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 > 本文内容

老王的退休生活,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啊疼用力点射里面快/吻了你就是我的

发布时间:2019-11-08 07:00:13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吻了你就是我的 糖果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生啊?

    偷偷摸摸的躲着听他和哥儿们讲五四三

    后来「行迹败露」被揪出来

    她竟然当着哥儿们的面指名要找他!

    嗯,照这种「扮势」看来,这女孩应该是要告白吧──

    什么?他猜错了?她不是要向他告白,而是骂他变态?!

    喂,男生聚在一起看写真集是很正常的事

    偷听又偷看的她才是比较变态的那个人吧?

    而且既然她不是要来告白的,为什么又说喜欢他

    还像个女强盗一样夺走了他的初吻?!

    好,既然她那么主动,那就来交往啊,他才不怕!

    他们才交往十七天就「奔回本垒」,他很满意这样的进度

    可没想到她「睡」过以后就狠心地将他拋下

    和爸爸妈妈一起搬到英国那个遥远的地方。。。。。。

    序  糖果

    糖果觉得台湾的便利商店真的是愈来愈神奇了。

    一波接着一波有的、没的促销活动,专门骗像糖果这种管不住自己荷包的消费者。

    比方说那个数字超商最近一波的买饮料送公仔活动,我每次经过超商就会忍不住想进去买一个公仔回家。

    满怀着兴奋,带着饮料和公仔一起回家,拆开之后发现不是自己的星座(或是已经重复的)之后,就会一股劲儿像被戳破的汽球般尽泄而去。

    糖果家里有很多这种小玩意儿。

    不知道为什么,那阵子的搜集风头过了之后,那些东西就像累赘一样堆在墙角,丢又舍不得,留着又嫌占空间。

    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吧?》《

    啊啊啊啊啊。。。。。。不管啦!可恶的公仔娃儿,快把我的星座吐出来!

    以上,就是糖果最近的生活小插曲。

    就酱子,各位读者大人们咱们下回见啦!

    新系列开始了,请大家要多多捧场唷!^^

    第一章

    她总是偷偷地在看着他。

    上学的时候,拥挤的公车上,她会刻意挤到离他只有三、四步的距离外,隔着课本偷瞄他惺忪的睡脸;上体育课的时候,她老是心不在焉,偷眼瞧着他在篮球场的另外那头正跨步飞跃上篮的动作;放学的时候,她时常会坐过站,因为舍不得离开那辆有他在的公车。。。。。。

    (Www。。).

    她暗恋他将近两年半的时间,从高中一年级时的开学典礼中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一直到现在高三上学期都已经结束了,她依然还是只敢躲在一旁偷偷地瞧着他的一举一动。

    何东沅,明实中学三年三班,座号三号,身高一七七公分,体重五十五公斤,天蝎座O型,没有女朋友。

    这些讯息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很容易就可以查得出来,夏瑶比较感兴趣的并不是道些制式的资料,而是何东沅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他并不是校园里头最耀眼的男孩子,成绩算是中等、运动神经也还可以,可能是他身边那两、三个死党都太过优秀了吧!所以何东沅的亮度总是被他那些朋友过于外放的耀眼光芒给遮掩住。

    她班上的女孩子们注目的焦点总是放在何东沅的那些死党身上,夏瑶很高兴知道这一点,这代表何东沅的好只有她一个人注意到而已。

    然而可悲的事是:她很可能没有机会继续再这样偷偷地暗恋何东沅。

    高三上学期过了一半左右的时候,夏瑶的爸爸接到公司调职的命令,他的上司决定要派他到英国去开拓新兴的市场,妈妈舍不得让爸爸单身一个人赴任,所以把夏瑶叫去开了场紧急的家庭会议。

    全家一起搬到英国伦敦去,是爸爸妈妈最希望的结果。

    但是爸妈还是给了夏瑶选择,因为她只差一学期就可以念完高中的课程,学业、朋友都在台湾,她其实可以一个人留在这里继续把学业念完,再来考虑要不要到英国去念大学或是留在台湾升学。

    对于一个人被留下独自在台湾生活一点自信都没有的夏瑶,反覆思考了很久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要跟着爸妈一起搬到伦敦去。

    这也就代表,她的单恋即将结束。

    期末考结束的这一天,放学后校门口旁的公车站牌下,夏瑶恋恋不舍的双眸紧紧盯在何东沅的身上。

    就快要见不到这个人了。

    她觉得心酸酸的,很难过很难过。。。。。。

    望着何东沅的背影,夏瑶觉得自己的视线一片雾茫芒的,好像是哭了吧!

    「东沅,考完试了一起来场斗牛赛吧?」

    「好耶!走。」

    脱离了排队等公车的队伍,何东沅奔跑着追上前头一辆脚踏车,一蹦一跳间顺利坐上刚刚吆喝着他一起去打球的好友秋明华的脚踏车后座。

    在此同时,左侧一辆公车缓缓地驶近,刺耳的煞车声响及周遭学生们杂沓的脚步声、嚷嚷声让夏瑶突然间清醒了过来。

    她揉揉充满湿意的双眼,望着那辆载有自己心上人的绿色脚踏车慢慢消失在校门之内。

    他不搭这班车回家了吗?

    脚步像是自有意识般,但她前进的方向跟那些急着挤上车赶回家的学生们不太一样,夏瑶闪避着与她反方向的人群,一个人独自地循着刚刚那辆脚踏车的路线,静静地走回学校里去。

    原本想趁着最后一天,将何东沅的身影牢牢记在脑海里的。

    夏瑶有些埋怨地恨着那个骑脚踏车的男孩,为什么要破坏她的最后纪念。

    期末考已经结束,今天是高三上学期的最后一天,也是她能见到何东沅的最后一天,寒假他们全家回到南部去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完旧历年之后,就要举家搬到英国去了。

    为什么那个男孩要来约何东沅打球呢?

    夏瑶边走边咕哝地怨着、怒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爸爸要被调职呢?为什么她没有勇气跟妈妈说要自己一个人留在台湾念完高三下学期的课程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她没有勇气跟何东沅告白?

    过去那将近两年半的时间,她高中生涯里最菁华的时刻,为什么她不曾鼓起勇气向何东沅告白?

    如果她在高一时就跟何东沅告白的话,说不定现在与何东沅交往稳定的感情能够给她自信,让她有足够的勇气一个人留在台湾。

    为什么。如果。

    夏瑶边走边怨着自己。她的个性就是这样。胆小、懦弱又怕事,总是埋怨自己、埋怨他人,或是埋怨所有的一切。

    夏瑶停下了脚步。

    远处的篮球场内聚集了一群男孩子,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商讨些什么,夏瑶走到榕树下去选了块干净的水泥地,从书包里取出手帕铺在地上然后坐了下来。

    在一群男孩子里面,她一眼就可以找到何东沅的身影。

    她的眼神一旦搜寻到心上人的正确座标之后,就会紧紧地跟随着他,舍不得片刻移开视线。躲在远远的树荫下偷看他打球,今天也会是最后一次了。

    何东沅那不特别高也不特别矮的中等身材容易令人辨认出来的原因是:他后脑勺处总是会有一撮不乖乱翘的头发;不知是不是起床后没有好好梳头的关系,那一撮微微翘起的发丝,常常成为躲在远处偷看的夏瑶辨认出何东沅的记号。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荫间的空隙洒在夏瑶的脸上,校园里渐渐没了学生们吵杂的声音,因为期末考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像疯了般冲出校门争相享受寒假去了,只有她这个傻子,为了能够多看一眼喜欢的男孩,一个人傻儍地坐在运动场边。

    篮球场上已经分好双边队伍,啪啪啪地几下击掌声之后,三对三斗牛比赛正式开始。

    运着球左闪、右闯,在一个突然的停滞后,一个高大的男孩早地拔葱地在禁区内起身跳投。

    球擦到篮板弹了出来,何东沅高高跳起抢到了这个篮板球,落地后转身躲开了防守球员的抢夺,脚步移动快速的他在禁区中又闪过了另外一个对手后,右手一勾站在篮框底下勾射擦板得分。

    「哇!好厉害噢!」夏瑶忍不住开心地拍起了手,坐在太阳晒不到的榕树下替何东沅欢呼起来。

    可能是画面太过突兀显眼或者是欢呼的声音远远传了过去,正在比赛场中的一、两个男孩好像往她这里瞥了几眼。

    夏瑶顿时僵硬地停住了动作和欢呼,她坐在这里偷看是不是被发现了?

    然而他们只是看了几眼而已,场上正在厮杀的比赛血淋淋地正在进行中,只消一个闪神,操球的敌手就能轻易闪过自己的防守跨步上篮。

    忐忑不安地观察了好一会儿之后,夏瑶发现应该没有危险,于是才安心地继续坐在原地偷看。

    她真的好胆小喔!就算被他们发现了,如果可以趁机跟何东沅告白的话。。。。。。

    唉,她老是在想为什么和如果。

    为什么怎样怎样怎样、如果怎样怎样怎样;过完农历年之后就要跟台湾这里的一切说Bye…bye的自己,就算现在跟何东沅告白了又能如何?已经确定要转学、搬到伦敦去的事情并不会因此而更改。

    只会惹得自己更加伤心罢了。

    最后还是只能按照原定的计画,在这最后一天里努力地将何东沅潇洒的身影记得牢牢的,就算明天之后没有办法再见到他,她还是会一直一直记得何东沅这个人。。。。。。她第一次真心喜欢上的男孩子。

    远处的比赛似乎已经分出了胜负,夏瑶听见何东沅与两位死党的高声欢呼。

    结束了吗?

    接下来何东沅应该要到校门口去搭公车回家了吧?

    可是何东沅和朋友们却在篮框底下坐着聊天,输了球的那三个人则慢慢地走出球场,往夏瑶坐着的这个方向走来。

    运动场边有一排自动贩卖机及多个供学生使用的洗手台,就在夏瑶坐着的那棵榕树后方不远处,原本开始精神紧张的夏瑶,在发现那三个人的目标其实是自动贩卖机而不是偷窥的她之后,悄悄地又松了口气。

    大概赌注是输球的人请喝饮料吧!那三个人投钱进贩卖机总共买了六瓶运动饮料,然后一边聊天一边打开水龙头清洗着汗湿的脸面。

    隐隐约约中夏瑶听见了这样的谈话声……

    「东沅那小子带了一本写真集来,等等咱们找间空教室一起看吧!」

    「写真集?真的吗?哇噢。。。。。。」

    三个大男生纷纷发出了暧昧不明的笑声。

    「是哪种写真集,东沅有没有讲?是偶像那一种的,还是咸湿有露三点的那一种?」

    「我没问那么清楚,等等跟他借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三个男孩洗完脸之后拿着饮料缓缓地走回篮球场去,并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夏瑶,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全听了进去。

    东沅,写真集,露三点?!

    真是个令人惊讶不已的情报。

    印象中能够拍写真集的女星都是身材姣好的……纤细的腰、丰满的胸部,也许,还要求得有一双美丽修长的腿,脸蛋更不用说当然是要上上之选才行。。。。。。

    原来何东沅喜欢那样子的啊?

    以上那些想像只是夏瑶印象中的偶像写真集,露三点的写真女星她是一个也不认识的,遥望着远处那正与友人嘻笑、聊天的何东沅,夏瑶下意识地低头瞧了瞧自己发育堪称已完成的丰润身形。

    纤细的腰,有。女同学们总是在私底下羡慕她的细腰,二十四腰的牛仔裤她穿起来还嫌有些大呢!

    丰满的胸部,应该算。。。。。。有吧?她前阵子跟妈妈去买内衣时才特地量过的,她有三十二C呢,以她的身材比例来看的话,这样子应该算是丰满吧?

    至于美丽修长的腿,夏瑶低低叹了口气,没有。

    对外总是号称有一五五公分的她,实际上的身高只有一五四公分而已,不被嘲笑是矮冬瓜就要偷笑了,去哪儿偷一截修长的美腿来啊?

    撇开美腿先不谈好了,论脸蛋的话,她长得算是相当清秀的。细长的眉、清亮有神的双眸,笑起来还算是相当甜美的唇型,再加上及肩的一头柔顺清汤挂面直发,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乖巧的学生妹。

    唉,学生妹啊。。。。。。想必一定跟何东沅喜欢的型差一大截吧?

    想着想着,她不禁有些自卑了起来。

    到底为什么她竟如此缺乏自信呢?明明在一群女同学之中,大家都说她的条件超好的,铁定有很多男生会喜欢她,但事实上,她从来没有接过男生写的情书,也从来没有感觉到男生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过。。。。。。

    这就是她潜意识里会如此自卑的原因吧?

    所以,她暗恋何东沅整整两年半的时间,到了最后还是只能懦弱地躲在一旁偷偷看着他,什么也不敢说。

    夏瑶将脸埋进双膝间,蒙着脸不停懊悔自己如此缺乏自信,如此缺乏行动力。     夏瑶将脸埋进双膝间,蒙着脸不停懊悔自己如此缺乏自信,如此缺乏行动力。

    突然,她听见了男孩们走近的声音。

    边走边运球的啪啪声与男孩们交错在一起的谈笑声,渐渐地靠近她,夏瑶心下一惊,偷偷地抬起脸观看,发现他们经过距自己身旁大约二十公尺的那条斜坡之后,往最近的一间空教室走去。

    那是一年级的教室,考完期末考之后大家兴奋地冲出学校,大概是忘了把门给锁上吧?男孩们鱼贯地进入教室,不多久就突然传出了一阵口哨及惊叹声。

    他们一定是围在一起共同欣赏着那本写真集吧?

    也不知到底是哪儿来的勇气,夏瑶背着书包慢慢地靠近那间教室。

    明明刚刚还一直在懊恼着自己的懦弱和胆小,直到她人都站在教室的门旁边,能够清楚地听到里头的谈话了,夏瑶才突然清醒了过来般。。。。。。

    她干嘛要站在这里偷听?

    万一被他们发现的话,她该怎么解释才好?学校里现在几乎都没有学生了,一旦被发现的话,她连自己只是单纯路过这样的藉口都掰不出来。

    「哇哇哇,真不是盖的耶!」一个男声猛吞口水地直称赞着,「这个女的胸部好大喔。。。。。。」

    「不仅大,还很坚挺呢!形状很漂亮啊。」

    (WWW。。).

    「摸起来感觉不知道是怎样?」说着说着竟伸出手摸上那光滑平坦的彩色铜版纸。「要是真能让我摸一把就好了。。。。。。」

    「喂,小山你这个色狼,还真的伸出手来摸啊?」几个男生不约而同一起轰笑出声。「要不要干脆借你带回家去,让你躲在被子里摸个够啊?」

    「可以吗?」男声充满期待地问。「东沅,你都已经拿出来给大家传阅了,想必你自己应该看腻了吧?那借我一个晚上好不好?」

    既已有人不怕羞地开口要求,其余几个大男孩纷纷也开口向何东沅预约。

    「我也要借,东沅,小山看完之后轮我,可以吗?」

    「那明朗用完之后换我,我排第三个。」韩岳宁连忙举手预约。

    见大家跟着起哄说要借,林国正慢半拍地也开口了。「我排岳宁的后面。」

    「喂,用什么啊?你们不要用那么奇怪的字眼啦!」何东沅的视线轮流扫过好友们兴奋的脸。「这只不过是本写真集而已,又不是活生生的女人,你们光是这样看就能兴奋起来喔?」

    夏瑶屏气凝神地将手缩在胸前,心跳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

    那是何东沅的声音。

    她其实很少有机会可以听到何东沅讲话,因为两人不同班、又不认识,平常能够在远处偷眼瞧见他就已经算是幸运了。

    「当然啊!难道你不会?」韩岳宁挑眉反问。

    「嘿,你少假了,东沅,我就不信你没盯着这本写真集自己一个人做过。。。。。。」

    何东沅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朝友人们挥了挥手。「好啦,借给你们啦,不过还回来的时候,我可不希望看到上面留有什么奇怪的痕迹喔。」

    这一本「纯粹」曾经是他老哥的宝贝收藏,但最近他好像另外又买了一本新的,叫做什么「欲语还休」,于是这本写真集就被老哥给打入冷宫啦!

    上回秋明华到他家去玩,看到藏在床底下的这本写真集就顺手借了回去,今天其实不是他带写真集来学校,而是秋明华「欣赏」完了,带来还给他的。

    「东沅,你放心啦,我都会准备好卫生纸,绝对不会弄脏你的书的。。。。。。」

    几个大男生又轮番轰笑出声,听得站在外头的夏瑶满脸通红。

    他们的话题。。。。。。太劲爆了吧?

    原来男生都是这个样子的吗?聚在一起看露三点的美女写真集,甚至一起谈论这种羞人的事。。。。。。

    「咦,阿秋,你不想看吗?怎么一直不讲话?这样你要排在最后了噢。」

    秋明华与何东沅对视了一眼,忍不住骄傲地笑了出来。

    「兄弟们,我跟东沅是什么交情,你们难道不知道吗?那本写真集我这几天「刚用完」,所以才轮得到你们啊!」

    「啧,臭小子,太可恶了你们。。。。。。」游运山把美女写真一把抢了过来。「总之,现在轮到我,我要带走了。」

    「走吧,期末考终于结束,咱们球也打了、饮料也喝了,回家放寒假去啰!」

    听见男孩们拉动桌椅往外走的声音,夏瑶连忙闪身离开门旁躲到教室的另一边去。他们说要回去,那应该不会再往运动场这边走过来吧?若他们现在往运动场这边走的话,一定会看见她躲在这里。。。。。。

    站在铁制的水沟盖上,整个背脊紧紧靠在灰色的墙面上,夏瑶仿佛惊魂未定般无声喘息着,男孩们一个个走了出来,交谈的声音距离她好近,夏瑶原本以为自己躲得巧妙,却没发现自己的身形的确是藏了起来没错,却落了个右肩上的书包露在墙外。

    「嘿!你一直躲在这里偷听吗?」

    男孩的声音在墙的另一边响起,夏瑶觉得自己好像心脏停止跳动了般。

    书包的重量突然间加大,她整个右肩垮了下来,于是身子一歪,整个人从隐身的墙后现形了出来。

    六个男孩同时望着她,惊讶地瞪大双眸。

    「那个。。。。。。我。。。。。。我。。。。。。」

    「你从刚刚我们在打球时就一直在偷看吧?」秋明华眼尖,指出了她刚刚坐着的位置。

    游运山瞧了她一眼,记起了刚刚发生过的事。「啊,没错,刚刚我们队进球的时候,她好像还拍手欢呼了一下。」

    夏瑶的脸色愈来愈红,根本找不到任何藉口的她只能一迳地低着头。

    最后,将她揪出来的那个男孩又说话了。

    「你是想要告白吗?这里有六个人,你想找的人是哪一个?」

    男孩们围了上来,大概是看到她脸红不敢抬头的样子,几道打量的目光既直接又露骨。

    「长得挺可爱的嘛!」曾明朗率先发出称读。「女孩子就是不一样,脸红起来的时候真是可爱极了。」

    其余的人又往前跨了一步,想要看清楚她低垂着脸的可爱模样。

    「嘿,你们别吓到人家了。。。。。。」韩岳宁自己明明是靠得最近的一个,却拼命挥手想要阻退后头的哥儿们。「看你的学号是三年级的。。。。。。你叫什么名字?」

    「岳宁,你的头很大耶,不要挡住我们啦!」游运山不满地从后头双手搭上他的肩头,身上的重量全压到他身上去。「人家不见得是来堵你的,你问什么问啊?啧!」

    她只是偷听不小心被抓包,才不是来堵谁的,也没那个胆子告白啊。。。。。。夏瑶刚想要摇头否认,那个将她逮出来的男孩又说话了。

    「你再不讲清楚是要来找谁的话,我看这几个人可能要打起来了。」秋明华笑着催促。「同学,你到底想要找哪一个?」

    男孩们又往前跨了一步,喜孜孜地等着她的回应。

    被逼急了的夏瑶,抬起红透的脸指着那个站在后头、离她有点距离的男孩。

    「他。。。。。。」

    何东沅讶异地瞪着女孩。她的手指向的竟然是他?

    在这群好哥儿们当中,就算他再怎么自大都排不上前三名,功课好的是阿秋,小山和国正,运动神经发达的是阿秋、岳宁和明朗,人缘好擅交际的也只有阿秋、小山和明朗,不管挑哪个基准来看,他在这群哥儿们中都是比较不显眼的那一个。

    而这个女孩说要对他告白。何东沅瞬间感觉到哥儿们的目光齐往他身上射了过来。

    「啊,原来是东沅的货。。。。。。」韩岳宁的声音透着不小的失望。「走吧走吧!没戏唱了。」

    秋明华走过去将发愣的何东沅拎到女孩的面前。「那我们就不打扰啰。」

    接着就吆喝着哥儿们离开,留下何东沅和女孩两个人独处。

    第二章

    直到男孩们全部都离开了,夏瑶和何东沅还是维持着一样的姿势面对面站在一起,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未了,还是何东沅受不住那样漫长的沉默,对着脸红的女孩挥了挥手。

    「你打算就那样一直站着吗?」

    既然已经指名要他留下了,好歹也对他说点什么吧?如果他也像她一样闷闷地罚站下去,眼看天都要黑了呢。

    然而他的话只是让脸红不已的女孩更加低下头去。

    拉开没有上锁的窗户,何东沅纵身一跳坐到窗台上去。

    (Www。。).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继续这样站着发愣感觉很奇怪,一般来说告白的程序是怎样,何东沅一点经验也没有。「快说啊!」

    昨晚开夜车念书准备今天的期末考试,考完试之后又被抓去打了场球,睡眠不足的何东沅此刻精神实在不太好,偏偏女孩又像个闷葫芦般什么话都不讲,他渐渐失去了耐心。

    「你在耍人吗?如果没事的话那我要走了。。。。。。」

    一听到何东沅说要走,夏瑶连忙抬起了头,紧张又不知所措的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并不是计画好要来跟何东沅告白的,她只是在偷听他们讲话的时候被逮到了,这种时候。。。。。。她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见她迟迟不表态,何东沅啧了一声从窗台跳下,将书包甩上肩准备走人。

    没想到他真的说走就走,情急之下夏瑶小跑步追了过去,并伸出手拉住了何东沅的书包背带。

    「你等一下。。。。。。」

    「你到底要干嘛啦?」

    怎么感觉今天自己好像一直被逼着非说些什么不可?她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准备啊!被何东沅当面这样一吼,夏瑶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你们刚刚在看写真集啊?」

    女孩如此直接的问题让何东沅跟着也脸红了起来。

    这家伙好像从一开始就站在外头偷听了,那么刚刚他与那群哥儿们之间的对话她不就全部都听到了?

    看到何东沅的脸突然间涨红,夏瑶想到他们看写真集时讨论的话题,什么谁先用、谁又排在后面用,什么准备卫生纸、别弄脏之类的。。。。。。下意识夏瑶就吐出了这样的批评,「变态。」

    「你说什么?」何东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变态?」他居然被骂变态?这口气他怎么也无法忍住。「我看你才变态吧!没事干嘛要躲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她不仅偷听还偷看他们打球,甚至还当着大家的面指名说要找他,将他给留了下来,但搞到最后原来不是要跟他告白,而是骂他变态?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生?

    被何东沅这样一抢白地责骂,夏瑶随即嘟起了嘴,嫣红的小脸儿一皱,委屈地哭了出来。

    她什么都没准备啊!她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说了啊!和这个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生单独面对面,她根本一直以为自己是在作梦,所以胡言乱语着,没想到他骂人的时候好凶。。。。。。

    女孩一哭,何东沅就更加傻眼了。

    明明就是她先开口骂他变态的,他随口回了一句,也没有冤枉她啊!她本来就偷看且偷听,真要比起来的话,男生们聚在一起看写真集算是很正常的事吧?她才是那个比较变态的人。

    「你干嘛哭啦?我又没有说错。。。。。。」

    他恶狠狠的声音听来好吓人,夏瑶缩起肩膀更加难过地哭了出来。

    她从来没想过何东沅会是一个这么凶的人,她一直只是在远处偷偷观察着他、暗恋着他而已,能够和他这样面对面交谈是她连想都没想过的事。

    可是何东沅骂她变态。

    呜呜。。。。。。他怎么可以这样。。。。。。她刚刚骂的那句变态又不是在说他,而是在说他那些朋友啊!

    愈想就愈伤心,夏瑶干脆放开声音大哭了起来。

    何东沅见情况不对,连忙回过身将她推到墙角去,单手捂住了她哇哇大哭的嘴。「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欺负你。。。。。。」

    「呜呜。。。。。。呜嗯。。。。。。」

    「不要哭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何东沅从来没碰过这样的挑战,女孩旁若无人地大哭,湿答答的眼泪沾得他满手都是,那令人难受的音频让他打心底火了起来。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要这样子折腾他?

    (www。。).

    夏瑶哭得伤心极了,以往总是躲在一旁偷偷窥看何东沅的她,哪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何东沅这样讨厌?

    不仅骂她变态,还粗鲁地捂住了她的嘴,甚至在她面前大小声地凶她,要她不准哭。。。。。。其实她也不想哭啊!有哪个女生会在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不顾形象地大哭?但是,他对她那么凶,不仅骂她还瞪她,她根本忍不住啊。。。。。。

    「不要哭了,好吗?」

    何东沅深呼吸数次,然后放缓了声音?

欢迎分享转载→ 老王的退休生活,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啊疼用力点射里面快/吻了你就是我的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