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 > 本文内容

极品邪少_躺在妇科椅上被调教|幽兰露

发布时间:2019-11-08 07:00:11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书香门第整理

    !

    1…34  2009/9/11

    1

    庆历十年二月,圣德文帝赵璟逝世,因膝下无子,留遗诏传位与同母胞弟晋王赵豫。群臣尊遗诏,于庆历十年年三月,拥晋王赵豫为帝,号“英”,改年号庆历为泰安。泰安元年四月,英帝册封原晋王妃冉玉浓为后,招文武百官,后宫诰命,倾国库之力,行册封大典。随后昭告天下,普天同庆,万民共贺。帝后情深,羡煞旁人。

    泰安元年七月,朝野奏请上意,举行三年一度的选秀以充后宫。帝准奏,遂定于泰安二年初开始选取秀女入宫伴驾。同年四月,经过重重考核,三十六名秀女被选入宫。泰安年间的第一次选秀这才真正拉开帷幕。

    天蒙蒙近亮,太一城外城的巨大城门缓缓开启。门外等候已久的青顶小轿们鱼贯而入。穿着灰色杂役服饰的小太监们肩扛轿杆,沉默的行走在城内的青砖地上。三十六顶青轿,穿梭在一道道赤色城墙中,周围都如此安静。整个皇城似乎还没有苏醒过来。苏浅吟端坐在轿中,一身破釜沉舟的气势:家道中落,父亲年迈,几个兄弟资质平庸,难成大器。未有自己,从小聪颖过人,容貌讨喜。使全家都将振兴家业希望放注在自己身上。全家合力将她培养成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又特请礼仪师傅调教,养出了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在深闺一藏一十七年,为的就是能入住宫廷,夺得圣宠,振苏式门楣。她知道这条路将会有多么艰难,但是这已是全家最后的希望。她只能胜,不能败!!

    苏浅吟闭上双眼,细细回想从各方得到的消息:当经圣上年24,乃太后嫡子。中宫冉玉浓,年19岁,出身贫寒,据传曾一度女扮男装入晋王府做了一侍卫。与晋王有救命之恩,被晋王收入房中。后因有孕,被晋王以正妻之礼迎娶进门,成为王妃。一朝分娩,一胎生下三男,轰动全城。甚至有人偷偷打探,希望能求得其生子秘方。而晋王大喜过望,对其百般恩宠,千分溺爱。一时间竟视原先的侧室姬妾如无物。登上龙座时,更是力排众议,将冉玉浓册封为后。甚至为了昭示对新后的恩宠,属意尚仪局将册后大典大肆操办,场面之铺张豪华,前所未有。之后更是与皇后日日相伴,如胶似漆,一副情深意浓的儿女情状。皇后圣眷之浓,不知会惹得后宫多少红颜嫉妒憎恨。

    皇后之下,英帝又册封了几位原先的几位姬妾。这些姬妾中不乏出身不错的,却都只被进位为九嫔之列。唯有一陈姓姬妾,因生有一女,进位为四夫人之“贤妃”。除此之外,英帝从登基到如今,后宫竟无一例册封。

    苏浅吟知道自己面对着一个极为强大的对手。冉玉浓,是凭着什么样的手段笼络得当今圣上对她神魂颠倒,如痴如醉进而一步登天的?没有见过她真人,苏浅吟想不出来。但是,她想,那一胎三男的福分,必是给她大大的增加了固宠的筹码。毕竟皇家以多子为贵,这也是为什么每三年就要一次民间选秀的原因,目的就是最大可能的为皇家繁衍后代,以期将这基业一代代传承下去。如此说来,曾对皇上又救命之恩,又有生养之功的冉玉浓,被陛下另眼相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苏浅吟正仔细思量着,突然轿子停了,然后轿帘被掀开。一个噶声响起:“储秀宫已到,请小主移步下轿。”苏浅吟整整衣装,起身下了轿,一双妙目流转四顾。周围已经亭亭玉立了许多妙龄少女。都各自好奇打量着同伴以及四周的景色。遇到看着投缘的,还会聚在一起交谈几句,一时间莺声燕语响起,千娇百媚自不用说。苏浅吟却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子与众不同,其貌生的自然是娇艳无比,却有股傲慢娇蛮之色,头上首饰和身上衣着格外华丽。可见必是出于豪门世家。苏浅吟正猜测此女身份时,一声咳嗽响起,然后又有一声传来:“尚仪局总管贵祥见过各位小主。”一中年微胖太监已经来到人群中。

    各位秀女离开安静下来,并迅速在原地垂首站好。唯有刚刚那女子还是仰头站立,脸上神色没有丝毫改变。贵祥看了她一眼,说道:“各位小主一路辛苦,现请列成两队,随老奴来。”苏浅吟和其他秀女立刻聚在一起列成两队。唯有那名女子仍是站在原地不动。贵祥上下扫了她一眼,走到她面前问道:这位小主为何不入队呢?”

    那女子傲慢的看着他,冷冷的说:“我乃荣国公之嫡孙女刘氏婉倩。”苏浅吟大悟,荣国公的嫡孙女,那就是太后的外甥女了,莫怪敢如此张扬。且看那太监该如何收场。贵祥听她自报家门,神色没有变化,问道:“那请问刘氏小主,为何不肯入队呢?”那刘氏闻言脸色大变,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薄怒之色。最终一言不发,转身走进队伍之中。贵祥仍是不动声色。转身走到队伍前面,一挥拂尘,朗声说道:“请各位小主随老奴来。”最后将她们引入储秀宫,安置在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午膳之后,便开始一系列的礼仪调教了。到了晚上,课程终于结束。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走回房间,初入宫的兴奋让她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其中有个少女神秘的说道:“唉!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圣上和皇后现在都不在宫中呢。”其他女孩子立刻来了兴趣,围上来问:“真的?那他们去哪了?”天真的少女们此刻还没有太强烈的礼仪观念,对这整个皇朝中最至高无上的人嘴里也没有太多的恭敬。先前的少女看成功的引起了同伴的兴趣,颇有些得意,说道:“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们,咱们的皇上去了泰山祭天,把皇后娘娘也带去了。说是要一起向上天献僼。这份恩宠,可是咱大岳王朝头一份的尊荣呢。”其他秀女听完,各自唏嘘羡慕不已。苏浅吟暗暗吃惊:圣上对皇后的恩宠,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厚。看着眼前笑闹的少女们,苏浅吟不语。“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祭天是在三月初八,已经过了,所以少则三日,多则五日,陛下定会回宫来的”大家听了,雀跃不已,无论如何,她们此次进宫,不就是为了侍奉他而来的吗?未来夫君的行踪,怎不能引起这群还在懵懂之中的少女的好奇?突然,背后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大不小,刚好让在场的女孩子们听见。苏浅吟转身一看,原来是刘婉倩。不知道她在哪里听了多久,此刻满脸的傲慢,用不屑的眼神扫过各位少女。原本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刘婉倩收回目光,抬起下巴,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离开。苏浅吟玩味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个女孩子,脑子不大,心倒是不小啊~!

    到了入睡时间了,苏浅吟却靠在床头睡不着,不管她有多么沉稳。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少女,离开父母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来到异地,怎么可能不因不安而失眠。抱膝默默思念着家乡的父母哥哥们。苏浅吟扭头望向窗外的月亮,不知道此刻爹爹娘亲是否也在观望着同一轮明月。还有陛下…我未来的夫君,唯一的指望和依靠。不知道他此刻是否也在这月下思量着朝政之事呢?

    2

    苏浅吟猜错了。赵豫确实在忙,不过忙的不是国事是家事。侧身坐在龙床上,冉玉浓正躺在他腿间。裸露着酥胸,下身被一床绣被掩住。虽是三月阳春,但晚上还是有些寒冷,因此房内摆上了一火盆。两人倒也不觉得凉。赵豫伸手,侍立在床边的宫女忙递上了托盘中一个巴掌大的珐琅描金白瓷盒。赵豫接过打开,一阵草木清香散发出来,盒内盛着的是薄荷绿半透明膏状物。原来赵豫自跟冉玉浓行房以来,发觉冉玉浓双乳不但平常会自然分泌乳汁,兴奋之极时更是会在乳房内迅速蓄积大量奶水。这给两人欢爱时又平添了许多兴致,对他来说自然是好事。谁知有一日,他无意中撞见奶娘给自己儿子喂奶的场面,虽奶娘很快的拉起衣裳,还是让他窥见了两个开始变形下垂的胸部。

    赵豫大吃一惊,待奶娘慌忙整好衣装之后,细细正色探问了几句,从奶娘期期艾艾的回答,确认女子长期哺乳喂奶会导致胸部严重变形下垂这一事实后。就脸色发白的去了御书房,招来几名专长保养修身的太医密嘱。然后经太医院几个月的苦心研究,“泽婷霜”摆上了御案,当晚就被抹上了冉玉浓的胸部。

    赵豫将药霜细细涂抹到乳房后,又耐心的以手掌从浅粉色的乳晕开始,慢慢画着圈由上至下的按摩整个乳房,以求“泽婷霜”的药力能更快的被吸收。这样一按就要三四盏茶的功夫,赵豫却全不觉烦躁。只因抚摸冉玉浓双乳是他平日最爱做的事之一。玉浓的胸型如两个成熟饱满水灵的蜜桃,乳尖呈粉红,被揉捏之后又会加深变为嫣红色。乳晕颜色较浅。整个乳房是白里透着淡淡的粉,肌肤细腻,诱人抚慰。与平常女子双乳的柔软不同,玉浓的胸乳圆润富有弹性,握在掌中肆意揉捏,手感极佳,让赵豫爱不释手,每次欢爱都要握在手中好好把玩。就连平日处理国务时,也会因兴起拉他入怀,在衣襟内探手擒住一乳肆意亵玩。在冉玉浓因他的作为而发的轻声呻吟中岿然不动,更加难得的是,在如此淫靡的环境下,他居然从没有在批阅中出错。久而久之,这也成了他一项专长了。

    给冉玉浓双乳上完药膏后,两人都已情热,自然需要大干一场。赵豫忙着脱掉身上繁琐的衣物。横卧在他面前的冉玉浓早就被他剥了个精光,再加上诸多调情手段轮番跟上,已彻底就范。此刻正面带桃花,眼含春水的看着他,身子早就瘫软如泥,一幅“任君采撷”的香艳场面。赵豫哪里还按捺得住,估计就算此刻月亮陡然变成方的他也分不出神来看上一眼。三两下就扯掉碍事的衣服,赵豫扑了上来。拉开冉玉浓笔直修长的大腿,提起肉刃一挺腰就刺进冉玉浓臀缝深处的媚穴之中。

    “啊~嗯~~~!!”冉玉浓发出愉悦的呻吟声,肉刃被紧致内壁迅速包裹收绞带来的快感让赵豫也发出喟叹。他将冉玉浓的大腿拉的更开,驱动肉刃更加猛烈的撞击他股间媚穴。这样激烈的频率给冉玉浓带来席卷全身的快感。他也顾不上羞涩吐出一连串甜蜜的呻吟,修长的双腿自然缠上了赵豫的腰。

    猛烈抽插了一刻钟,赵豫伸出长臂,揽住冉玉浓,就着肉刃还在他体内,把他抱了起来放坐在自己身上。姿势的突然变化带动肉刃在他内壁的角度变化,小凸点被用力擦过,激得冉玉浓“啊呀~!”的一声惊叹。腿间的粉茎也猛地一弹,开始站立起来。还没等他说话,赵豫挺起腰部,狠狠地向上一顶,然后落下。冉玉浓随之喊了出来:“啊哦~~啊哈…。!嗯啊!”赵豫紧扣住他的腰,驱使肉刃更加快速的向上冲刺。由于体位的原因,冉玉浓的全身都被压在赵豫的肉刃之上,与之相对的媚穴被开拓探入的更深。随着肉刃在体内的作恶,口中的媚吟也一声高过一声,到最后已经是到了放肆的浪叫起来:“啊哦,好爽~~~啊哈~~好深~好棒~相公~~你好棒~~~啊哈~~嗯啊啊啊啊啊~!”赵豫得到他的鼓励,下面的动作更加卖力,顶的冉玉浓身子一下一下的往上窜起然后又失去支持的重重落下。胸前的诱人双乳也被这一上一下带动的上下抖动起来,极端的香艳放荡。

    赵豫看着在眼前颤动的双乳,将脸贴了上去。在玉浓深深的乳沟内留下了一个深红的吻痕。再偏过头去,含住一颗乳头在嘴里大力吮吸。一时间,呻吟浪叫声,乳头吮吸声,咽奶的咕咚声,肉体拍击声,还有肉刃抽插在媚穴中漾出的淫水声,回荡在房间的任何角落,持续了良久,直到月上中宵……

    用力的最后冲刺之后,伴随一声沉沉的低吼,一股滚烫的浊液灌入冉玉浓内庭,冲激着脆弱的肠壁。受到刺激,前方的粉茎,小幅的抖动几下,也射出了内存的精水。两人瞬间脱力的倒在一起,双双张嘴大声的喘息。稍稍平息下气息后,赵豫扳过冉玉浓下巴,将嘴巴覆上那一抹湿润嫣红。冉玉浓温顺的迎合,过了一炷香功夫,才结束与他唇齿交融的缠绵深吻。然后赵豫扬声唤人进来伺候。

    彼此将身体清理干净后,冉玉浓疲倦的躺下,准备阖目而眠。赵豫看到,俯下身对他说:“宝贝先急着别睡。还有事要办呢。”冉玉浓嘴里含糊的“嗯”了,却并不睁开眼睛,微微张开双腿曲起,露出还未闭合的媚穴。赵豫把准备好浸满药性的玉棒放置进去,再用凝香丸塞住。然后才拉过锦被,将两人身体盖住。双臂已经将冉玉浓环入自己怀抱。一只手在他双乳上来回流连轻抚。看着心爱人的红晕未褪的睡脸,心中的柔软无所顾忌的敞开来:这是我的宝贝,我想与之共度一生,保护和疼爱的人。他对自己说。

    对于选秀,赵豫本人并不热衷。对他来     对于选秀,赵豫本人并不热衷。对他来说,有了冉玉浓在怀,一天十二个时辰,自己恨不得拉着他做上个十个时辰。哪里还会有兴趣再纳新宠?更何况玉浓身后没有什么有力支持。原先为了堵住那些计较皇后门第低下的迂腐士大夫的嘴,而想法为他寻来的某冉姓没落贵族遗落在外的血脉的身份,也并不能完全平息士族对皇后出身的非议。这时候如果后宫出现一个完全符合那些世家门阀要求的宠妃出现,可想而知他们会动上什么样的脑筋,而给自己和宝贝的安逸生活带来多大的困扰。就冲这一条,赵豫就对那还素未谋面的36名秀女起了厌恶之心。也正因此,他才选在选秀正紧锣密鼓的展开中,大张旗鼓,史无前例的带着玉浓一同前往泰山祭天。目的就是警告某些人:皇后在天子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想要将歪脑筋动到后宫乃至皇后头上,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够不够格和天子一搏。

    这次回宫后,相信他和玉浓会面对很多问题。但是这没什么,赵豫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能保护好玉浓还有他们的三个皇子。他从来都不是个软弱,任人拿捏的无能君王。自然不会任由自己心爱的妻儿被下臣欺辱。如果那些人能够聪明起来,从此安分守己,自然就可君臣相安无事,否则…。。赵豫对着帐顶冷冷一笑:自己也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懒得再想,赵豫微侧头看看冉玉浓恬静的睡颜,在他嘴上亲亲,然后也闭上双眼睡去。

    3

    住在宫里的日子久了,开始的兴奋也就淡了。每日各式关于礼仪言行举止的教习另秀女们疲惫不堪。相较之下,苏浅吟因自幼就被以进宫为目的养育。还算应付的比较容易。而刘婉倩将各类教导应付的轻松自如,可想而知。她未出阁时受到的相关调教比苏浅吟只多不少。由此可见刘氏一族的用心,就不知太后在这场谋划中起到的是什么作用。可以肯定的是,她不会反对自家外甥女嫁给自己儿子,亲上加亲还是其次,自家的势力又可巩固一层。先帝的皇后不也是太后家的外甥女吗?

    除了刘婉倩外,苏浅吟也暗中观察过其他备选的秀女。其中颇有几个出众的美人。论性情虽各自不同,但是在未来殿前选秀被选中的可能性是极大的。这些人,包括自己在内,自 然成了其他秀女眼热的目标。虽然没有真动什么坏心思,一些恶作剧却层出不穷的出现在自己生活里。譬如胭脂被人调换成辣椒粉啦,床褥下出现咯人的石块啊,绣鞋被扔进池塘里啦。别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都是气愤不已的去找贵祥理论,极力要求贵祥查明真凶,并对周围的同伴冷面以待。唯有苏浅吟不以为意,每次遇到只是淡淡带过,并不声张,对旁人还是一视同仁的亲切和厚。久而久之,出现在她身边的恶作剧反而少了不少,与众秀女相处融洽。而刘婉倩,因背后的实力,无人敢去抚虎须,自然一直置身事外。却因向几次要求拜见太后未果,而暂时收敛了气焰。一时间,整个储秀宫上下还真一团和气,静若平湖。

    三月二十四,帝后终于回宫。满朝文武,后宫上下自然是为接驾一番忙碌。三十六名秀女,也一同在后宫接驾的人群中。因品阶太底,只能远远的跪在妃嫔之后,离玉阶甚远。自然是看不清帝后的面容了,只看见两条身影,携手相扶的走过匍匐的人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当天,储秀宫的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平静被打破,因为天子的回宫,各位秀女都忐忑雀跃不已。尽管没有看清陛下的面容,只要想到他现在正在宫中某处,就让这些其实还在豆蔻年华的少女们心中欢喜一阵了。就连一向傲慢不可一世的刘婉倩也露出几分小女儿态。让苏浅吟看到觉得有趣。

    (Www。。)txt电子书下载

    苏浅吟自己倒还是清醒的,虽然也有几分陛下回宫的欣喜,更多的是对未来该如何谋划的思量。晚上被几个对她表示亲近之意的秀女缠在房中几个时辰。听她们娇声笑闹的交流着今日接驾的见闻。多是些无聊八卦,苏浅吟还是按住不耐烦,面带微笑的听闻着。好不容易送走最后一个兴奋的秀女,苏浅吟被吵闹的胀痛的脑子也总算舒缓了下来。看着天色还早,索性出了储秀宫,到附近的一个小花园散步。

    信步走在花园内的羊肠小道上,苏浅吟随意观赏周围的景色。月亮已经升起,将四处胧上一层淡淡的银光。这个花园虽小,却被收拾的秀丽齐整,还有几处颇有可看性的景致。苏浅吟漫步其中颇有些赞许。一阵夜风吹来,也带来了一阵人声,像是从前方的假山后传来:

    “哎!依你说,这次的殿前选秀,哪位小主最有可能获得圣宠啊?跟兄弟指点一下,也好给我指个靠山”

    “你问我?那依我看啊,这次的这批小主你哪位都别指望了。别看现在储秀宫上下一阵忙话,全部白瞎!!”

    先一个声音又想起,这次带了几分不服气“我看你这话就说糊涂了,这次的小主们以我看着,有好几个出挑的,比如说那苏小主,林小主,张小主,安小主,那模样连我这废人都看着喜欢,何况是咱们圣上呢?”

    另一个声音嗤之以鼻,回答:“你小子就是没出息,眼光比老鼠还小。这次这批小主,要是三年之后才来参选,倒还是有几分希望。这一次,板上钉钉的白费心思。”

    先一个声音好奇了:“那是为什么,你给我说说?”

    “我问你,你想想现如今咱们皇上最最宠爱的是谁?”

    “那还用问,当然是皇后娘娘了。可我看来,说句大不敬的话,这次的小主们好多都比咱皇后长得好得多,兴许其中几个让咱们陛下一看就喜欢也是有可能的啊!”

    另一个声音鄙视的说:“所以说你蠢,没眼光也没脑子。要说长相身段,不说这次的小主,咱们宫里原先的几位娘娘,哪个不比皇后美貌。你看皇上多瞅了谁一眼?这说明啥?说明咱皇上图的根本不是这个。”

    先一个声音“哦”的一声,又不解的问:“那你说,咱皇上图的到底是皇后什么啊?”

    另个声音回答:“这我哪知道,陛下的心思能是我们这种废人猜测得到的?不过照我看,这陛下对皇后动的是真心啊。前日子,我们宫的吴昭仪亲手做了些糕点,差我送了盒给皇后娘娘,恰好遇到陛下也在,我就偷偷看着啊,这皇后面上还看不出什么,那陛下看皇后的眼神额~~啧啧~活像是要把皇后一口吞了似的。我在旁边都臊得慌。你说,咱陛下对皇后这番心意,还能有假?”

    “那照你这么说,这帮小主就真没希望了?”

    “十有八九,要是过个三年,咱陛下新鲜劲过了,或许还能瞧上一两个。现在他和皇后好的蜜里调油样的。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别人?只可惜这帮小主了,估计这辈子都别再有什么指望了。”说完,还清楚的叹了口气,颇有些同情的样子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沉默,苏浅吟在外也听着有些痴了。正发呆的时候,那两个小太监中的一个说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走了,要是晚了被管事的公公们发现,可就糟了。”另一个人也说:“也是,我们走吧。”

    苏浅吟一惊,这四周又没什么能供她躲一下的地方。急中生智下,她扬声喊道:“宁儿,你在那里吗?好妹妹别找了,姐姐实在害怕,天都黑了,宫门也关了,你快跟我回去吧。”那宁儿就是两个太监口中的安小主,年龄较小性格天真,对一向温和的苏浅吟很有些依赖。两人总是姐妹相称。苏浅吟情急之下,就喊出她的名字。那两个人吓了一跳,又不出声了。苏浅吟假装上前走几步,又喊道:“妹妹,你要是在的话出来吧。姐姐知道那簪子对你重要,可是…。太晚了…明天我帮你找好吧”她又连着“妹妹安宁妹妹”唤了好几声,自然没有人应她,她也慢慢的边喊边走远了。估计已经走得离那两个太监很有些远了。才转身从园子里绕回储秀宫。心想道:“这样子应该不会让那两个人怀疑我偷听到他们的谈话了。只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怀疑到安宁呢?两个碎嘴小太监,安宁应该应付的来吧!”这样想着,她也不以为意。

    四月,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众秀女期盼已久又忐忑不安的殿前选秀还有几天就开始了。这天贵祥带着秀女们前往尚服局裁制面圣德穿着。一行人默默的行走在宫道上,各怀心思的时候,前方传来清道的呼喝声。众秀女抬头一看,居然是皇后的凤驾过来了。贵祥一挥拂尘,指挥大家分开沿着道旁跪好,自己则躬立在道旁恭手行了大礼。

    凤驾走近了,八对宫女前行,手捧香炉,手巾,痰盂等物,后则是一辆十六人抬肩舆。端坐在上的,自然就是皇后了。苏浅吟从各处听到有关她的轶闻,终于忍不住微微抬起头,目光飞快的看了她一眼。第一眼,颇有些失望。

    皇后斜倚在位子上,胳膊在软枕上支起,扶住自己的侧额。远远看着一副慵懒又漫不经心的散漫感。面容算端正,额头饱满,鼻梁挺翘。朱唇饱满。但整的来说,并不算什么倾国之色,充其量一个秀丽佳人。这一群秀女中,任何一个人似乎都可以从容貌上将她比下去。就是这样的人,彻底的俘获军心吗?苏浅吟心有不甘不解的又看了一眼,这一眼,她呆了。

    真的很奇怪,明明跟刚刚看到的是同一个人。感觉却完全不一样。皇后的皮肤很白,但是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浅朱色双唇似启未启,在四月的阳光照耀下,闪着湿润的光泽。整个人还是散漫的,可是苏浅吟突然觉得有些面红心跳,只觉着这人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诱人。就在那具身体上,苏浅吟感觉到一种不动声色的媚气,这种媚气,不是来自于她的身姿,也不是来自她的眼角眉梢。而似乎是从她整个身上,让人难以察觉的散发出来。就像一个内里盛满香料的盒子所散发出来遮挡不住的幽香一样。她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风情。直到很多年后的某日,她终于恍然大悟:那人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不就是一名叫“情色”的,最原始也最撩人的诱惑吗?

    突然,一声呵斥声响起“大胆”,苏浅吟娇躯一颤,以为自己大胆行为被发现了。之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另有一个秀女的打量太露痕迹,被眼尖的尚仪女官看到,出言呵斥。那秀女吓得哆哆嗦嗦,伏在地上连连磕头,哀哀求道:“娘娘饶命,娘娘饶命。”早有几名内侍上前一左一右的按住那名秀女。那尚仪女官正要开口发落她。肩舆上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清亮的音质,又暗地带着一缕磁性:“算了,笉瑜,别耽误时间,饶了她这次吧!”那女官立刻转身鞠身向肩舆行礼恭敬道:“是!”然后示意内侍放开那个倒霉的秀女。皇后说了句:“走吧!”一行人迅速而有序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开视野,一群秀女才起了身,唯有刚刚逃过一劫的那名女子,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苏浅吟扫了她一眼,这就是权力的力量。在这个后宫,居高位者尽可尽情处置底下人。甚至连她身边的奴仆都可以虽然裁决一个人的一时的命运。皇宠,则是这权力的来源

    之后的尚服局裁衣,大家都有些怏怏的。刚刚发生的一切,让这群少女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皇宫的真实。她们这群人的生死,其实不过是上位者的一句话。这对这群对未来还抱有极大憧憬的少女们来说,是个残酷的打击。苏浅吟倒是没有空来伤怀。她在想,皇后去的方位,应该是外廷,外廷中能让宫眷出入的,只有御书房。皇后这样匆忙的去御书房,是为了什么呢?

    4

    再给她十个脑袋她也猜不出冉玉浓这样匆忙赶到御书房的原因。冉玉浓自己也很无奈。好不容易今天赵豫政务繁忙,在外廷被一帮大臣缠住不能脱身。正暗自庆幸今日不用又被那个日日发情的野兽骚扰上一天了。没想到接近中午时来的一份手谕,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那份强调了由他亲启的手谕只有三个字:“我饿了!”。冉玉浓无语,不假手他人,亲自把那份四不着六的手谕烧掉。然后吩咐摆驾御书房。

    来到御书房门口,冉玉浓下了肩舆,门口守立的内侍见他驾到,忙打开紧闭的大门。挥退侍从,步入正堂内。赵豫并不在位上。倒是总管福禄正守在偏房门口。冉玉浓自是明白,赵豫正在偏房等他呢。便转身走过去。福禄见他走过来,躬身行了一礼。也不多言,侧身向外退到了大门口,这才转身出去招来小内侍关上大门。

    冉玉浓步入偏房,还未看清房内,突然一股大力袭来,一双强壮的手臂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的细腰。随即耳边响起赵豫带着灼热气息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来,快饿死为夫了。”冉玉浓又羞又恼又好笑,轻唾了一口说:“亏你还有脸提,堂堂天下之主,九五之尊,成天尽干些不正经的事。瞧你今天写的那道手谕,像什么东西,不伦

欢迎分享转载→ 极品邪少_躺在妇科椅上被调教|幽兰露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