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文 > 本文内容

狗狗从我后面进_嗯宝贝你真湿让我舔/y-妻子的欲望

发布时间:2019-11-08 07:00:15源自:https://www.bubushuo.com作者:布布说说网阅读()

    《妻子的欲望》全集 作者:流域风

    《妻子的欲望》第01章

    从汶川归来,感觉像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在医院的欢迎会上我捧着鲜花,和同事站在台上接受领导的表扬和嘉奖,却有些心不在焉。我已经二十九天没见到妻和女儿了,我想马上回家。

    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我已经习惯了目睹鲜血伤口和死亡,可那凄惨的景象,无助的面孔,绝望的眼神还是把我击溃了,那时的我突然感到了生命的脆弱和无奈。我不能忍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为时间,因为环境,最后在我面前消失了。我很努力,可最后我还是没能救出更多的人。

    我的心里像堵着一块大石头。

    为了让我们好好休整,医院给放了三天假。我回到小区已经是下午三点,在车库停好了车,走出来,望了望自己家的窗户,一股温暖涌上心头。那里是我的乐园,有温柔贤惠的嫣在等着我回去,有我的宝贝儿,才只两岁的小不点儿嘉嘉,她现在一定正在客厅的地板上跑来跑去。

    就在我收回目光的一刹那,恍惚间好像看到一个身影在阳台上闪了一下,我疑惑地凝神细看,却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阳台上只飘着几件洗好的衣服。

    一定是我眼花了,我摇了摇头,我的精神压力太大了,需要好好地调整一下。

    在门口迎接我的是嘉嘉,一张小脸儿开心的像花一样绽放着,大叫着爸爸张开了双臂要我抱。我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儿,一下子把她举起来抛向空中。嘉嘉兴奋地尖叫着,这是她最爱的游戏了,嫣可没力气这么举她。

    嫣正坐在茶几边剥栗子,头发挽起来盘在头顶,发梢儿散开如一朵花,叫嘉嘉:“别缠着爸爸,爸爸刚回来,很累的!”

    我抱着女儿来到沙发前,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说:“没关系,我不那么累,这些天我不在家里,你一个人带嘉嘉才累了呢。”嫣轻轻一笑:“快去洗个澡,睡一会儿,晚上我给你做老鸭煲。”嘉嘉在我怀里拍着手:“好啊好啊,爸爸香妈妈,我也要香香!”撅起小嘴儿,在嫣的腮边亲了一口,又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疲乏从骨骼筋肉间散发出来,溢满整个身体,思绪有些混乱,杂乱无章的一些镜头在脑海里不停切换着。

    妻是苏州人,距离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很远。和妻相识在杭州的医院,那时她在陪父亲看病,而我当时还没调回家乡的这座小城。我和嫣在结婚的时候颇费了一番周折,嫣是家里的独女,父母都不同意她远嫁,另一条原因是我比嫣整整大了七岁,那一年她二十三我三十。亲朋好友们也都一致地站在她父母的一边,劝她放弃这段不明智的爱情。

    嫣很坚决,她说:“我会过得很好,我会很幸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站在她身边,那一刻我感动得无以言表,竟有着放声痛哭的冲动,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在心里发誓:我一定要让她永远做我的公主,我一定定要让她幸福。

    虽然调回了家乡,其实也没什么亲人了,父母和哥哥都在国外,只还有几个远房亲戚住在乡下,也几乎没多少来往了!我们这个家族里几乎都是做生意的,这跟小城所处的位置有很大关系,出国淘金,一向都是这个沿海地区的传统。

    四年过得很快,我已经是医院里最出色的主治医师,我们的小家安置在本城最好的小区,住在这个小区的,几乎都是城里最有地位背景的人。嫣很满意这里的环境,她喜欢干净,喜欢井井有条,她最惬意的事,就是坐上阳台,翻看一些只有小女生才看的言情小说。

    浴室的门被推开,嫣走进来,脚步轻盈小心翼翼。我没有睁开眼,却有一股幸福在胸口荡漾:她是来给我送浴巾的,我总是不记得带浴巾过来。嫣到浴缸前,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推了推我的肩膀:“你又在浴缸里睡觉!快起来吧,去床上睡!”

    我睁开眼睛,给了她一个色色的笑:“到了床上,我就不想睡觉了,你也做不成饭了。”伸出手,向着她的短裙下摸去。嫣嗔怒地拍我的手:“别闹!嘉嘉在外面呢。”我的手还是伸进了两腿间,在光洁的大腿上抓了一把。

    嫣惊呼了一声,跳开了:“你把我裙子都弄湿了!”

    在她躲开的一瞬间,我的指尖似乎碰到了一些毛发,似乎还有一些滑腻。看着她孩子一样地逃出去,我满足地在水中伸了个懒腰:她一定穿了那件丁字裤,那件我今年给她买的结婚纪念礼物。她一定很想了,就像是我想要她一样。

    吃晚饭,散步回来。嫣坐在嘉嘉小床边给她讲童话故事,我坐在电脑前整理那些在四川的记忆,我想把那些人,那些事,全部记录下来。房间里充满着祥和安逸,竟有几分童话般的幸福味道。

    小家伙很快睡着了。粉红娇嫩的小脸歪在小枕头边,把小嘴儿挤压得嘟了起来。嫣爱怜地在女儿额头亲了一下,把盖在她身上的小毛毯掖了掖,回头和我四目向望,无声地笑了笑。我就向着她伸出双臂:现在,是我该哄这个大孩子的时间了。

    床头灯调得很暗,橘红色的光照在嫣玉一样的身体上,把她完美的曲线身材勾画在床上。嫣眯着眼睛,舒展地摊开四肢,任凭我的口舌在她身上游走,自喉咙不时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字符。她总是用这样的神态来表示自己在享受性爱,在她的脸上出现了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就是在对我说她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做的就是回应给她更激烈地亲吻,然后是进攻,再进攻……

    席梦思的床垫好像出问题了,在我们运动的时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走之前还没有这样的状况。我一边想着一边奋力地耸动着,让(J)在嫣的下体快速地进出。嫣一如既往地发出悠长的呻吟,这些呻吟又被我狂野的冲击斩断,碎成一截儿又一截儿的呢喃。

    我的手把着嫣的髋部固定住她的身体,让彼此下体的契合撞击出响亮的‘啪啪’声,让嫣丰满挺立的双乳波浪般地起伏,如同一池荡起涟漪的春水。快感一点儿一点儿地聚集,终于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嫣在我身下奋力地蹬着双腿,双手无助地在我身上腿上抓摸,像是溺水的人在寻找一根救命的稻草。

    一切恢复了平静,我把脸贴在嫣的乳间,感受着她的柔软。嫣像抱孩子一样抱着我的头,抱得紧紧的,说:“老公,我爱你,老公我永远都爱你!”

    我知道。

    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嫣窝在我的怀里,浑圆的臀部贴着我的小腹,蜷着身体就像只猫咪。我爱怜地把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在耳后的发际亲了亲,在我的心中,嫣就是我的女儿,我喜欢她偎依在我怀里的感觉,喜欢她抱着我的脖子撒娇,喜欢她偶尔露出的淘气神情。而现在,这个似乎还没长大的女儿,竟然已经养育了一个同样可爱又惹人怜惜的宝贝儿!

    嫣睡得很沉,均匀的呼吸着。我把她散乱的长发归拢起来摊在枕边,细长优美的脖颈在橘红色的光线里美得另人痴迷,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抚摸着,把玩着,生怕一不小心打扰到她甜蜜的睡眠。

    在肩胛和脖颈交接的部位有一块儿深红的痕迹,如果不仔细几乎看不出来。我好奇地凑近了看,那是一片儿吻痕,依稀可以分辨嘴唇的形状。嫣的皮肤既白又细腻娇嫩,只要在亲吻她的时候稍微用力嘬一下,就会留下十分清楚的痕迹,经久不会消失。记得以前恋爱时,嫣每次和我约会以后都会带几天的纱巾,用以掩饰我在她脖子上留下的吻痕。后来我们关系被他家人发现,也是因为那些痕迹。

    昨夜的亲密比平时激烈,嫣一定累坏了,她的体质原本就很柔弱,想想我之前如狼的狂野,不由有一些莞尔:已经算老夫老妻了,还有这么高的兴头!记不清昨晚是怎么在她身上亲吻了,居然亲得这么重!我在她全身寻找着,又在大腿和胸脯发现了两处痕迹。早起一定会被她埋怨,现在街面上的女人,围纱巾的可不多了。

    女儿在小床上翻了个身,嘴里梦呓出几句模糊不清的句子,藕段儿般的小腿伸出来,跷到了小床的护栏上面。看着她小巧可爱的脸蛋儿,我的笑意又不由自主地涌现在脸上,小家伙一点儿也不像女孩,顽皮又好动,看她可是件费精神的差事。

    接下来一连两天都是对我两个宝贝的补偿,陪妻去逛街买衣服做美容,一家人去游乐园动物园电影院小吃街。女儿最喜欢的是吃零食,这点儿和嫣一脉相承。嫣因为要保持身材不敢吃,就看着嘉嘉吃一脸的羡慕,只好把吃的欲望转移到了买衣服上面。

    嫣是超级爱美的女人,为了能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她甚至可以坚持节食几个月!她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要是不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老公你就会看别的女人,看得多了就有可能出轨。所以我买衣服就是为了咱家的安定,所以你不可以反对我买衣服。

    我对她的高论不以为然,却乐得看着她折腾。结婚以后她没有再工作,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有点儿事干确实让她能够充实一些。我是个话不多的人,又爱静,平时除了医院就是家里,几乎没有别的什么应酬,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等着妻给我提要求,然后像是溺爱孩子一样纵容她。我爱这个女人,她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在我的生命里,最重要的就是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了!

    嫣的确有要求美丽的资本,一米六九的身高,长腿如椽,细腰翘臀,天生的一副衣架子。加上一张清秀白皙的瓜子脸和生了嘉嘉以后愈加丰满的乳房,让人一眼看过去立刻就会产生惊艳的感觉。

    她对衣服的挑剔到了苛刻的地步,不单是要求品牌,设计也必须是贴身的那种,不仅要求穿起来大方得体,还要凸显出她曼妙的身姿才行。我常常和她开玩笑,说她爱衣服胜过了爱老公。她就会崛起小嘴儿假装生气,把双手背在身后,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我,说:“你是守财奴,爱钱胜过了爱老婆!”

    怎么看她都不像是生了孩子的妈妈,倒像是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从来不肯把头发盘起来,一如和我谈恋爱时那样扎起个马尾。或者就让一头乌亮油光的头发随意地披着,在脖颈处别一枚精致的发卡,刚好露出一半小巧的耳垂儿。显得那么清新脱俗端庄雅致!

    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嫣带嘉嘉先上楼,我则去车库停车。等我停好车走回楼下电梯入口的时候发现嫣还没进电梯,正抱着嘉嘉在和一个男人说话。那个男人也是住同一栋楼的邻居,和我们并不太熟,依稀记得是个搞房地产的老总,好像姓佟。人长得很高大,剃着个光头,四十多岁的人了,穿得衣服还是花花绿绿的。

    看到我过来,他就转了头冲我点头致意,说:“梁医生回来了?”我只是点头回应,却没答他的话,过去从嫣怀里抱过了嘉嘉。这时电梯也正好下来,大家一起进了电梯。

    怀里的嘉嘉还很兴奋,摆弄着给她买的那个卡通喜羊羊造型的小镜子。我抱着她站在电梯门口的位置,我家住在九楼,姓佟的家好像是住在十四楼,嫣在我身后,他则站在我旁边,凑过了头逗嘉嘉说话。

    在电梯停在九楼的时候我弯腰把嘉嘉放了下来,准备掏钥匙开门。就在弯腰的一瞬间,她手中的小镜子晃了一下,我从镜子里看到姓佟的手飞快地从嫣臀部收了回去。由于只是闪了一下,所以看得不太清楚,不能确定刚才看到的是不是真实的。我狐疑地转过头看了嫣一眼,发现她的脸有些红,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慌乱。

    没等我缓过神儿来,嫣就抢步去拉了嘉嘉的手出了电梯,嘴里模仿着嘉嘉的声调跟女儿说话:“哇!到家咯!快叫爸爸开门,妈妈要和嘉嘉一起洗澡。”

    我走出电梯,又回头望了一眼。电梯的门正合拢,门缝里看见佟的一张脸,泰然自若没有一点儿异样。

    整个晚上我都有些心神不宁,脑子里回放着电梯里的那个瞬间。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佟的手也许碰巧只是在妻子的身后经过而已。我相信嫣,相信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可是如果是姓佟的真的骚扰了嫣,以她的性格,多半也会选择息事宁人,我对她太了解了,她根本不会骗人!刚才从她脸上的表情我就可以断定,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过。

    我很想开口问一下嫣,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夫妻之间,有些东西也是禁忌的,我不想让她尴尬。或者她是顾虑到邻居之间的关系,不想把事情闹大,才选择了掩饰的。

    但是我还是感到很不舒服,我是个完美主义的男人,不能容忍那怕是一丝一毫的缺陷在我的身边出现。嫣是我的妻子,完完全?     粲谖乙桓鋈耍颐鞘悄敲聪喟∥也荒苋萑倘魏稳四桥率侵辉谛睦锒宰约豪掀诺年殛臁?br />

    嫣已经睡了,跑了一整天对她是个巨大的考验。我爱怜地看着她甜美的笑靥,目光从她脸上转向墙壁上巨大的婚纱照,照片上嫣笑得阳光灿烂,一袭白纱犹如天使般地依偎在我怀里,姣好完美的脸上写满了幸福。

    “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们会白头偕老!”她在新婚之夜曾这样对我说。

    是的。我一直都这么想。

    最后的一天假期我什么都没安排,安安静静地呆在家里。嘉嘉在宽大的客厅里跑来跑去,活泼的好像神话里的精灵。嫣在卧室里熨烫我第二天要穿的衬衣,她做事情的时候非常认真专注,嘴角儿微微上翘,洋溢着祥和安逸,一缕秀发从耳边滑落下来,贴在脸庞上,午后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给她苗条的身体罩上了一层光环,宛如油画里的女神!

    下午整理在汶川的记忆,一幅幅悲壮凄凉的场景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无比的压抑,作为一个医生,死亡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我还是不能从那个苦难的世界里解脱出来!嫣去了超市,顺便去菜场买菜。嘉嘉则在玩自己的芭比娃娃,把一堆玩具摆得满地都是。

    小家伙玩得累了,也许是有点儿无聊,就跑到我身边捣乱。我推开手边的工作,抱她去了阳台,从九楼的阳台看下去,干净整洁的小区尽收眼底,碧绿的草坪,错落有致的假山,晶莹又气势磅礴的喷泉……

    我指着一件又一件的设施给女儿看,问她那些东西的名称。小家伙唯唯诺诺地敷衍着我,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妈妈!妈妈回来了……”顺着她小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了嫣正从小区的大门走进来,可紧跟着心里一沉:她的身后,竟然又是那个姓佟的男人。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那天在电梯里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他会不会又趁机骚扰我的妻?

    好在嫣很快就到家了,中间也没耽误什么时间。一进家门,放下东西就去了卫生间,哗啦啦地开着水淋浴。

    嫣洗完澡就去了厨房。我鬼使神差地去了卫生间,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卫生间里湿漉漉的,氤氲的水汽还没散掉,洗手台下面的盆里散乱地放着她换洗下来的衣服,粉红色的内裤显眼地放在最上面。我拿了起来,手指尖感到一种湿腻,展开来,就清楚滴看到,内裤的裆部有一片儿濡湿的痕迹,嫣下体特有的味道也扑面而来。这种味道我十分熟悉,那是她在动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味道。可她刚才只是去买东西而已啊!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也沉了下去。

    《妻子的欲望》第02章

    “或者是真的巧合而已,嫣不是那样的人!”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我自己也觉得这样的辩解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坐在书桌前,心情乱得如同一团麻,感觉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里面。嘉嘉跑了进来,张着胳膊让我抱,忽闪忽闪地眨着发亮的大眼睛向我要求怜爱。她的眼神很像嫣,仿佛会说话一样,漂亮而清澈,透着一些骄傲和顽皮。

    心底一处最温柔的地方被女儿的神情触动了。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膝上。正了正她头上那朵歪了的大红花,在她水嫩的脸蛋儿上亲了亲。嘉嘉手里拿着昨天才买的音乐毛毛虫炫耀地在我眼前晃着:“嘉嘉的……”

    我的心忽然动了一下,扶住她的双肩,认真地问:“嘉嘉跟爸爸说,有没有叔叔来过咱家?”

    小家伙明显没有理解我的意图,自顾自地摆弄着手里的玩具,没接我的话茬儿。我继续问:“有没有……一个高高的,光头的叔叔来过?”

    嘉嘉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重复我话里的字:“高的……嗯,叔叔……”我迫切地盯着她的小脸儿,渴望从中找到答案,可女儿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中的玩具上,没有了下文。

    我有些失望,内心深处又有了一丝愧疚:我这是在怀疑妻了!嫣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她是个听到一句脏话都会脸红的人,就连和最亲密的老公在床上做爱,也是坚定的保守派作风。从来都是乖乖地躺在我身下任凭我主导整个过程,要她上来换一下体位也是推三阻四,更别说口交或者别的什么……

    那个光头怎么可能和嫣扯上关系!人长得那么猥亵,况且嫣又不是爱慕虚荣的势利女人,她一向对钱都不看重,甚至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钱的概念。对于一个喜欢张爱玲亦舒的女人来说,优雅永远是她追求的目标,把出轨和她联系在一起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不要想了,都是巧合而已,我在杞人忧天。我抱着嘉嘉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到客厅去开饭,今天有我爱吃的虾仁儿炒腰果。

    这时候怀里的嘉嘉呢喃着说了一句:“叔叔……香妈妈,妈妈……抱抱叔叔……妈妈抱抱嘉嘉……”

    我的整个人就像被电击到了一样僵硬在书桌旁,一阵的晕眩,全身的血一下子全涌上了头顶。几乎不能相信女儿的话。竟然是真的!绝不可能的事突然之间几乎变成了现实,我深爱着的,我视如女神的妻子,有可能真的出轨了……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似乎自己的身体也消失了。

    不知站了多久,客厅传来嫣的叫声:“你们父女俩在干什么?还不过来吃饭!嘉嘉,嘉嘉……”她的声音依然轻柔温顺,一如往常亲切,丝毫听不出那怕一丁点儿的异样。

    我的心却像是在被一把刀刺着一样痛:她还在掩饰着自己,她掩饰得多么好!

    嫣还在叫。我木然地走出去,嫣过来抱走了嘉嘉,在女儿离开我身体的一刹那我突然一阵恐惧,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那巨大的恐惧甚至击溃了我的愤怒,一句话堵在我的喉咙里说不出来,一些词汇在我脑海里交织翻滚着,偷情……背叛……奸夫……离婚……

    却始终无法组织成一句完整的话。我的嘴唇也在颤抖。看着嫣把嘉嘉揽在怀里,拿汤匙舀了虾仁儿喂她。嘉嘉和我一样,对虾情有独钟。嫣喂了她几口,发现我还站在那里,奇怪地瞟了我一眼:“你怎么啦!脸色好难看,不舒服吗?”

    她还是那么体贴细心,那么善解人意!可我却不能分辨这话里有没有掺杂水份,不能确定她的话里有多少诚意!一瞬间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朦胧,眼泪差点儿夺眶而出。我马上用双手掩饰地搓了下脸,乘机抹去了眼角儿溢出的泪水,压抑着声调说:“没有,吃饭吧。”

    整顿饭我食不知味,可口的饭菜在嘴里如同嚼蜡。那句话一直回旋在嘴边,几次都差点儿脱口而出:

    你为什么背叛我?你为什么偷人?

    最终那句话还是没有问出来。我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懦弱,嫣的性格极其固执,骨子里有一种傲气。她不擅长说谎,更不喜欢说谎,如果这一切是事实,我害怕她会坦然承认。以她的个性,即使错了也不会低三下四的来乞求别人原谅,她是那种一条道儿走到黑的人,就算错了,也会走得义无反顾。

    嫣显然察觉到了我情绪的变化。

    吃过饭,等嘉嘉睡了,她洗完澡换了件性感的睡衣,在床前转动着身子,问我:“漂亮吗?这件衣服讨厌死了,胸口全露出来了!你看……”这是她向我最露骨的示爱,对她而言,这就是自尊可以容许的极限了。

    纱质的睡衣中间镂空,里面没戴胸罩,坚挺丰满的乳房在里面若隐若现,把胸前的衣服顶得高高的。我却一点儿也兴奋不起来,相反一股焦躁不断地反复在胸口冲撞:

    在我不在家的时刻,也许她也是这样的穿着,站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让人欣赏。不,不止这些,可能还有更加不堪的……

    我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头,制止自己去想象那些龌龊的画面,心却像针扎一样的刺痛。

    嫣不安地偎上来,摸了摸我的额头:“你到底怎么了?”我烦躁地挡开她的手:“没什么,我有些累而已。”眼睛落在她睡衣撩起之后裸露出来的腿上,心里猛然打了个寒战,那双滑嫩粉白的大腿根部,又出现了一片明显的淤痕。不会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这些已经是职业的常识,那是被用力亲吻或者拧捏出来的痕迹,等到了明天早上会更加明显。

    嫣很快就把腿收回到内衣下,用轻快的语气和我说:“我现在对你没诱惑力了,本来你离开这么久,要犒劳你的,现在你倒找借口躲着我了!别怪我不讲理,明天你想的时候,我可就不想了。”

    可能是家庭教育的关系,导致嫣对性的认知有些保守,她总是喜欢把做爱当做是对我的一种奖励,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有要和我做爱想法,那怕有时候我明明能感觉到她的需要。

    她下意识地把这件事看成不洁和羞耻的,好像那样承认了就代表着她自己承认自己很淫荡。

    夜深人静,卧室里没有一点儿声响。嫣已经睡熟了,猫一样地背向我蜷缩着身子,丰满的臀部呈现出十分流畅优美的线条。我瞪大了眼睛躺着,没有丝毫睡意,回来之后所有的迹象都明白无误地告诉我:嫣出事了,她可能有了别的男人!甚至我已经猜到了那个男人是谁,回忆一下那个男人猥亵的样子我就心里发冷,多恶心的一个老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脖子已经有些酸痛,我仍旧没有睡意。干脆从床上起来,都卫生间洗了把脸,冷水让我的头脑有一些清醒,却还是茫然一片有几分混乱。我不明白嫣为什么要找那样一个男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想到勾搭这个词儿的时候我的心又痛了一下,仿佛体内的血液在那一刻突然凝结了。

    黑暗中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茶几上放着正在充电的笔记本,充电器上的指示灯一闪一闪地亮着,这是去年我买给嫣的生日礼物,当时市面上最高级的索尼VGN… G218。其实嫣很少上网,偶尔上网也只是搜索一些服装搭配首饰发布的信息,她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对自己皮肤保养和化妆上面。

    (Www。。).

    把手放在机身上,光滑的触感如同嫣的肌肤,冰凉而细腻。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这里面也许有关于嫣的一些线索,可能有她的日记,可能有她和什么人的聊天记录。这样的念头一出现,我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我几乎没有打开的勇气,我还没有足够的镇定来面对这一切。

    电脑最终还是打开了,QQ设置的是自动登录,登录后的好友里面显示没有人在线,加进来的人并不多,几乎我都认识,聊天记录截止的日期是六月二十一日晚上十点二十七分,正是我回来的前一天。内容很普通,一些琐碎的家常和一些化妆品价格的讨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记录显示着女人们的无聊。

    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

    关闭了QQ,几乎查阅了所有的文档也没有发现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我不死心地再次打开QQ登陆器,鼠标指向了登陆栏,上面显示了两个号码,我点击了下面的号码,登录。

    她的签名是“晴儿”,只加了一个签名是“西洋镜”的人。打开聊天记录,只有两句对话:

    西洋镜:“我现在下去。”

    晴儿:“别,我女儿没睡,改天吧。”

    日期:2:142008…6…22

    简单的两句话,却明明白白地在提醒我这是偷情的宣言。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这个时间是我回到家前的一个小时,很明显,那个男人还是下来了!我在楼下看到的人影不是我的错觉,就是这个叫做“西洋镜”的男人。

    这一个小时他们做了什么?我几乎不能想象,我的女儿还在,嫣怎么可能在她的面前做出那种事!回想起我洗澡时在浴室里和嫣的一幕,我摸了她一把,那腿间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分明是里面没有穿内裤!我的全身都在无法控制地颤抖着:嫣怎么了?我那个高贵优雅,对爱情忠贞不二的妻子哪里去了?短短的一个月,为什么一切突然就改变了?

    我有种冲动,想要去卧室把嫣揪起来质问她:

    这一个月她都干了什么?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背叛我们苦心经营的爱情?可是我全身僵硬,除了发抖什么也做不了。同时伴随着愤怒而来的还有巨大的恐惧,冰冷的心中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嫣从来没有欺骗过我,没想到她第一次的欺骗竟是这样的残酷,足以把我彻底击溃。

    我曾经发誓爱嫣一生一世,我曾经发誓不让嫣受到一丁点儿伤害,我们曾经许诺厮守终生,我们曾经承诺扞卫爱情。

    那些诺言都去了哪里?

    我突然很想出去,我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会窒息。

    开了车在街道上漫?

欢迎分享转载→ 狗狗从我后面进_嗯宝贝你真湿让我舔/y-妻子的欲望

用户评论

© 2012-2019 - 布布说说网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整理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合作申请