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 > 本文内容

《开光密史,肉肉写很非常详细的小黄文/小说玉女心经

发布时间:2019-11-08 07:00:09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御女心经

    作者:王少 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index。php整理:中国武侠网 网站地址:www。wuxia。cn 或 www。wuxia。。cn

    第一卷 蓝衣少年 第一章 艳遇

    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1。php

    风月国五十多年前的商氏叛乱之后,内乱一直不断,以商氏被诛九族而终。叛乱之暗姆缭鹿畲蟮募易澹哟嘶曳裳堂稹  三年前的一次皇位之争,更添新乱。最终以司徒世家为首的新皇派胜利,拥立由平民出身的王妃所生的王子为帝,年号顺天。十五岁的皇帝不能独政,(风月国,十六岁为成年,可独政。)司徒业自封为摄政王,干涉朝政,虽没有公开造反,但野心路人皆知,朝臣虽不满,但敢怒不敢言。

    由于长期战乱,武风盛行,此时天下略为太平,正需文人能士,为国效力,百废待兴。

    顺天三年,重开科举制,从者如云。。。。。。

    新月如钩,离洛城还有三里之遥,王乐乐已经困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他的双腿还在无法休息。一张还未脱稚幼的俊逸脸孔带着深深的疲倦,嘴角挂着懒洋洋的苦笑,若有人看到,定会大叫一声“好迷人的娃娃”,其实他早就不是娃娃了,虽然才16岁,但身高五尺有余,身材修长,体格健硕,穿着浅蓝色长衫,后背一个很小很小的书箱,书箱里面除了笔墨之外,还有数本手抄禁书。比如《明月阁的女人》,《宫庭秘史》《小桃红自传》等等。

    “他娘的,该死的偷马贼,害得我步行两百多里,要是被我逮着,非让他尝尝我的新药‘极乐散’的味道,嘻嘻!管他是男的女的,把他绑到树上,喂他一颗‘极乐散’,不,喂他两颗,哈哈,那救生不得,救死不能,如不能及时交合,肯定会血管爆裂而亡,赤红的血雾喷上天空,一股一股的,那情景一定很解气。。。”谁也想不到,这个满脸稚气,还挂着人畜无害笑容的俊哥儿,却想着无比狠毒的事情。

    夜风徐来,衣衫乱舞,黑发微微飞扬,他突然睁开眼睛,星目闪着醉人光茫,却贼溜溜的左看右看,黑乎乎的周围没半个人影,便急步跑向小道旁的树林里,躲在一棵大树后,只听一阵水声和口哨声同时响起,王乐乐舒服的长出一大口气“好爽呀”!

    提上裤子,长长的伸个懒腰,那深深的倦意,忽地消失殆尽,只是那嘴角懒懒的笑意仍在。

    “咦?”他听到树林深处传来得意的人语声,贪玩好奇的心性使他往声音的地方慢慢

    靠近。

    “哈哈,真他妈的走运,还没到洛城,就碰到如此娇美的娘们,二弟,这次该我先上了”

    “大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哪次都是你先上,这次也让我喝喝头渴,这娘们还是个处,干她一次,就是少活十年,我也认了。”

    王乐乐离他们不及五丈,淡淡的新月,越发明亮,照在疏稀的林木上,投下斑斑阴影,说话的是两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獐头鼠目,脸色腊黄,身高不过一米五六,还略略有些驼背,在他们身后,躺一黑衣女子,乌发凌乱,看不清容貌,但身材修长丰满,凹凸有致,黑衣黑裙,粘满了血污,只是衣衫破乱,粉红的肚兜露出半边,肌肤如雪,口中不断发出呢喃的呻吲声,如泣如诉,在草地上不断的颤抖扭动。

    王乐乐明白这是中了春药后的症状,而且身上还带有严重的内伤。暗骂一声“妈的,和我家老鬼一个德性,搞什么不好,非要采花,那老鬼现在身残志坚,仍然在搞采花方面的研究,搞出很多害人的春药来,兴好阳根被人削去,不然江湖中的美女可就倒大霉。”

    那汉子又道“咱们磷山三鼠混到今天不易,唉,我这做大哥的今天就让着你吧,快些行事,那骚娘们快不行了,这黑夜花王的合欢散,果然名不虚传。”

    另一人大喜,道“哈哈,谢谢大哥,小弟一定不忘大哥的恩情。”

    合欢散?黑夜花王?王乐乐开始郁闷了,那个自称“黑夜花王”的老鬼果然有些名气,那老鬼曾经对他说过,江湖中用的春药,百分之八十,是由他研制出来的,不过他的合欢散哪有我的新药极乐散好处多。

    场中突生变固,老二刚想扑往那女人,就被点住穴道,恼怒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和老子争,你不想活了是吧,你知道老三是怎么死的吗?哈哈,不错,和今天一样,居然和我争先后!一般的女人怎么争都无所谓,但漂亮的女人,嘿嘿!”

    老大如钢钩的手,已牢牢的卡住他的脖子,作出很怀念的思索表情,道“杀老三是为了两河帮的帮主夫人,不过那女人不及今天这个的十分之一,所以你也得死。”

    老二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就像被毒蛇缠住咽喉一样,眼珠突出,力量也渐渐消失“饶。。。饶命。。。”

    老大阴冷一笑,猛然加大手上的力量,把他的喉咙捏碎,磷山老二像泥巴一样,软在草地上,死不瞑目的结束了短暂而罪恶的一生。

    王乐乐突然想看看那地上的女人,想想看看究竟怎样的女人能让人兄弟手足相残。  那汉子心情大爽,终于没人和他争地上的女人了,他可以安心的享受了,得意的嘿嘿真笑,脱掉外袍,露出削瘦精壮的上身,驼背看的更为明显,一转身,突然发现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俊美少年站在他身后,穿着蓝色长衫,背着很小很小的书箱,懒洋洋的冲他笑。

    那少年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俊俏,是那样的飘逸,而且还好像不会武功。

    可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那汉子想不通,看着那少年的笑容,再凶狠却的人也怒不起来,他突然也想礼貌的冲蓝衣少年微笑。礼貌?微笑?天哪,我杀人如麻的磷山三鼠的老大,怎么会想到礼貌,微笑呢?

    想不到不要紧,因为他已经笑开了,虽然笑的很难看,甚至有些吓人,但毕竟笑了,长长的,黄黄的暴牙,露在新月的寒光下,王乐乐痛苦的邹邹眉头,暗叹一声“笑的真丑!”

    乐乐缓步向他走去,五步,四步,三步。。。那汉子突然尖叫一声,急退两丈,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暗道“此人好生古怪,明明看不出他有功力,却能无声无息的走近我身边,真邪门!”惊恐万分的瞪着乐乐,道“你,你是谁?”

    〃果然是专业采花的,轻功不错,只是干嘛做成这种害怕的模样,好像是我要强暴你一样!〃乐乐不断的摇头,显然很不满意那汉子的做法。

    乐乐不理他,细细打量地上的黑衣女子,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因中春药,春眸中弥漫着无限的欲望。粉嫩而小巧的鼻子,冒出微微香汗,红润的樱唇,鲜艳欲滴,贝齿轻咬,如玉笋的小手轻抚散乱的乌黑秀发,更添淫靡风情,冰雪般白美修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诱惑。肩若刀削,酥胸饱满坚挺,蛮腰纤细动人,美体修长,肚兜已快被她撕掉,半抹酥胸已然露出,如羊脂细美。

    怎会有如此妩媚却有冷艳的女子,乐乐禁不住狂吞几下口水,看她呼吸急促,俏脸潮红,再加上她有严重的内伤在身,如不急时“救治”,恐会烧伤心神,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变成白痴,那就太可惜了。

    那汉子见乐乐不理他,顿时火冒三丈,怒火战胜恐惧,吼道“兀那小贼,再不速速离去,我就要你死无藏身之地!”

    乐乐白了他一眼,喃喃道“喂,导演,这个跑龙套的太多话了,从开场我还没说几句呢,他老抢我的镜头!”

    导演的声音从草地上穿出来,陪笑道“把他毙掉,不就爽了,哇,到时整个世界就清静啦!”

    乐乐无奈的点点头“唉,还得自己动手!”

    那人见乐乐自言自语,没把他放在眼里,就再也不管什么东西南北了,大吼一声,举掌拍来。乐乐把书箱放到地上,从旁边捡起一段树枝,迎上那人的攻势。那汉子立掌化拳,带起一团黑风,黑色的拳风夹着腥臭,“呼”地一声直击乐乐心脏,周围的空气一阵鼓动,乐乐暗叹“好厉害的黑风拳,若是被他打着,全身会变得像老鼠一般乌黑,腥臭,磷山三鼠果然有些名堂。”

    那汉子一拳打去,暗暗得意,心想,凭我一套黑风拳法,二十年江湖逍遥,看你一个弱书生怎躲得过去,只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男娃,不过为了那地上的女人,就是亲老子来了也照杀不误。

    这一拳他运足了十成的功力,有去无回,志在必得,他却突然觉得眼前一花,蓝衣小子硬生生的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拳是好拳,只是太慢了!”乐乐嘴上说的好听,但心中却咒骂不停“他娘的,什么世道,老子还没从没正式和人动过手,就碰到这使毒掌的!”

    那汉子一击之下,虽然不成功,但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迅速作出决断,怒吼一声,猛地转身,黑风拳法全数展开,却见乐乐在他黑色拳风中,如一只蓝色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粘身”,正是“花间舞步”。那汉子越打越心惊,这是什么步法,怎会如此高明,这更让他下决心除掉这蓝衣小子。

    乐乐见他拳法紧密,不得不以树枝作剑,使用他学过的唯一的一套剑法或者说是刀法--“乱花斩”,学这套剑法的时候,记得那老鬼说过,将来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能使用这套剑法,因为这是他的招牌剑法,有见识的人,一眼都能出剑法的出处。恐怕有人认出,因为那老鬼就是,黑夜花王--花铁枪,二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贼,淫贼榜上的首席淫贼。

    “渐花乱欲迷人眼”,手中青青的树枝化作万千幻影,似花似雾,青青如水,狂乱如花,剑密如雾。那汉子的攻势立马大减,骇然道“乱花斩?”乐乐痛苦的骂道“死老鬼,这次总算没有骗我,刚使出两剑,就被人认出来!”气呼呼的不理那汉子,手中的剑影更加紧密,也更加美丽。

    乱花斩一共九式,一式九招,九九八十一招,刚柔并济,使出的时候美不胜收,华丽异常,当年花铁枪根据“花谷”原有的剑法,创作“乱花斩”的时候,一味追求幻影,优美,忘却了剑法的实际用途是用来杀敌,本是一流的剑法,落入了二流,不过当年他正是以此剑法迷倒一堆江湖少女。使人看过此剑法,便念念不忘。

    “花不醉人人自醉”剑影似缓似急,似幻似真,那汉子果真像醉了一般,步法大乱,双拳不知何去何从,眼睛怔怔的看着那节树枝,树枝离自己离来越近,树枝的断痕是那么的明显清晰,刺绒绒的,原来树枝也是这么的美丽,那汉子想到。慢慢的那节树枝刺入他的眉心,好近的距离。。。好美的树枝--那汉子最后的意识。

    乐乐深深吸了一口气,擦擦头上汗水,骂道“好难缠的家伙,用了这么多招式,那老鬼说的没错,乱花斩果是二流的剑法,对付一个二流的笨蛋还要用这么久,若不是我步法了得,早死在他的毒拳之下了。越来越想念那老鬼了,这次举人考试后,赶紧回去,江湖凶险哪,不然那老鬼也不会被割了小弟弟,腿也被人斩掉一支,脸也毁容了,唉,没用的老鬼。。。真为你默哀!”

    不过他骂的时候却忘了,那“了得”的步法,也是那“老鬼”教的。

    地上女人勾魂的呻吲声把他从咒骂中拉了过去,那肚兜已被她撕开,胸前的山峰惊人傲挺,如玉的山峰顶有醉人的珍珠,乐乐把她娇柔的身子拉到怀里,问道“姐姐,要我给你解毒吗?”

    “嗯?不回答?不回答就是默认了,默认就是答应啦;好吧,我只好发扬侠者风范,为你解衣。。。不解毒疗伤啦,哦,皮肤真白嫩,好细腻。。。”

    够无耻的,够卑鄙的,人家吃了春药都已神志不清了,还能说话吗?

    那女人被乐乐搂在怀里,就如同在溺水时抓到一棵稻草时,滚热的香躯如蛇一般缠了上去,处女的体香不断的钻入他的鼻中,乐乐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的运气起来,下体某处已坚硬如铁,乐乐暗暗吃惊“乖乖,这是怎样的女人呀,我体内的‘御女心经’居然不受控制的自己运气起来,难道体内的真气已经探查到有极品女人的味道吗?”

    没人回答乐乐;他只有用行动来证明猜想;挺枪直进;稍阻;两人舒爽的合为一体。御女真气疯狂快速的运转起来;乐乐索性不在控制;任意而为。

    这时乐乐和那女人都无法睁眼,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肯定大为惊奇,因为此刻他们二人全身泛起淡淡的莹光,体内的血管若隐若现;似乎有磅礴的气流闪过。

    最后那股奇异的气流再转回乐乐体内,直奔上丹田,再由上丹田,缓缓寸进的流向心脏,心脏附近的血管,经脉     脉在瞬间,比原来加固了成千上万倍,心脏的颜色也由原来的红色,变成淡淡的金色。

    这是御女心经进入第五层的标志--花铸金心。乐乐慢慢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一道金光,瞬间又恢复平静,眼睛扫过身子低下仍在婉转承欢的美女,连她细细汗毛微微颤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目光扫过十丈外的一颗小树,有条六寸的竹叶青蛇,在树枝上缓缓爬行。

    乐乐知道自己的功力又精进一层,心中暗自高兴,动作也更加狂野,在身下女人几声尖锐的狂叫中,射出数道滚烫的虚X(经过御女心经炼化后的液体;不会另对方受孕)。。。。那女人在一阵颤抖中,满足的昏睡过去。

    乐乐看着怀里的美女,心头仍然止不住嘭嘭乱跳,那迷人的面孔本是绝色,再加上初为人妇的娇媚,刚软下的阳物,又蠢蠢欲动,但看到她微肿的下体,还粘着血丝,便强压下内心的冲动。

    不知道那女人醒来,会是什么反应?是现在就走呢,还是留下为跟她解释清楚?王乐乐忍不住想到。

    举目望向天边的新月,乐乐心里想道“若是那如镰刀的弯月翻过来我就走,如果没有变我就留下!”最后的结果,我们的救人英雄,抱着洁白如雪的玉体,呆呆的盯着月牙儿。。。。。。

    钟若雪已经三年没有出过 天涯角,刚出来不到三天,就被万里盟的两个护法孙虎、张阳,带着数十帮众联手伏击,中了一记火焰掌后,终于逃出万里盟的包围,但极为不幸,又遇到磷山三鼠中的两人贪图她的美色,当时她已经内伤发作,无法做任何反抗,只能眼睁睁的被人喂下合欢散,她当时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她再次清醒的时候,觉得全身赤裸,被人搂着,丰满圆润的肥臀上还有一只不安份的手,自己的双手也紧紧圈住那男人的腰身,那人的味道真好闻,好想一直被他抱着,钟若雪被她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号称“冰雪魔女”的钟若雪,怎会有这样不堪的想法!她突然记起昏睡前被两个猥琐男子喂下了春药,难道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突地翻身,用最快速的手法,点住那人穴道。

    (www。。).

    钟若雪又呆住了,俏脸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好俊逸的男孩,一双迷人的星目,望着天边的淡月,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意,因穴道被制住,像极了一尊金童雕像,金风徐徐,肩上墨发轻轻舞动。刚离开他温暖的怀抱,突然发觉风有些凉,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穿衣的时候,她的视线也没有离开王乐乐。

    胡乱的披上衣服,钟若雪惊羞的心才逐渐平静,看到不远处还有两具熟悉的尸体,正是喂她合欢散的汉子,盛怒之下,运足十成功力,周围数丈的气温突地下降十几度,本已枯黄的树叶,纷纷飘落,飞舞的枯叶中,居然有晶莹的雪花,白色的花瓣盘旋,黑色优美身影在雪花中飞起,一团冰冷如白雾状的极寒真气飘向死尸,那干黄的尸体突地变白,白似寒霜。钟若雪眼中精茫大盛,轻轻的挥一下手掌,那两具尸体突地炸开,连骨头带肉,每块不及八两,像碎冰一般散落在树丛中。

    钟若雪又怔住了,好像连她也不信会有如此精美的效果。

    “哇!我的功法什么时候练到--雪舞纷飞 这个境界了?爹爹说我天资极高,但至少要到四十岁才能修这种境界”带着惊喜和疑惑,朝王乐乐走去。

    刚走两步,她才觉得下体火辣辣的疼,一定是那个小淫贼,哼!她气呼呼想到。只是连她自己也没发觉,此刻的她居然带着甜甜的笑意。

    王乐乐刚发觉怀里的美人醒了,然后就觉得自己不能动了,再然后发现自己好冷,更冷的是他的心,因为他的视角刚好能看到,钟若雪处理尸体的那幕,骨肉纷飞,冰落如雨。现在他冷的连呼吸都不能了,因为她走过来了,脸上还带着残酷的笑意。。。。。。

    王乐乐暗叹“唉,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他已后悔和月亮打赌,其实月亮也是被逼赌的,月亮正一脸辛酸的流着泪!

    第一卷 蓝衣少年 第二章 魔女

    在线阅读:http://www。wuxia。cn/info/info。php/1322/2。php

    钟若雪心中又乱开了,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个陌生而又占有自己身体的俊俏男ⅲ成掀骄材谛娜脆剜刂惶目@掷值难蒲ǎ淅湮实馈澳憬惺裁疵郑俊蔽释晁秃蠡诹耍以趺茨芪仕帜兀矣Ω弥苯由钡羲模涫滴抑皇窍肱G宄⑸耸裁词拢业墓αξJ裁刺岣吡耍谏嗽趺慈耍释暝傩蘩硭6裕陀Ω谜庋  乐乐微微笑道“我叫王乐乐,姐姐你呢?”保命要紧呀,嘴一定要甜,乐乐心中是这么想的。

    “嘻嘻,我叫钟若雪,弟弟,你的名字真逗!”我怎么会笑呢?那小贼明明毁了我的清白,一定要对他狠一些,两种态度在她心中狂斗不止。

    “美若天仙,冷若冰雪。好美的名字,姐姐你好漂亮!”

    钟若雪在天涯角贵为少主,一直高高在上,哪有人对她说这样赞美之词,心中大喜,冰冷的俏脸溶化,如一朵雪莲花,在寒风中盛开。钟若雪初为人妇,眉间春意还未退去,这一笑更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弟弟的嘴真甜,姐姐哪里漂亮了”话虽这么说,但脸上洋溢着欣喜自信。

    御女心经练到第五层 花铸金心,王乐乐的语言天赋也有了惊人的提高,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老鬼师傅花铁枪也只是练到第四层而已,已成为江湖上第一流的淫贼,乐乐今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我说的都是真心的,姐姐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一个。”看到她笑的更甜更美后,乐乐才略为放心,开心的女人脾气会出奇的好,小命算是保住了。

    接着又问道“ 姐姐这么好的本事,怎么会被那两个小贼喂下春药?”

    钟若雪忽地神色一变,气呼呼的把经过说了一遍。讲完后又恨声道“万里盟的人居然敢伏击,待我返回圣教,定会带人把他们杀个干净!”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冰冷。

    乐乐呆呆地看着她,一动也不动,想动他也动不了。暗叹“好厉害的女人”他又想起刚才那两尸体了,那效果仍在震撼着乐乐,脆弱的心灵。

    她又扑哧一笑,道“弟弟吓坏了吧?姐姐骗你呢!”刚才那股狠劲,怎会是骗骗人就有的。

    “跟姐姐说说,你是怎么救我的吧?”

    王乐乐版的英雄救美故事,在小树林中开始流传,添油加醋,妙语横生,钟若雪哪听过如此精彩的故事 ,直乐得她娇躯乱颤,乐乐在穴道还没解开的情况下,十分卖力的骗着小魔女。

    最主要的是小魔女喜欢被他骗。

    钟若雪闻着乐乐身上发出的男子气息,神色极为陶醉。

    王乐乐身上的气息,是修炼《御女心经》而特有的,如麝如兰,淡而不腻,随着功力的加深,那气味也越来越浓,那气味可能是天下最厉害的媚药了。

    钟若雪已爱上那种气味。不光她喜欢,全天下的女人可能都会喜欢,那不光是种气味,而且是一种感觉。

    女人是一种感觉系动物。

    她呼吸已经有些不顺,柔软的玉体,已贴在乐乐身上,她对这俊美的男孩仅有的一点戒心早在夸她漂亮的时候,就被她狠狠抛弃了,而且她还记起一些激情的片断,白嫩的玉体又已火热。

    乐乐又把自己要进城赶考举人的事,和她说了一遍,但关于他是黑夜花王的徒弟这些事却没有说。

    (Www。。).

    乐乐突然若笑道“姐姐,我的身子都麻了,还不给我解开穴道吗?”

    钟若雪从迷醉中惊醒,发现自己又已抱住乐乐赤裸的身子,白嫩如玉的俏脸还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顿时羞的俏脸通红,轻轻一笑,秋眸流转,媚意横生。

    乐乐咽下一大口口水,心里怪叫一声“还叫人活吗,人间怎有如此的女人!”其实在三年前,江湖中的人不但送钟若雪一个“冰雪魔女”的称号,还暗称她为江湖第一美女。

    “弟弟呀,人家的清白之躯已给你了,以后你要怎样对待姐姐呀?”不愧是混过江湖的魔女,给你自由前先得问清楚你的心意,不然。。。嘿嘿!

    乐乐年龄虽小,但聪慧绝伦,人家女孩家已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只差明说,要跟你一辈子,他当然明白这话后的含义。

    立刻大喜道“小弟定会真心善待姐姐,照顾姐姐一生一世!”这高兴劲可不是装的,有如此佳人愿与你共此一生,做梦都会乐醒吧!再说啦,天涯角可是黑道之首魔门的圣地。她又是天涯角的少主,若是不答应估计自己也不用活了,直接找棵树吊死算了。

    “哼,想的美,谁要你照顾!”

    却欢喜的解开乐乐身上的穴道,十足的小女人的媚态。  乐乐看的春心大动,又蠢蠢欲动。

    “呀!”她白了乐乐一眼“现在可不行,人家下面还很疼。。。”  王乐乐呵呵一笑,故意问道“那什么时候行?”  “讨厌啦,坏弟弟!快些穿上衣服,咱们进城歇息吧!”

    乐乐站起的时候,才发现若雪几乎和他齐高,这么修长丰美的身材,这在女人中绝不多见。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乐乐穿粗衣蓝衫,却很适合他的飘逸气质,若雪不觉然看的呆住了。暗道“这弟弟越看越俊俏,将来一定能骗倒一片女孩子!”还为别的女人担心,她自己早已身陷其中。

    “姐姐,发什么呆?”乐乐已收拾妥当,背起很小很小的书箱。

    若雪脸色稍红,忙道“没,没什么!人家已饿的没力气了!”

    她一提饿,乐乐的肚子也叫了起来,早已过了晚饭时间,还好洛城已经很近。

    乐乐抓起她的一只嫩白小手,若雪却突然软在他怀里,“弟弟,人家还疼,走不动了!”说完,深深钻在乐乐怀里,抬不起头来。

    乐乐呵呵一笑“让弟弟来抱你进城!”

    乐乐已把她横抱在怀里,若雪的头埋的更深,俏脸紧贴在乐乐胸膛上,闻着淡淡的乐乐特有的体香,身子越发柔软,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和乐乐有节奏的心跳声。  乐乐温玉满怀,心里不断的感谢偷马贼,感谢磷山三鼠,感谢老鬼师傅,最后他才谦

    虚的感谢自己。  在乐乐全力施展轻功下,不多时便到洛城东门。

    “姐姐,已到东门,要下来吗?”乐乐温柔的问道

    “啊,这么快就到了,弟弟好厉害!”唉,情人眼里出西施!乐乐的轻功勉强算是一流,再背上书箱,前面再抱个人,能快到哪里去,若不是内功深厚,早就气喘如牛了!

    (乐乐对作者吼道:你要是在美人面前损我,偶就自杀,看到没有,前面就是城墙,偶要撞墙啦!作者:俺啥也不说啦!你们断续!乐乐得意的狂笑!)

    城门卫兵照例盘查,看到这一对神仙眷侣,男俊雅,女的娇媚,心中大为羡慕。不过目光都集中在钟若雪脸上,眼珠珠都快掉出来了。乐乐干咳一声,朗声道“各位军爷,我们可以过去了吧!”见别的男人盯着自己的女人发呆,虽然得意,但心里却不怎么舒服。

    若雪一双美眸全在乐乐身上,见他为自己吃醋,“格格”笑起来,这一笑不当紧,那些守卫差点晕倒地上。

    守卫们见乐乐背着书箱,知道他是参加今年举人考试的,也不敢造次,现在皇上对文官极为重视,若是他年

    高中,那可是大官,这些军汉可没法比,很恭敬的请他们入城。

    洛城离皇城仅七百余里,位处风月国腹心之地,是仅次于皇城的第二大城市。集经济,政治,文化,军事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城市,人口约有六十万,实际上比皇城更为繁华。东临蓝海城,水运发达;北接草原游牧部落,与他们交易频繁;南顾皇城,两城彼此照应,军事是更为重要。

    如今皇权没落,被司徒世家摄政,很多诸侯极为不满,纷纷拥兵自立,洛城由皇族旁亲洛王爷控制,拥兵十万,家臣三千。洛王爷在各诸侯中,有着精神领袖作用,最主要的是洛王爷忠于皇族,一些保皇派诸侯对他更是言听计从。

    但多年的战乱,并没有殃及洛城,这使百姓对洛王爷更加爱戴,而洛城也更加繁华。

    洛王爷有两子一女,因为洛王和司徒家长期冷战,他的子女居然没有任何官爵,这在风月国例来罕见,不过并非他一家如此,还有许多外姓王候亦是如此,后来居然也不在呼这些名头,只有有兵有权,自家人快活就行。

    洛城的治安良好,夜间也十分繁华,灯火通明,人如流水车如龙,宛如白昼。

    乐乐和若雪进城的时候,天黑不及一个多时辰,人流正旺,很多店铺还没打洋,在灯光下,若雪衣裙上的血迹和破痕更加明显,忙拉她走进一家大型成衣店。

    店主是一位中年美妇,年龄约

欢迎分享转载→ 《开光密史,肉肉写很非常详细的小黄文/小说玉女心经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