在学校都会遇到,不用觉得很拘束,他们人很好的。」

    「嗯嗯,是这样啊学长们好。」

    齐殷涟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

    「啊啊原来他是学校里的学弟啊真是的,我还以为是只月你随便攀谈的服务生呢」

    「什麽啊就算是不认识的餐厅服务生,跟他聊天有什麽关系」

    蓝只月笑著和同学们打闹。

    「说起来这家餐厅还真难订到位置啊前几个月就开始订了。」

    「没办法吧毕竟这里的料理很好吃,又很有名,而且这里是都市区,有很多住户,光是慕名而来的饕客,就已经要把这家餐厅塞满了。」

    「对了,不知道什麽时候有机会能看一下那个神秘厨师的真面目,如果知道真想花钱聘请他来我家当厨师。」

    「那我也要」

    看著在场那麽多人这麽热烈讨论,这让齐殷涟有点好奇那个神秘的厨师是谁。

    「虽然你们家里都很有钱,但是也别这样吧欸欸欸就连我这个小开都没有办法请到他了,何况你们啊」

    蓝只月耸耸肩挑眉说著。

    「咦你有请过啊」

    「有啊,就直接找里面的老板娘要求转话给他啊,因为没办法见到他本人,但是最後是被拒绝了。」

    这麽说来自己曾经拒绝过一个人的邀请。

    「他用怎样的话拒绝啊」

    「他说他的厨艺没有很好,他也不是已经考上执照的厨师,而且还在读书,而且他只想偶尔来餐厅打工,希望看到客人的笑容,他不想变成专属於某人的做料理者。」

    奇怪了,这句话怎麽好像有点耳熟

    「哇真是清高,通常看到你家这麽有钱,早就很开心的接下了。」

    「殷涟,快点,厨房人手不足了,十号、十五号桌的客人在催了,快点进去下厨」

    老板娘很著急的催著齐殷涟进厨房。

    「抱歉,我得先走了,你们慢慢用餐喔。」

    齐殷涟匆匆忙忙的跑进厨房继续忙。

    看著齐殷涟进厨房,七号桌的众人都一愣。

    「还要老板娘去催,难道他就是那个神秘的厨师听说那个厨师还只是高中生。」

    「你怎麽知道」

    「因为客人去问老板娘或者是跟这家餐厅有关系的人,老板娘都只说他是高中生,还在读书,其他都很保密,都不愿意多说,然後看到老板娘亲自来请那位殷涟学弟过去厨房,搞不好我的猜测没有错。」

    蓝只月压低音量跟众人说著。

    「真的吗也有可能是老板娘看到他去混什麽的」

    「不清楚,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其中不平凡。」

    蓝只月用带著神秘腔调这麽说著。

    「真是看不出来啊,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厨师,那就很厉害啦但是我们都看不太出来耶」

    「真正厉害之人是不会显现的啊你白痴啊难道有人脸上会写我是天才吗」

    说完大笑,而其他人因为蓝只月的笑声也跟著一起笑了起来。

    「总之这件事不要传出去,要保密啊搞不好殷涟学弟认识那名厨师或本就是那名厨师,这件事我们知道就好,不要被别人发现啊」

    蓝只月用手指抵住嘴唇,示意别说出去。

    「哈哈,当然啦」

    众人笑著很爽快答应。

    在厨房里忙进忙出,齐殷涟累的擦著额头上的汗,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怎样的事,更不知道在他离开後蓝只月和众人谈论怎样的事。

    「这样看来今天可能要忙上一阵子。」

    手上边煮著菜单上要求的菜边喃喃自语。

    这样看来今天能赚到不少钱吧

    齐殷涟虽然很累,但是看到客人们的嘻笑,他也露出了淡淡一笑。

    幸福,就算是因为这样小小的事情,也能感到快乐吧

欢迎分享转载→ 高贵美熟妇泄身_啊用力啊再深点爸/淫乱学园|院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